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美工正顶着太阳搬砖

2014815

感觉illustrator画图太讲逻辑感了,跟PS完全不是一种基调。也不知道那些学平面设计的平时都是怎样的日常,对付这么一个BT的学科还真不好讲……

反正AI在咱手里,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意改变尺寸了,终于不用像PS那样担心对素材造成“带有破坏性的缩放”了。多学一种工具总会有好处的。

听说美工在搬砖

20140814201635

2014081320163

不管是画画还是平面美工,单纯以鼓捣鼓捣的心态还是挺好玩的

还有最新版的Photoshop CC 2014已经能很好支持Surface Pro的Wacom压感笔了,像咱这种从来不会画画的人也兴奋滴临摹了一下

总感觉画画这件事不太难

上面那句话是弥天大雾。想想还是找个地方留一笔,这玩意以后能不能当“应聘作品”呢 wwwwwwwwwwwww

虽说我挺不满资本家们要求一个弄前端的样样精通的标准,矢量画学学总还是有好处的,我用Photoshop一直搞不懂路径的用法,被illustrator虐完之后才发觉PS上的那几个路径工具简直小儿科啊。另外,网页上的东西还是更适合用矢量画,每次都要用PS创建很大的画布真的好麻烦。

下面的宝石是从这个网站学来的,最近什么也没折腾,也只能找点教程练练手了。不过这扁平化的宝石还是真·漂亮的(我约等于0基础)

2014081220163

与其在知乎高潮,不如读《知乎周刊》

20140810185709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无论什么问题都要搜搜知乎,譬如今天要洗羊毛衫了,就要去Google里搜一下“洗羊毛衫 知乎”,里面得到的答案即便不是最权威的,但也总比网上那些转来转去、粘来粘去、百度知道那糊你一脸广告的答案要好许多。

没办法,从我的平板装了Kindle,《知乎周刊》每期必追,从吃喝拉撒、逛街穿衣、日常理财,什么优衣库无印良品啊,怎么租房怎样沟通啊,包括怎么修自家下水道啊,各种各样的生活技能几乎都是知乎上学来的。周刊这东西追多了,常常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原来生活是这么的丰富多彩啊,看来还是活着的好啊(这都些什么感慨啊XD

只是吧,像咱这种从百度贴吧(你懂的,天朝脑残集聚地,不是第一也是第二)滚出来的人,真的不愿意再给自己竖牌坊了。以前拼了命的也想让人记住自己的名字,虽说人只要勤奋一些(再稍稍的那么脸皮厚一点,咳咳),在网上出点小名还是很容易的,可是当你打开知乎的网页,看到那些前排答案下面各种骂战的时候,总觉得这可比读Kindle要高潮多了,各式各样组队骂战、人身攻击,这跟我们当初混贴吧有啥区别?这也算所谓中国精英知识分子经常混的社区?(好像忘了果壳和文青区,没人高潮来喷我吧XD)

知乎账号自从注册几乎没弄,注册将近一年刚传了个头像(去掉头就可以吃了 😎 )我倒是想在自我介绍后面也写个 前端工程师/写作爱好者/重装机兵/balabala,但又觉得这种行为无异于画地为牢(主要的还是因为你没自信吧?)世界那么大,大神那么多,何必把自己局限在知乎那一个地方呢。再说整天辛辛苦苦写答案,结果每次刷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各种秀下限,各种秀高潮,各种闷头生闷气,何必呢。我在知乎上就关注了个叫葛巾的(主要是不太用知乎社区的功能,只是记住这位君就关注了,专讲各种服装面料,好高端好崇拜~)好像之前就要闹着把自己所有的答案删除,估计是被喷子气到了,其实我特理解他,特理解那种高潮的感觉(雷灵曾经的朋友和敌人看到此句估计都笑喷

有时候逛G+,也有进楼陪老外们聊聊IT、人文什么的,感觉他们常常还一边讨论一边打招呼(英语说“hello”可比汉语说“你好”自然很多)特别礼貌,气氛也特别轻松和宽容,除了在白人堆里讨论黑人、跟俄罗斯人骂美国人啥的,貌似歪果仁也会高潮,只是跟咱们景德镇人高潮的姿势不同 =。=

只是像咱这样总是在网上匿名飘着,倒是少了很多结识各种圈子的机会,肿么办肿么办啊~

无觅快倒了吧?

