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朋友们,我没有问题”

我一边读巴金的《随想录》一边想,老舍的这几句“告诉朋友们,我没有问题”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是他身体康健,还没有被文革击垮,还是说他在向四人帮宣战,在向他所热爱的国家和政府宣战?

许多年以来我都对老舍的死耿耿于怀。我初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上面说老舍其实是中国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只不过他死了,那奖就颁给川端康成了。我带着这个事实读了许多老舍的作品,越发能感觉到他冤死的沉重。老舍不像鲁迅,虽然他也在讥讽中国人的劣根,但他终究是温文尔雅的,甚至是不动声色的,读他的书,看到的是他这个健谈的、喜怒不形于色的、甚至是大智若愚的人。我一直觉得那些整日自诩文人的人,如果不把老舍的死看作是中国近现代文学最大的损失,那他就是没良心——所以,中国现在没文人了。

只是,在巴金的回忆录里,老舍也曾因为文革而磨拳擦掌,他带着文稿去文联发表讲话,希望支持文革,却被红卫兵打破了头。我有时候想起莫言在《蛙》说过的,在那样一个年代,谁也无可奈何(原文:我以为姑姑责己太过,那个时代,换上任何一个人,也未必能比她做得更好)至今我对于文革这个话题,除了怀恨,更多的却是迷茫,如果文化精英都被这个政权耍得团团转,那么他们究竟算得上什么文化精英呢?他们的文化又怎么算得上文化呢?巴金把文革的罪归咎于封建余毒,我们的主流文化圈把文革归咎于“五四”,更多的中国人选择遗忘这件事,我现在也有点惶惑了,就像舍予先生沉湖前一样,他明明在做着自以为正确的事情,可是他也被批斗了,他不知道错出在了哪里。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能确定,我们活在的是一个“后文革时代”,这是肯定的了。

热门专业遭冰冻之谜

热门专业遭冰冻之谜

前一阵子教育部发布15个低就业率专业,我就各种喜感,法学中奖了,市场营销中奖了,电子商务中奖了,怎么就没有汉语言文学呢?个人在某破烂三本潜了三年了,对某些情况还是略有了解的,不如分类扒一扒。

对于法学的低就业率,我没什么内部考察,但我们系就叫“文法系”(真TM奇葩·名),汉语言文学和法学都是很老的专业(虽然是个三本),按理来说这种老专业的师资配备应该很不错的(虽然是个三本*2),但我从一些主管就业的老师嘴里套出来一些实际情况——法学的就业率还是相当低的,至于为什么,他也讲不清楚,他只是给了我一个数字——如果每年的毕业生有300人,刨除10个考研的,20个考公务员的,20个他爹是李刚的,剩下那250都回家呆着去了(果然是个三本)

市场营销中奖我倒不惊讶,我有个堂哥就是学市场营销的(专科),毕业之后也不太顺心,一直超市、商场、工地干,还都是一些又苦又累的活儿。虽说有“事在人为”的因素在里面,但我也觉得他学的这个专业不太靠谱,有一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感觉。

同理,个人认为电子商务也没好到哪儿去,像我们这种穷鬼学校也开了电子商务专业(二学历)这里讲一个人,我有一个很13的同学就去学了电子商务,他知道我在学计算机,第一天就给我显摆他记的笔记,我记得他的笔记有两页,有一处记了个POP3和SMTP,我问他,你懂什么是SMTP么?他说,不懂。我说,不懂你还记?他说,老师讲了就记呗。他的那些笔记好像我看的一些计算机基础科普书,虽说那些书的涉猎层面都很浅,那我还看了几个月,他们几节课就讲完了,每节课两小时(老师肯定会提前走)可见效果。有一次我丢在教室的PAD被他捡到了,我就去他正在上课的教室找他,那教室是个小机房,几个正聊得很high,我也分不清哪个是老师,就径直进去了,他那时候正抱着我的平板跟他对象玩dumb ways to die,我是一把夺过我的PAD就愤愤地走了。他的期末作业是做一个网站,他求我帮他,其实我真不想帮他,我问他既然不想好好学,当初为什么还辅修这种东西,他跟我说为了凑学分,言外之意凑够学分好拿毕业证啊。我想,既然那群老师都厚颜无耻给他们上课了,那我还装什么,就帮他做呗,我拿dreamweaver花10分钟给他弄了一个网站,我连边距都没怎么设,他收到了貌似还挺高兴的样子。综上所述,像他这种电子商务“人才”毕业找不到工作,我只想说俩字:活该。

