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务整理

除了破衣服、破裤子、破鞋

没找到一点关于过去的东西。那段时间已经被架空,除了时而想起时而忘记的回忆,什么也没剩下。

 

所以,继续当收破烂专家……

创新,值几个钱?

创新很难值钱,至少在我熟悉的这个领域是这样。

当然,不排除个别靠写作发财的案例。

整体看来,那些发财案例几乎是不可复制的。当初有人引领了玄幻风、盗墓风等等并且靠此发财,如今满世界都能看到这类小说,多的像垃圾一样,由此看出这些跟风者的热情有多么高涨。

至于收益,自然是事与愿违的,许多人想乘着先人之风捞一笔快钱,有些人的确捞到了,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只能说这个钱越来越难捞,然而还是有人乐此不疲,只能说模仿一种风格、山寨一本书的成本实在太低了,照着读本码几个字而已。

 

 

一本书的诞生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我相信米切尔写《飘》花了十年时间,虽然我不太喜欢《飘》这本书。大多数人写书如同苦行僧,不论是采访、考究,还是构思、某篇布局、修改、校订等等,倘若说高尚一点,这也算是修身养性的行为。

纵观现实,大多数网络创作因其捞钱的秉性,彻彻底底无视甚至要蔑视这个规律,这只让人觉得无奈。文学读物一旦甘于在这个疯狂的年代面前堕落,那么……(那些论述我懒得说,现实也很好地给出了证明。)

几本正在写的集子

思路不清,过来发发弘愿。

 

《失落者的文明时代》

目前啥也没写,如果说写了,还是去年扔下《迷途酸谷》的时候,写一阵子叫做《失落的文明》的小说。主要内容,大概就是一批在地球遭受灾难后幸存在地下世界的居民的故事。文明算是影射和谐,不过影射度不会很大,要写就写得晦涩难懂。我对**的所作所为虽然有所感触,不过不至于为此写一个大本。

另外,因为当初想用这本书代替《迷途酸谷》,所以无论是地名还是人名两本书都很近似,算作姊妹篇。

 

《消失不了的记忆》、《随风而逝的记忆》、《梦幻游记》、《煤城游记》四本合奏

《随》和《梦》都已经结束了。

《消失不了的记忆》是接《随》的,大概就是讲述李粒粒的高中时代。我虽有一些构思,不过的确没有动笔,也许会用第三人称来叙述,因为这本小说还有另一个主角——田小雨,《梦幻游记》的主人公,被写作的梦迷住心思,最后抑郁自杀的那个女生。《消失不了的记忆》就是讲李粒粒和田小雨这两个人物的悲剧经历,不过两人在书中不会有太多接触,最终一个自愿退学,另一个被逼自杀,接触应该是人与灵魂之间的。

《煤城游记》也是接《随》的,我正在写这个,事实上我在《随》的“序”就写过“这里的人像蚂蚁一样生活”,不过因为《随》最后被写成了一部单纯的追忆录,我也没有把这些观点写出来。煤城便是我的家乡北票,其实这里不该叫煤城,而是“煤都”,一个曾经因为煤炭而富庶,又因为煤炭而衰落的地方。我在这里见识和经历了很多,不写点什么实在对不起家乡。初步打算会把稿件写得华丽一些,如果能投到媒体是最好,以后要找一些懂摄影的朋友配图,在贴吧里做做连载什么的。

 

 

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功力不足,不知何时才能填满自己的《锈钝之眼》合集。

关于DNF的回忆

 

某某弹框:

“腾讯2008年最特权大作《地下城与勇士》在6月19日12:00正式公测。2009年初,ACT2《死神的挑衅》一经上线便赢得满堂喝彩,新操作、新系统、新NC怪、新系统的相继开放,着实惊爆了大量玩家的眼球。”

 

好吧,我就是在那年玩的。

 

 

 

 

 

(先把DNF煽情+燃的主题曲拉进来 估计盗链也就能持续一年左右吧)

 

 

 

当初是怎么摸到这游戏的?