20140807115257

大家都知道无觅,尤其是当初玩WordPress的,记得五六年前咱刚知道WordPress的时候,就能四处看见“无觅猜您喜欢”此类字样,当时根本不知道无觅是一个什么东西,后来才发现是个关联推荐的系统。

虽然关联推荐也能靠本地脚本实现,我认识的大部分人还是装了无觅,毕竟方便,另外无觅做的的确还算行,至少很少做恶。

后来,无觅出了好多关联推荐的配套组件,上线了广告系统,还出了APP系统,记得当时是用“亚马逊”做噱头四处吹吧,貌似也没吹起来。

前些日子,无觅网做出了艰难的决定,把无觅社区砍了,要知道从关联阅读插件到APP讨论组,都是为了个性化阅读服务的,这一切都是他们多年经营出来的。或者就像当初Google砍了Google reader?还是像抓虾、Feedsky那些半死不活的业务?现在无觅关联推荐、无觅APP虽然还开着,但是APP已经无法更新了,客服也没人,完全就是人去楼空的架势,除了牌子还在。

至于无觅新推的秘密,笔者倒还没玩过,也不感兴趣。我记得以前有人说国内社交APP的发展流程:始于约炮、胜于自拍、终于代购。在这种充满无法与投机的市场,只有那些无下限的公司+他们笼络的无下限的用户方能成功,虽然咱不知道这些短视的成功究竟有什么意义,除了赚钱。

最后想说,公司做到这个地步,真的快倒了吧?

换上了多说评论框

之前用过多说,当时本地200多条评论,同步到多说服务器只有90多条,我也不知为什么,多说技术客服貌似也懒得搭理我(毕竟,站太小)不过最近还是又换上多说了。

现在MMZLZ.NET本地400多评论,同步到多说的只有200多,我随便翻了翻,评论大概是在中途丢的,也就是2012年、2013年的部分评论吧。所以如果你发现你以前的评论找不到了,不要着急,它们只是表面上没显示出来,其实都在数据库里躺着。

其实换多说的原因是,本地自带的评论系统太难看了,还得弄验证码,还得时不时来删垃圾评论。

关于DNF大转移后“噩梦”剧情的分析

啊,帅哥

抱着“现在不玩,以后就没时间玩了”的心态,我前两天又把DNF拖了下来,把主线任务从头到尾清了一遍。因为更新了“大转移”,很多新副本,以及新出现的关于“伟大的意志——卡罗索”创世纪的官设。至于卡罗索与12使徒大战失败,之后疗养、吸收碎片、霸气侧漏、冲毁阿拉德、平行世界,这些剧情基本都被人分析出来了,我倒是想说一些自己在做任务的过程中发现的东西。

新版本的剧情主要围绕在“噩梦”两个字上,开场银之冠简要地讲了讲“这个世界”的异变(因为还有另一个世界),“霸气侧漏”导致很多怪物冒了出来,只是这些怪物常常陷入噩梦之中,醒来之后又极其狂躁,阿甘左用冰龙之息将它们封印(催眠)之后带到了冰墙里。然而噩梦这个东西十分可怕,可怕到我们甚至能看到它的实体化(很多黑色的影子),可以进入它,甚至噩梦会变成结晶(散见冰崖剧情)。

新版本的“噩梦”应该是是另一种力量来源,这种力量应该既不来源于使徒,也不来源于异次元裂缝,跟时空之门也没啥关系。个人推测它就是来源于卡罗索,只是它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目前尚不清楚。