这其实就是一个怪圈,学校扩招,想多捞钱,就得多设专业,就得降低指标让学生顺利毕业,以便吸引更多的学生来这里读书。而学生呢,反而因为学校的“量化宽松政策”大批量涌入高校,即便整日不学无术也能拿到毕业证,到最后造成每年都有大批量的水货毕业。像我们汉语言文学专业,每年的学位课老师都会把考试范围提前画好,虽然不是直接给答案,但也跟给答案差不多,反正即便你一个学期都不学无术,期末的时候突击一晚也未必会挂科。考试是过了,可是,你来上大学难道只是为了背一天答案的吗?有时候觉得现在的大学真是“毁人不倦”,我那群同学却还傻傻地觉得站占到了什么便宜似的。

像我们系这些年本来就缺老师,好多课程都是好几个老师在兼,每个课只有一名老师,搞得老师和老师之间连个学术交流的对象都没有。就算是这样,资本家们还想继续抽,去年又抽掉了一批老师,搞得现在我们的一些课程都让二本老师兼,二本老师当然总有各种理由不来给我们上课,我却发现我们同学还挺高兴似的(都忙着在寝室打人机呢)(都忙着在寝室看红高粱呢)就算二本老师来了,课上得也真没劲,比较文学的课上得像数学课一样,老师每次想结合点具体作品提问,都会看着我们同学一张张狡黠的脸——什么书都没看过,什么都不知道,逼的那个老师都问我们:我真好奇,你们既然什么书都不读,当初为什么还要报汉语言文学?

综上所述,不抱着“报了某某专业就可以前程无忧”的学生不是好厨子 8)

我在这个大学里也没什么朋友,也懒得跟他们说“好自为之”这种话,反正说了他们也听不进去 8)

Kindle人工客服为什么那么勤快?

国外Fire OS系统早已上线24*7远程桌面级的客服业务,叫做MayDay,任何时候你对手里的kindle fire平板电脑有疑问了,你都可以跟客服远程对话,你可以看到客服的脸,客服可以操作你的平板电脑,或者在你的屏幕上画出一些箭头,告诉你如何操作(据说,无聊了也可以通过这项服务调戏客服)那么问题来了,坑爹技术哪国强?这么高级的服务怎么能让你兲朝人用上呢?(说的就好像我们是低等人似的,可事实不就如此么)

不过中亚的补救措施还是很不错的,我每次给亚马逊写反馈,客服都要回电话(一个工作日以内)先不说实际效用有多大,因为存在着态度好不干活的类型(喂喂喂我就在说你们,淘宝那群亲)至少每次接到电话心情还是很舒服的。我承认,一定程度上来说我就是这么贱,我就是喜欢被一群客服围绕的感觉,哪怕是我只在亚马逊买了一瓶洗头水。

从小到大我是没体验过什么叫“退货”,“换货”还是有的,每次我去哪家店换货,我都要受着人家长白山一样的驴脸,这还得庆幸人家没给你白眼,人家好歹给你换了撒,最重要的是——你没挨骂,也没挨打。在中国因为退换货跟商家打起来,那简直是太司空见惯了。12315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就知道自从某些B2C电商发展起来,譬如亚马逊和京东,我在那里能得到公开透明的价格,我能得到让我舒服的售后,我能够按照流程办理退货和换货,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还要去某些换个货也要赠送俩白眼珠的实体店,我能去你家买货是因为看得起你,我欠你的么?