 

 

 

 

大概就是看见我的一个哥哥带着一个鬼剑士的号刷格拉卡,他说这游戏好玩,我就跟着玩了。

那时候在我的脑子里,网络游戏依然=热血传奇,算是小时候泡网吧的时候太喜欢玩传奇了,这应该是很多人都挥之不去的记忆

 

 

 

 

那时也不懂什么叫横版,什么叫闯关,什么叫act网游。。。。。

真的是 只觉得好玩,所以就玩了。


并且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选了法师,算是回忆传奇

 

 

 

 

(话说ACT2的时候魔法师是这张图吧,太难找了,从dnf元素吧相册找的)

 

 

第一次玩就迷上这游戏了,那时候低级副本还是很有难度的,升级并不容易。

在亲戚家玩的时候升了9级,然后回到学校恋恋不忘啊……


放假了就跑到人家玩,嘴里还念叨着

”去玩我的9级法师“

 

 

好不容易混到十八级,想转魔道,却发现这职业没开


 

只好转战法了,那时候听同学说战斗法师特别厉害,那时候同学也有不少玩dnf的,并且都像我一样是新手



第一个战斗法师到现在还只有42级,不过玩了多少年,我也懒得去想了。


途中还买过一次洗点水。



话说那时候拼命上学,到了放假,整天在屋子里刷图,无忧无虑,真是一件乐事,如今不用上学只能呆在家里,却再也没有泡游戏的感觉了,每天睁开眼都有一种欠了别人钱的感觉。。。。。

 


后来出了魔道,就跑去玩魔道了。

 


盼望已久的职业,第一次灰来灰去的感觉……终生难忘啊

 

 

不过,那段时间也是dnf最乱了。


掉线城与骗子!!


:2333

:这算啥?

:秀一秀少年欢乐多吗?



但是的确很欢乐,总觉得一款游戏被一群纯洁的人玩很欢乐。

 

 

玩近战魔道啊,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升到50级的

(毒粉+20级龙牙+满拍子——刷图越来越残)


记得受伤的那一阵子,自己在家还一只手玩这个魔道,那时候刷天帷禁地,放个云,然后斗篷,然后一顿aaa

(脑残孩子好欢乐,一只手也有游戏瘾)

 

 

上高中的时候最喜欢跟同学谈dnf,神吹自己是怎么练体术魔道的。

 

 

后来因为总是在pk的时候碰到时装,就开始投钱了,买了一顶帽子,又买了一点装扮=。=


 


然后嘛,就没有然后了,不用说也知道了。。。。。。


各位的同感

 

 

 


大环境如此,现在哪里有不耍RMB就玩网游的?这就好比你不耍RMB,只能默默无闻当肯荒牛,看人家各种二代各种**一样。社会风气什么样,从各个地方都能看到。

 

 

而DNF这游戏,终究会被时间冲淡。本以为这游戏会想热血传奇那样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呢,毕竟什么游戏都有玩腻的那一天。

(传奇现在很坑爹!)

 

 

不过,就TX这几年的经营来看
,这游戏也许还会被运营几年。



我个人认为,不论是套装、武器、各种活动=======

算是逼着玩家玩吧

算是用改变游戏公平性套着老玩家的爱,然后榨取他们的银子

用各种节日活动套新的RMB玩家。



当初玩这个游戏是觉得这游戏好玩,玩了几年,理应成为回忆了,后来却被RMB套住了。

 

 

 

学生党(还不是大学)的钱算是一点点攒起来的,攒起来买时装了。。。。。

 


前前后后投了三百多钱,也一直玩着,总觉得不玩对不起那些钱。。。。。

魔道升到了60级吧,期间还玩了个元素52级,战法42级,一个召唤师26级。。。。。


后来还想充钱买装备。。。。。。。

 

 

 

直到这个人出现了(砖家大喊:STOP!)

