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明明想走的……不过,没想到别人给的力量竟然这么大。明年要高考了,

也许……也许会有折中的办法的……既不扔掉学业还可以看着lah,也许这像梦一样,

还或许,我我可以每个月末回来看一眼。算了,这些事情还是慢慢理吧,

最重要的是为mm2联合制作组招人

稿纸啊稿纸

两年没用稿纸了,什么都不会的时候最喜欢用稿纸写作了(就像装样子似的)

现在都是随便扯来一张纸,想写就写了……

不过,偶尔用一用还是有点怀旧的意味呢……只不过成本太高了,不习惯写大字……

快到一周年纪念了……

我向来要为很多事情烧纸= =

刚才翻了翻说说,貌似是在4月18日,总之就是那么几天(我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以前还有疯狂写说说的习惯(微博控?自恋狂= =))

“春天来了,绯红色的杏花开在我的身上”我当时觉得这可是很美的句子呢!

回想一下,又是说不完的回忆……有人说刀口那种东西一年以后就没感觉了,可是天气变潮的时候自己还是很敏感,生物钟天气预报?

那时候爷爷还在呢吧…

总是要把很多回忆压在心里-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死去的回忆,飞翔的涅墨西斯

阿拉伯那边流传着一个说法:“人们怕时间,时间怕金字塔。”古埃及人认为,死亡只是通往新生命的转折点。

我的通灵感也是这么告诉我的,人可以在任何时刻超脱自己,去任何地方,与万物交流。

自语?万物生?话说这一阵子受萨顶顶的影响很深很深,有些东西是凌驾于你之上的,那是很难超脱的。可是生活这种东西,总是不尽人意,即使自己从不过分在意,还是不尽人意。

还是回忆的情结太重了啊……总是活在回忆里,连写作都成了灵魂救赎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