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跟风

不是跟某个作家的风,还没有哪个作家有如此大的人文魅力。

跟风是因为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很多作家自己就是一些变态者,他们难以超脱自身的世界,又怎么去解脱读者?

我所说的变态者,不仅是那些撰一些高奥文的作家,还包括那些网络快餐。

为什么网络快餐竟然有大批的读者,为什么网络总会存在各种各样的跟风和模仿,目标只是无聊的脑残体等等……这可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呐。

还是素质太低了!只不过所有的人都是这副德行,也就没什么跟风不跟风之分。

自己竟然也逐渐承认了这种低素质的合理性!能看清这一点真不容易。

到最后,
仅仅在文学方面能得出的结论是——

文学最终只能沦为小众的东西。

如果上升到艺术,那就这么说——

真正的艺术是小众的,永远不会是大众的。

不过我还得庆幸呢!文学至少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比起那个鱼目混珠的音乐圈要好些,至于美术,早不知丢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