当然,对于kindle产品线的客服效率,我认为中亚做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因为MayDay并没有开到中国,你的人工客服如果不勤快点,那就是歧视中国消费者,执行双重标准。至于实际效率嘛,我上次给客服发邮件问相机里面更新的“柱透”是什么功能,第二天中亚客服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他们也不知道

——好吧,或许我应该宽容一些。客服已经表示会跟进服务了。

Kindle Fire HDX 8.9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什么叫“志在人为”

我时常会看着身边这群三本狗(含贬义),想起我曾经认识的一些人,我总觉得我是从那群“优秀的人”堆儿里混出来的(限制条件:仅限我眼前的,请自行排除马云),我还是时常想起她们,比如说我那小学时光(北票市第七小学),有时候觉得在某些经历真的能用传奇来形容。你现在很难想象现在哪所小学会每年组织大大小小不下10场的全校大型活动,不仅仅是开学典礼、六一庆典、五一中秋国庆庆典、看电影、春游、会操比赛、合唱比赛、演讲比赛、武术比赛(个人专项)、智力竞赛,每天晚上学校会组织各种兴趣班,每年年末有元旦联欢会(班级为单位的),就算是每年的寒暑假,还要我们这些班干部组织同学去社区里扫楼道、去敬老院(我更觉得这像作秀,因为我没去过,我的副班长总领着女生队去,现在回想起来一个三年级的丫头片子居然能把联系敬老院、相关沟通、带队等等这一套流程搞下来,而且还搞得像模像样的,真是不可思议)现在的学校都被中国的教育体制给毁了,就我所知那些小学生每天除了做作业就是做作业,如果要提一些课外活动的话,给班主任送礼算不算呢?或者,打CF?现在我们的大学整天都在搞这些活动,搞得简直跟我们小学一模一样,想起来我就觉得可笑。

当然,我的副班长终究不算那个优秀堆儿里的,因为我的官儿比她还大(我这个正班长还是兼职)我们学校只有一个大队辅导员负责学生工作,以上所有的活动,她只负责签头,她签完头,剩下的事情都是我们这群大队干部来做。我第一次去大队部做跟屁虫还是二年级,当时跟着一堆五六年级的人(大哥哥大姐姐)做什么联欢会的策划,看着他们写台词、做节目单、排练、策划一些特别的过场(比如,如何捧领导的臭脚又不被领导发觉),当然也包括串台词,那时候没有百度,所有的参考资料只有学校发的《新少年》,一切策划均为原创,绝无掺假。我们这群跟屁虫当时自然很佩服那堆大哥哥大姐姐,用现在的文艺嗑——组织能力拔群!直到我们也当上了那群人,没事就要去大队辅导员办公室开会,还常常被教育说:你们是真的不如上一批的干部(带我们的那群),他们那时候还常常来我的办公室汇报汇报工作,选你们做大队干部不是给你们光环,而是什么的blah blah……

谁动了我的奶酪

汇报工作这件事我自然听过,因为那一届大队干部实在太优秀了,有在学校专门做广播台的,有专门学绘画的,有会舞蹈和唱歌的,还有练体育的,带头的大队长除了学习好,气质也好,常常代表学校出去演讲,在坊间(民间)的名气也非常大,因为她的经历太特别了,好像是因为父母离异,从小就没爹没妈,靠爷爷奶奶养活,这种环境下出来的社会渣滓不计其数,可她就属于“人穷志不穷”那一类,在学校里特别卖命,当时有一个企业家来我们市资助优秀学生,从15所小学里选了不到10个人,她就是那其中之一。我对她的唯一印象就是有一次我们一起玩单杠的时候,我在她的书夹子里看到了一本《谁动了我的奶酪》,当时的中国还罕有畅销书的概念(虽说现在这种书鸡汤书白送给我都不看),一个五年级的穷学生整天连零食都吃不起,却去买这种书(我可以证明她吃不起零食,因为我整天泡在我们学校门口的小卖部里吃辣条)虽说就是这样一个穷山沟里的穷学校里的穷鬼,想想这小屁孩的觉悟还是蛮高的。后来我还真的搜索到了她的消息,她考上了北京语言大学,算算时间她现在应该已经毕业两年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这样的人不知以后还有没有缘分再见到。