在流程中我们也看到了,只有Lv55以前的副本因为“侧漏事件”发生了变化,天界、时空之门的副本几乎没变,使徒该转移的还是转移,该死的还是死了,死的顺序都没变,幕后黑手的目的也都一模一样,也就是说泪之赫尔德并没有办法阻止“侧漏事件”的发生,她也看不清卡罗索想干什么,甚至她自己也可能深陷局中——觉得阿拉德的“侧漏”理所当然,她并不知道还有“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她没上身伊莎贝拉,干扰发射器也不是她们给的。可见,这种力量完全是凌驾在她以及她操控的异次元裂缝之上的(异次元裂缝能穿越时空,或许也只是穿越“那个世界”的时空而已)

(我们再做一个推论,完美鬼剑士和板甲大法师出场的时候正好是世界毁灭,会不会因为卡罗索这一举动,有利局势就开始向他的那一方倾斜了,世界的结局于是因此而变?)

在绝望冰崖的“永恒梦境”我们一共看到了5个不同的梦:麦瑟莫纳亨、斯卡迪女王和骑士洛巴赫、西岚和阿甘左。冰崖剧情里提到,噩梦貌似是另一个世界,是一个由大家的噩梦共同组成的世界,那么遇见麦瑟的那两次肯定就是在麦瑟的噩梦里了。至于女王和骑士洛巴赫,他们在商议帝国试验场(异次元裂缝)的事——女鬼剑的那段剧情,可见噩梦之中也有异次元裂缝,这也证明异次元裂缝也包含在噩梦的力量之中。

至于西岚和阿甘左,一次是西岚探索时空之门的时候(西岚主动跟你搭话,他的眼神很凶balabala)另一次则是阿甘左主动跟你搭话(就像他自己说的,你不会像西岚那样只是一个幻象吧,然后开打)那么前者就是西岚的噩梦了,后者是阿甘左的噩梦,奇怪的是时空之门是Lv70以后的内容,而冰崖剧情是Lv50左右的,肯定有人会说这时候还没到时空之门的剧情呢,不过西岚是在希洛克死后就有了穿越时空的能力了,这有可能是他之前独自探索时空之门时的情景。话题拉回来,噩梦中也有时空之门,这也就说明时空之门的力量也无法逃脱噩梦,噩梦变成了整个游戏中最神秘的东西。

(话说,卡罗索后面那一堆齿轮跟狮子头们的齿轮不会是同一种吧,明显卡罗索的比较多嘛~)

除了开场银之冠提到几句噩梦,有关噩梦的剧情就只有冰崖的主线任务了,之后它便像凭空消失一样,时空之门跟噩梦无关,异次元裂缝、转移使徒也跟噩梦无关,可是就算游戏中“这个世界”的人不明白,咱们这些从“那个世界”转移过来的人总会明白,噩梦中的一切明明就是“那个世界”的情景。所以,私以为DNF创新世纪之后,噩梦应该才是最核心的元素,它连接了卡罗索出现之后的两个世界,然而它存在的原因我们还暂不清楚。或许等到主角打到魔界,跟赫尔德、卡雷、卡恩等人发生关系之后,卡罗索这个家伙应该就会冒出来了。

(按理来说赫尔德也是最初的那12个神,她复兴泰拉的计划最后是不是也需要她自己牺牲呢?因为那12个神现在才是主要的,既然他们当初把泰拉鼓捣碎了,按照剧情的狗血原则,也应该是他们12个再把泰拉复原。我总觉得之前所谓的“九个使徒”只是大家看到一些凤毛麟角的官设自己YY出来的(愚蠢而懦弱的人类的,最喜欢崇拜神了)(或者说,官设陪着大家一起YY,反正八卦什么的最开心了)因为使徒无法互相伤害,她也是不死的,那么只能靠毛线家结果了她,安图恩死前不也说,这一切都是命运齿轮的一环么,难道二姐又要被世纪大洗白了吗?——以上仅为猜测,如有雷同请别喷我)

