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れえぬ過去

在这硕大的世界中我像空气一般飘摇,我从远方而来,带着一些或许悲凉的记忆。我带着它们在世上漂泊,除了它们以外,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慵懒的生活往往在梦里梦中度过,而我怀念那些像水一样纯净的日子,我也怀念曾经那个的我,虽然已经难以追回。我因为记忆而存在,我知道我并不应该这样活,可是这个世界改变了,我只好去四处流浪了。流浪充满邂逅,也充满生死离别,离别使人悲悯,生死让人觉得漫长而又深重,我还不起死人的债。后来我逃离了那个世界来到这座荒岛,本以为一切就此结束,我的生命会像泉水那样静静流淌直到枯竭。然而纵然生活不再动荡,心灵的归宿又在哪儿呢?那些纯净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只留下漫长而深重的记忆……而这座荒岛的宁静迟早要被外界文明打破,到了那个时候,我又要栖身何处呢?又要开始流浪远方了,远方的远方究竟是何方……

——《迷途酸谷》

冬日里清晨的空气总有一种彻骨的感觉,总是让我想起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情绪总是这样,受到很多不经意的人和事的启发,然后就把那些往事想起来了。

昨天就是这样质问母亲的“那可是十三年的时间,难道是那么容易就能忘记的么?”

斯人已逝,本以为一切都能结束,一切都该解脱了,现在看来有些事情只能随着时间越来越深重,忘掉是不可能的。

总感觉这十八年过去了,曾经的生命就是一片黑夜,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踽踽独行,也没有什么安全感,自己承担着本不是我犯下的错,谨小慎微地活着。这个家庭给我留下的阴影……也许是我自己过分放大了,可是这就是我的童年,我难以释怀,尤其是每当别人怀想往事的时候,总是说童年无忧无虑、很美好那种词汇,自己……

想想当初自己被人送到这家又送到那家,后来在爷爷的屋檐下听着骂声长大,自己小时候太懂事了,总觉得我是有责任维持大人之间的关系的,结果这个家里所有的人都有委屈,都需要理解,我便成了他们夹缝之间的产物。我学会了替人撒谎,学会了在人前演戏,甚至学会了看别人的脸色。我总觉得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着未免有些可怜。

这么多年我一直处于一种自怜当中,也处于一种仇恨的狂热里。自怜是因为那段经历只属于我,没有人会知道,也不会有人理解我。我远离人群,渐渐变得孤独起来,因为我感受不到“情”这个字究竟能带给我多少温暖,当我为了那些事情流泪的时候,不会有任何人来可怜我,也许还会被人笑吧。仇恨也不必再提,我现在觉得我跟任何人都没有仇怨,我只是怨自己,就像母亲所说“你被这个家庭给毁了”。以后的我,只想去过漂泊流浪的生活,我已经看淡了人生,只求能够在路途中多见一些人和事,也许有一天我就能从这段回忆里解脱了。

mm2吧主一周年留念

话说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正在资料站里不满于沙漠之虎要用整个网站的名誉来卖他的盗版游戏,过了几天便在mm2吧申请了吧主,决定脱离那个地方,自己在外面混。其实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才是那种“爱炒冷饭”的人,从资料站相识的王轩同学尾随于我,后来拉着他一起做了吧主,我们两个在mm2吧里卿卿我我地版聊,然后到处搜集资料建设基础设施,算是开始了mm2吧最初的建设。

回想过去风风雨雨,自己在重装机兵的圈子里也算飘了两年了,这两年从吵架,到喷人,做了版主,又做了吧主,后来学会控制自己的臭脾气,开始和稀泥的工作,还有推广自己的作品,跟着克蓝娜德·蓝尧学做游戏……真没想到自己已经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对于我这种生性慵懒的人真是一个奇迹啊。

个人习惯低调做事。这一年里mm2吧并没有大肆到外界拉人,我当初只是希望这个贴吧能够安静一些,希望能有一些吧友,不用太多几个足以,这一年过去我的这个想法也算是实现了,现在看着大家没事儿在q群里面扯蛋,心里真是开心。

总感觉自己这两年并没有在metalmax在大陆的推广上做什么贡献,然而能认识这么多的人,这两年过得足矣足矣。

希望mm2吧能够继续迎来新的朋友,也希望大家能生活得顺心,祝福你们,也祝福我自己。

超自然提问者

为什么起这样的名字,其实我也没仔细想过,只是觉得心中有这样一个概念就起了。不过榕树下还没有受理我的改名申请,那么我的小说依然以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作为标题。

写小说嘛,自然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我就是这样,不享受的事情咱不干)假期的三天一直在跟饭团、凌还有蟹叔玩minecraft,虽然真的是一直泡在游戏上,什么也没干,不过很开心的,很久没碰到这样好玩的游戏了。其实我明白这完全是一种不健康的生活状态,有了假期一直宅在电脑前,我本来打算去旅行的……不过,在这种时令下你想要自由,真的很难,于是乎宅一宅聊以自慰了。

我还要每天上十三个小时的课,晚上回家熬夜写稿,这种生活很无奈,不过也无所谓。我发现现在我信奉的并不是什么“读书(做题)无用论”而是“读书无谓论”,人与人是不能等量齐观的,我一直信奉这一点,很少有人能理解什么叫无由为生、无为而为,所以在外人面前我更喜欢保持沉默,对于熟人,平常在qq里撸一撸神马的挺好的,我发现我在俗世里活得很怡然自得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