我经常好奇我印象里的那群“优秀的人”现在在做什么,他们多数肯定也在读大学,也不知他们读的是什么样的大学生活呢?许多年以前,我们都是被自诩过的、被他诩过的能考上清华北大的苗子,虽然到后来我们谁也没考上,但他们都是一本B、一本A,沈阳、北京、上海、武汉地考出去了,只有我一个落到了小三本,搞得我直到现在每次上同学号都得隐身(真丢不起那人啊)当然,也有那种当年跟我争第一争得热火朝天的穷鬼苗子,现在也在一本过着整日醉生梦死的生活(我偷偷调查到的)(请称呼我冠希文清正廉直恶心丸有时候觉得,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人穷志不穷”解释明白,如果非得找点儿什么道理的话,我看还不如说——

缘由天订,志在人为。

求心理平衡

这一年多迷上了东方Project,时常去逛国内的同人网站,感觉他们那网站也不容乐观,WIKI更新都半拉胡片的(萌百上的也不全吧),跟隔壁专题站都有一拼。有几个挺火的网站也总是更新啊、改版啊、搬家啊,外面看着风风火火,实际上就那么一两个人在折腾。所以想起我那惨淡的资料站,心里还是蛮平衡的。

说起来,像Touhou圈里虽然有大量画师、COSer盘踞,但是个人认为虚假繁荣的成分偏多,大多数人还是围观、旁观、搅屎棍分子,同人作者数量有限,能力不足,高质量的作品太少,毕竟咱国家的总体实力在这摆着,人民就是穷,就是没那么多的精力钻研这些东西。另外,文化氛围也太差了,圈内人与圈外人代沟太大,同人缺少有效的收益渠道……

等等,我怎么变成老怨妇了?

Kindle Fire HDX 8.9 使用感受

我从一月份入手Fire,到现在也快用了一年了,原本想做一个刷入 HDX Nexus ROM的汉化攻略(因为我以砖了手里的Fire为代价终于刷上了这个ROM)可是这个ROM用了一个月终究还是各种不满意,想想还是算了。

对于安卓平板,最大的问题就是PPI太高了,会导致屏幕上文字过小,像我这台2560*1600的9寸平板,用原生系统横屏的时候居然都没办法填满屏幕(因为我看google套件最大只支持到1920*1080的,有客官会说2K的手机早就不是新鲜物了,怎么没这种情况,对此我也只能说不知道,我不懂,但那毕竟只是手机)

Screenshot_2014-11-16-21-11-01

看图挺好,事实上这是放大150%的,实际使用起来各种蛋疼,比如某些应用根本不响应系统放大,依旧是那种小扣扣的字,还有一些字号忽大忽小,特别违和。

Screenshot_2014-11-16-21-24-55 Screenshot_2014-11-16-21-05-01

(我真有点好奇那些买了Nexus 9的歪果仁用facebook、google+的时候是什么赶脚,拿着老花镜看么……)

有些人买平板就是觉得平板打字比手机方便,可是Kindle Fire HDX有非常厚的边框,有些人觉得亚马逊的键盘太难用了,想装个第三方的,可是亚马逊很奇葩地在横屏模式留了一个虚拟按键,让你的键盘偏偏被挡住一块(已在Fire OS 4中改善)。而且我一直搞不懂人们为什么要用平板办公,在平板上复制几段文字都那么麻烦,除了打打字还能用来干什么?

现在翻墙的成本越来越高,Google套装在天朝也没办法完全玩转,就算一切都能改,国籍也没办法改(google now只有英文指令,google map里没有天朝的公交信息、路况信息,没有信用卡买不了google play、google book等等等)忽然觉得平平淡淡才是真,像Kindle Fire HDX这种产品定位应该是电子书+游戏机,高分辨率+强力驱动下的Fire几乎是所向披靡,根本没有拿不下的游戏,而且依然会在一段时间内性能过剩。但如果想办公,我建议你不如买台MacBook Air,或是某些低分辨率的Win8超级本。如果你就是想折腾猴板,认为android更加开源,请购买7寸+1280*800的平板,在Android平台HD应用奇缺的前提下,7寸低分辨率板还能使用一些手机APP(比如QQ、微信、京东),这是目前最折衷的方案了。

最后留一句话:平板请买iPad!!!

