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水洗衣服的时候……

因为停水了,所以就来上网了= =

虽然没有时间,不过手还是痒痒的,想接着写《迷途酸谷》,因为失落文明那边一直瓶颈着,也不知道该写什么好,不如把失落文明的那些思路都用在酸谷上。

只是翻了翻电脑,看来经常把一些没用的东西压在云盘里是一个很不错的习惯。

杂日记1

总是把博客当小说作品来写,这好像是我的特点啊(笑)

可是我又不太擅长写博客啊……没办法,刚才写了一些,又被删掉了。

我在今天想了这么一些问题,比如作协的老家伙们似乎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于快餐文学不屑一顾,虽然那东西的确是应该不屑一顾的,不过作为“老作协”他们自己本身也拿不出更好的作品嘛。即是没能耐,又喜欢乱叫,这种行为总是令人想起某种动物。不过,稍有良知的作家都会对快餐亵渎了文学这种现象愤愤不平,至少我个人是骂着快餐文学而成熟的(笑~死)可是骂又有什么用呢,现在谈起小说、谈起文学,铺天盖地的都是些玄幻、青春校园诸如此类的作品,这些作品是“码”出来的,没有几篇是具有什么艺术价值和现实意义的作品,可是由于已经成为了一种产业(是为了我们和谐的市场经济服务的,此处应有掌声),快餐文学产业的仍然在不断发展着……

又开始废话了……那就挑点我想说的

作家们似乎都在骂,但是骂的对象有所商榷。很多人抱怨的是现在的人没有内涵,甘于敢于精神堕落与麻木。我在想事实是否如此呢,现代人究竟是敢于堕落,还是因为时下践踏、鞭挞我们良知的事情太多,使得我们已经被麻木了呢?快餐文学创造的世界往往是距离现实生活很远的世界,或者是过于理想化、过于美好的情境,我在想快餐文学之所以抓住了这么多的受众,很可能就是因为受众们需要一个地方逃避、回避这个人无奈的世界,而快餐文学显然提供了这样的途径,这与现代人生活压力大、精神空虚、缺乏理解等等是离不开的。我想,在创作作品而言,这些都是不能忽略的因素。

三毛的声音

 

后来,我一度变成了一个不相信爱情的女人。

那时我走了,走到沙漠里头去,又不是去找爱情

……我想大概是去寻找一种前世的乡愁吧!

许多个夜晚,我躺在床上,坐在一个海边房子里

总是听见晚上的风带着一种呜咽的声音滑过我的窗口……

我坐在那个地方,突然发觉,我原来已经没有家了……

……

常常,我跟自己说,更远方是什么东西……

然后我听见我自己回答,说远方是你这一生……现在……

最渴望的东西就是自由,很远很远的那种像空气一样的自由。

在那个时候我发觉,我一点一点蜕去了束缚我生命的一切不需要的东西。

在那个时候,海角天涯,只要我心里想到我就可以去。

我的自由终于在这个时候来到了。

……

远方的远方是何方?

远方是什么?是醒来时发觉星星四面八方。 是脱去了一层又一层的束缚,身至心到的境界。 我的心灵,这才如同空气一般真正自由了。—三毛

真没想到,困扰了我这么久的问题竟然有人回答了……摆脱寂寞的办法真是自由么?如果不再孤独,我会快乐么?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快乐过了,一个像希刺克里夫那样的复仇者竟然能拥有快乐,这真是见鬼!

还是继续听三毛的录音吧……

测试结果

流动的空气
:你有着一个像空气一般孤独、寂寞的灵魂,空气无处不在,谁都能够感受得到,但却没有一个人可以抓得住。这个喧嚣、呱躁的世界早已令你感到厌倦,你无时无刻不想着逃离这里。围绕着的人们丝毫没有减少你内心的不安,反而令你感到无边的拥塞。人与人之间千丝万缕的关联只能给你增加负担,你渴望一人不受人干扰的空间,像古代的隐士一般独守一隅,只与清风明月为伴,行扁舟、赏垂柳,一世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