被砖家的系列视频洗脑,从此告别DNF,也免疫了网游

 




现在回想一下,告别dnf已经1年了。期间听说过出新套装、新职业、新武器。

无聊的时候挂半天下载器,把客户端装上,想回味回味当初的感觉……

 

做了两个每日,然后就下线、卸载了。

 

 

我琢磨。。。。。不仅是游戏出了问题,我自己也玩不动了。

 


想想当初十几年如一日地泡红白机的日子,与玩DNF时候的感觉真是没什么分别

都是玩。。。。玩。。。

 

 

至于现在嘛,想想什么坑爹就去干点什么吧,干着坑爹的活,赚点坑爹的银子,不过总不能再往DNF里投。

 

 

 

 

——最后,再祝福一句

 

 

 

 

 

 

去死吧,TX,我顶你顶到死!

 

高考的三视图

前几天把房间里的书清理了出去,我两年高中所有的课外参考书+学校订的卷子大概有一米多高,这些书当初订来不知花了多少钱,有的被密密麻麻地写满,有的一个字也没写,如今只等着高考完事后卖废纸,预估价格不到二十。

 

 

不过,这些书究竟带给我什么?私认为除了考试的技能,那便是逝去的时间和青春。我挑起几本翻了翻,上面还留着当初上课打瞌睡时闭着眼睛写下的字,我当然是不认识的。记得初中的时候听哥哥说高中人人都上课睡觉,只觉得不可思议,现在想来,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既然现在“上大学”都已经等于“被大学上”了,在这个疯狂的年代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这年头什么都讲究“运营”二字,无论是高中还是大学,无非是把你像商品一样加工、包装,曾有人称中国教育就是一个流水线作业,并且是学生与学校双赢的,你我相互配合,学校运营,学生被运营,学校赚银子,你这个产品也能够通过国家标准。当然,这个国家曾经的确缺少清一色的标准零件,如果你喜欢为社会主义现代化献身,你自是可以去当你的零件。不过现在这种人不是人多为患了么?从各种投档贵族们来看,现在不就是个标准零件泛滥的年代吗?

 

 

话说标准零件往往都是缺乏智商的。国人包分配的观念还很重,我没资格做什么评论,只求这些人上了大学之后,还是不要把“教育神圣”“大学神圣”这些弱智的理念挂在嘴边的好。


出来码字的,总是要删掉的

《迷途酸谷》打算改回章节的形式,每一章都有一个标题。我也借此修改了一下之前的章节,总体一个感觉“天雷滚滚”,各种各样的奇葩句子,我真是难以想象别人读这种小说的时候究竟是持有一种怎样的心情。

改这种稿子很头疼。我是越来越发觉自己没有当初那种激情了,如同一个懵懂的少年进入一个未知世界,起初是好奇心战胜一切,那时候虽然奇葩句很多,但也不乏一些有深意的句子,现在懂得控制自己的情感,懂得小说中的人物与自己并不是同一个人,写作变的中规中矩的,写着写着自己都觉得索然无味。我想,这应该也是创作者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我认识的朋友太少,很难向别人请教这方面的经验,就这样姑且这样推理了。

这次将会对《迷途酸谷》做一些调整,比如玛丽亚的形象会变得鲜明一些,还会对metalmax2游戏原作里的剧情做删节,不想被原作困住。

之后还要继续写——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愿意写手稿了,因为自己懒了,嫌麻烦。另一个原因是自己在这几次整理手稿的过程中,发现手稿写出来的东西太直白,有时我常常大段大段地跳过手稿的内容。虽然写手稿的感觉很爽,思路也多,打字的感觉很枯燥,灵感很少,不过创作这个东西还是别太“自己爽”了,该收敛还得收敛。

 

出来码字的,总是要删掉的…

情人节——刚才我妈讲的笑话一则 233


山炮:“老板,你们这儿有玫瑰花吗?”

我妈:“有啊。”

山炮:“给我拿两束!”

我妈给他拿了两束。

山炮:“老板,你这花怎么是假的?”

我妈:“我们这儿只有假的。”

山炮:“哦。给我装个袋子吧,拿一个好看的袋子。”

我妈:“黑袋子?”

山炮:“那里不是有蓝袋子么?”