HTML5 Blank WordPress Theme (WordPress空主题、模板主题、框架主题、设计模板、设计师专用底子)

HTML5 Blank WordPress Theme

这是一个WordPress的空主题,只保留了一些WordPress必要的函数与大循环, 就像一个空框架,可以由我们随时添加CSS与各种特效。并且这个 HTML5 Blank WordPress Theme 开源项目一直在更新,可以保证主题中使用的是WordPress官方最新的标准,以及W3C的推荐标准。

因为个人一直在寻找这种空主题,但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关键字来搜索(所以文章标题很夸张233)希望用这种方式帮助到更多人吧

主题zip文件可以在GitHub打包下载

Kindle Fire HDX 8.9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读莫言

我在火车上读莫言的《天堂蒜臺之歌》,有人在旁边打扑克,有人在旁边打呼噜。

读这本书,是为了一节“讲莫言”的课做准备,当然也是因为这本书吸引到了我。我读过《生死疲劳》和《蛙》,可这些毕竟都是莫言后期的作品,我讲的是所谓“80年代文学”,总觉得有点不应景。《天堂蒜臺之歌》开篇的运笔很拖沓,总让人觉出莫言早年时的青涩,然而当他写到高马与金菊“非法恋爱”的时候,那个运笔如飞、色胆包天的莫言又回来了,正如有人说他“是一个用土掉渣的方式反复写男人、女人、性和犯罪的作家”

百科上的《天堂蒜臺之歌》只是一部人们为了拍脑门子工程砸政府的事,事实上这部小说蕴含很多。暴民们被锁在树下,胳膊吊在树枝上,有人喊“政府,我渴”,让人想起某些专制的强暴政权。我知道那个无法时代确实存在,人们也都知道,却没有多少作家真正敢写。我记得苏童写过一本《刺青时代》,也是那个时代的事,一群连衣服都穿不起的小野种在旷野上厮杀,拿着匕首、砍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比莫言血腥一百倍,感官刺激堪比美国爆米花大片,然后,写这些究竟有什么意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64之后的中国作家仿佛被扼住了咽喉,他们越来越不敢讽刺政府,也不敢讽刺国民,他们开始热衷于一些鸡毛蒜皮的争吵,无关痛痒的呻吟,文学距离生活越来越远,终于到了今天,中国人不再读书了,文学变成了炮灰,一定程度上也是自作死不可活的印证。

现在我坐在火车上,身边一群人模人样的人,包括我,有的去被逼回家相亲,有的提着东西去给人送礼,有的带着孩子,打算送到远方的婆婆家,有人在打牌,在相互骂娘,有人在睡觉,脱了鞋横霸一排座位,鼾声如雷,白色的袜子散发着恶臭。其实我一直觉得我讲《蛙》还是讲《红高粱》都是一样的,中国人真的没变,变了的只是我身上的这层皮。

Kindle Fire HDX 8.9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最近特别想换主题

我发现我自从写了这个自用主题,好像有八百年没再折腾过主题了啊——貌似还是觉得自己写的才是最好的。可总是抽不出时间来更新,前两天想把navigation换成自适应的,照着一篇E文教程看了老半天,看得我都能把它翻译过来了,可还是没改成功。wordpress功能过于强大(冗),强大到让人(新人)无从下手,到头来我就是把主题的整体色调调了调。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手机上的好多Google系应用都改成Material设计了,以及Bootstrap风的流行,真想自己定制一个类似风格的主题,不过我这次用的还是Win8的Metro风 😉

Plume-Material

最近还有游戏要做,做完之后在考虑那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