“噩梦”现象究竟是指向了什么,目前我们也不知道,只能等DNF继续推进。之前官设有提到战法始祖——尼乌正在寂静城里,在那个连接魔界和天界的通道里,她正在等待异次元裂缝再次开启以便前往阿拉德大陆,然后这段剧情就坑了(异次元裂缝几年一开呀?)最近韩服的安图恩才死掉,接下来该是寂静城了吧。DNF近期又进入了A职业二觉、B职业二觉醒、新SS新XX、某新职业登场、便利性改版……龟速前行的时代,也不知道我们还需要多少年才能打进魔界,“真相”究竟需要多少年才能呈现出来。

最后,祝愿DNF不要未完先坑——反正你是永远别指望我这种人充钱合天空了,自然有人傻钱多的群体供养这游戏,愚蠢的人类,哼哼哼~

人总要静下来

我最近发现我奶的白头发多了不少,想她最近经常屎尿无常的,开始在床上拉裤子,把我们一家人愁的不行。想想她马上七十,得脑血栓也有十八年了,是不是该到岁数了?虽然爹妈面上从来不说什么,心里肯定在盘算着我奶死后的打算,他们貌似也就自由了,虽然我倒不那么认为。我没有直接赡养我奶的义务,说这些自然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只是想起小时候那些日子,我和爷爷奶奶虽不是相依为命,却也在一起过了那么多年,现在那出剧目的一个主角已经passed away了,还有一个正在归西的途中,想她也挂了,那些编出来哄我的小故事,那些偷来的零花钱,还有那些打打骂骂的夜晚,她既然还活着我就觉得这些记忆还不至于单单落到我一个人的肩上,她如果死了,这些事也就彻底尘封在我一个人的脑子里了。

其实有时候我同情我妈,即便他们依然还是事事瞒着我。去年的这时候我想退学回家,我爹跟我说他们手里有将近百万的财产供我读书。然而我还记得去年的某一个夜里,他们俩又因为财产的事情吵起来了,他们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吧。钱被我爹投给一个朋友做生意去了,今年常常听到他们抱怨还贷款的事,估计是赔的差不多了。我最近一直想找机会向我妈确认,但想想也是徒然。我知道我爹的秉性,他的秉性和他哥哥——我大爷一样,那时候我爷爷活着,亲爹和两个亲儿子之间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其实我知道我爷爷一直瞧不起他们两个,这两位公子爷太败家,赚不来钱,还败了家产,虽然我妈终究还是处处隐忍,处处避舍,弄了一身病,管着我爹为这个家攒下了一点家产,如今这点钱又打水漂了。即便我从我妈嘴里问出这些事,又能如何,去责难谁么?我妈都没说什么,似乎也轮不到我吧。况且我爹自然也不是一无是处,如果是一个又痴又涅的汉子,家里纵有贤妻良母,便又如何,能发财么?我爹这人还是有些智慧,只是他那智慧终究只是小聪明,我爹常常把他的小聪明炫给我看,有时候我懒得理他。他那浪荡公子的本性难移,现在被查出来气管炎、脑腔梗,依然是一副浪浪荡荡的样子,整天穿着小裤头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他一辈子就这样了,我哥特崇拜他,觉得他有大智慧,我真想呸他一声,为什么我从来不这样觉得。

他们总以为我不声不响,就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家子的戏演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孰对孰错了,我是同情我妈,但有时候我更同情我自己。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躲到国外去,离这个家族远远的,但我又有些舍不得,那些苦日子就是这么一群人陪你度过来的,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忘恩负义呢?然而我也要整天面对自己,面对自己奇怪的行为,脑子里奇怪的想法,还有自己这些年攒下的奇怪的嗜好,最重要的是,不知从何时起,我发现我开始变得不愿相信身边的任何人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我还是时不时怨恨自己过去的经历,以及怨恨他们。我最近认识一个朋友,他总劝我信佛,我那时就告诉他,佛是度不了像我这种罪孽深重之人的。想我有一天真能把自己度了,唉,死也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