我妈:“我拿那边的彩色包装纸包起来吧,用不用塞点这样的黄纸,很好看的。”

山炮:“不用了,那袋子挺好看的。”

然后,装完了他付钱就走了。

 

对了,忘记介绍时间地点了。

时间:今天(情人节)

地点:一个黄表纸店

人物:山炮与我妈

主要事件:一个山炮买了两束我们卖给当地人上坟祭祀的假花,送给他老婆。

中心思想:爱情万岁!

随风而逝的记忆 读后有感

总体评价,就是平淡如水,我所擅长的心理描写并没有多少,这倒是让我的家人们安心了,在这本书里很难找到太多我的怨恨。其实在手稿上有许多猛料的句子,即使不猛料,也有譬如“别人在谈童年时,我却不敢搭话,因为我的童年就是在一个冷寂的家里听爷爷骂人。我一想起这些,只觉得恨。”之类的废话,我打字的时候将它们一一删掉,理由再简单不过,因为我觉得写上只会找人厌恶,不会有人同情心泛滥而可怜这种文字,莫不如一句也不写。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我既然能把他们从书稿上删去,亦如我能在记忆中删掉他们,就像这本书的名字,随风而逝。

对于跟我八杆子都打不着的外人而言,从这本书里既难看出我的仇恨,也难看清我对爷爷究竟持有一种怎样的感情,甚至这本自称为小说的书居然连一个明确的结尾都没有(读者:既然写爷爷,也不描写一下他去世时的场景。作者:……(没意义,懒的写。))像水一样平淡。不过,与水相关的成语还是很多的,比如心止如水。

其实这种个人色彩很强的书,自然是写给自己看的。记得刚刚提笔的时候,我写出的文字不知有多么阴暗和激愤,现在却越写越平淡,甚至连修辞格什么的都懒于去想,也越来越不在乎所谓主流读者的感受,真是一件趣事。

好了,就扯这么多。

心烦

我不知道我的生活怎么会变成这样。五年级的时候我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我想不通,于是问别人。后来的几年我一直拿这个问题问我的爷爷,直到我问死了他老人家,我还是没有得到答案,我又去问我的父母,父母更倾向于让我问自己,于是我不再打搅他们,亦不再问这种愚蠢的问题,出人意料地抛弃了自己所谓的未来,只带着一支笔,去过一种自由逍遥的生活了,好像游吟诗人,而我的嘴里吟的诗并不是北岛的《回答》,而是类似于慧能大师的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我想得到超脱。

——随风而逝的记忆

 

这几日写《随风而逝的记忆》,有一种赶本子的感觉,有时写得我头疼。写这种书还不同于写情节性的小说,那种东西写起来费脑子,而这种东西写起来更费感情,写完一篇,如同又经历一遍曾经的一切,逃出回忆之生天,真是叫人有些心力憔悴。

不过北风的设计真漂亮,心想还是在这几天之内写完算了,反正就差最后几篇了。被我留下的这最后几篇,篇篇都是曾经不堪回首的往事。

 

《随风而逝的记忆》已经回到了它的创作初衷,这仅仅是一本记录我自己回忆的书而已。我曾经也想赋予它一些深刻的东西,比如我想写一写人心的浮躁,比如家乡的守旧,不过那些想法后来被我打消了。我只是在写一本我自己的书而已。

所以就像《迷途酸谷》将会有一本姊妹书存在一样,《随风而逝的记忆》也会有姊妹篇,在姊妹篇里我就要着重写一写那些我认为是深刻的东西。


谜 三毛

——曲:翁孝良

唱:潘越云·齐豫

常常,我偷看母亲,尤其当她专心在看电视剧的时候。我总是在猜,猜我的苦与愁,母亲总也不以为那是真的。人类生生死死了几千年,爱是一回事,了解又是一回事。写到这儿,又看了一眼母亲,我突然感到辛酸。她的苦与愁,我又明白了多少呢?

当时实在年纪小

我的愁 我的苦

妈妈

你不要以为它不是真的

而我是这么的不明白

今生的起步

要等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