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的最低配送额度涨到99块了!

前天夜里琢磨着买个移动电源(好吧,我承认我这次变米粉了),我已经把那个小米电源塞购物车里了,不过想反正也不着急用,就放在那儿了。

昨天上亚马逊一看,他喵的忽然发现配送费最低额度又涨了,都涨到99块了!

虽说我承认亚马逊的包装做得绝对一流,几乎每一次我收到的都是亚马逊的大纸箱,或者大箱子套着小箱子,里面还有气垫。可是,快递呢?我在学校这边是中通配送,在家里就是各种各样稀奇古怪、阴阳怪气的快递,我每次取快递都怕跟那些快递员有冲突。

我倒不是反对亚马逊涨价,作为中亚老客户,我现在也很少下低于100块的单。只是说他们的扩张态度,中亚的很多政策都慢半拍,为什么不推中国版的Prime呢?人家京东都有会员制啊,会员有配送费优惠的啊,亚马逊你要是敢让顺丰配送,就算每次让我倒贴运费我都干!

以后在亚马逊随手买零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亚马逊促销“退货不换货”政策

我以前帮我爹买过一双鞋,买大了,在亚马逊换货,当时亚马逊在没收到货的时候就发了一双新的(也就是说,在换货人员来之前,我们手里就得到了两双鞋)当时给我感动得够呛。

个人认为亚马逊的售后政策是目前电商里面最好的,衣服鞋子什么的哪怕穿脏了、破了、吊牌掉了,只要出了问题都可以退换货(前提是责任不在你)(当然,这都是良心活)

不过最近趁着组合促销(类似买两双减300,买两双打5折之类的活动)的时候给我妈买的一双鞋出了一些问题——鞋子买大了,想换吧,忽然发现在后台根本没找到换货的选项,只有退货选项。并不是我死较真,只是促销活动这个东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退掉重新买,再买来很可能就不是之前那个价了。我想亚马逊也是出于这个因素的考虑才设置了这样一个条款吧,毕竟我们不可能整天只赚亚马逊的便宜(我认为就亚马逊那套复杂的算法,想赚它的便宜太难了 👿 )

结果呢,上次为了凑够满600减300的活动,我扔上了一双安踏的破鞋,这次为了凑5折,我又扔上了一双回力的破胶鞋(比安踏那双还破),为了给我妈买一双鞋,我自己多买了两双破鞋,虽说加到一起也不到100块,亚马逊的小算盘打得啊……

附条款:

目前,我们仅为符合以下条件的商品提供自助在线换货服务,其他换货需求请参照帮助中心“退换货与退款”或咨询客户服务团队。

  • 需要更换不同商品(商品颜色、式样、大小、尺码不同均视为不同商品)
  • 符合现行亚马逊退货换政策且在退换货期限内
  • 亚马逊自营商品
  •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地址(港澳台地区除外)
  • 换过货的商品(包括相同商品间的更换以及不同商品间的更换), 不能在自助退换货中心再次更换。
  • 除“满49元免配送费”促销外,参加亚马逊网站其他任一促销的商品,不能在自助退换货中心进行不同商品的换货。
  • 需要更换不同商品时,只有待换货商品有库存时,才能在自助退换货中心完成该操作 。
  • 需要更换不同商品时,一次只能操作一件商品的换货。

以下是题外话,亚马逊的促销通常分为两种:

一种是活动促销,Z秒杀、镇店之宝、各种组合促销,比如满xxx元减xxx元,xxx元任意购2件xxx等;

另一种则是正常的价格浮动,通常亚马逊列出的价格有两个,一个是市场价,一个是价格——也就是实际售价,实际售价会浮动,时而等于市场价,时而比市场价低,有时候即便在没有任何促销活动的情况下,实际售价也有可能等于市场价一半,甚至更多,其实也就是打了5折。

亚马逊几乎天天有促销,这种促销也是包含以上两种情况的,促销的广告会随机出现在亚马逊网站上。如果你遇到的促销是第二种,那么你是可以按照正常待遇退换货的,如果是第一种,那么就很遗憾,只能退货不能换货。

即便你没有看到广告,如果你喜欢某件东西,觉得价格太高,又不太着急买,你可以暂时塞到购物车或心愿单里,或者借助购物党西贴查一下它的最低历史价,看看它还有没有降价空间。时不常过去看一看,说不定哪一天就遇到降价活动(最好是第二种)

这些算是一些逛亚马逊的小技巧吧(如果亚马逊有会员制就好了,估计我早就五个钻了 🙄 不过我不太希望亚马逊吧prime推广到中国来,如果那样,我还不得一年四季吃喝拉撒睡都在亚马逊消费?那我不变得更宅了 😕 )

我们在大学都写神马论文

20141210220148

课少了,论文就多了,我们这学期大大小小写了不下10篇论文了,虽说本科生写那玩意也算不上论文(都是一些学术垃圾!!!)写到有顶天也就3000字,平时也就留1500字。可那也是字啊?是字就得写啊,让你们、Ctrl+V着不闹心么?

以前小学初中写这种类型的东西,我们就是去书上找一段,抄抄抄,现在索性都上百度搜了(我搞基点,我上Google)其实无论如何,不都是抄抄抄?反正我们老师对这种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别做得太出格(比如,在网上down原文,好几个人交的都是一模一样的作业,那样肯定会被磨叽——不过老师也只是磨叽磨叽,无非是平时成绩给你扣几分罢了)老师们有时候恨不得教我们怎么抄:你去网上down一篇文章,改改细节,把开头变结尾,结尾变开头,不就完了嘛(他自己也方便向学校交差)

至于其他的,现在有情怀的老师又有多少,有情怀的学生又能有多少?就算这两者兼有,可是你看看现在中国大学的狗逼制度(就像狗一样,你刚一见它,它跟你凶神恶煞,等你被逼急了,就在地上抄起一块砖头,它就立马变孙子了)有这样的制度保证,就算你好好写了,他好好看了,可是,有意义吗?学校给你发奖学金吗?四六级能过吗?那么这时候,就有一些义正言辞的小伙伴们要开喷了:你这是自己骗自己、你这大学是给自己上还是给别人上的、blahblah……好吧,我给自己立个信标,给自己加250点厚脸皮BUFF,忍受旁人各种非议和白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唉,这就叫集体无意识。

就拿上面那张图来说吧,叫我们写开题报告,研究“穿越小说的艺术特色”(哎呦我去)。我对这种议题实在是恶心的不得了,因为我上网搜了一份关于玄幻小说的博文,我看那开头不错,就copy了来,把里面的“玄幻小说”全部替换成了“穿越小说”,又适当改了改。然后发现——卧槽!居然毫无违和感!有木有?

其实真不知道现在国家是怎么想的。一年一年的大学生、研究生多得像蓝汪汪的还是一大片,就算他们只交一篇毕业论文,一年就是几百万篇的论文,就算历史名流如天上繁星般,也禁不住你们这样写啊?我记得前两天余华的那本不知所谓的《第七天》出版之后,知网上就能搜到关于“解读《第七天》”的论文了,各种解读,翻过来调过去地解读,用炒勺解读完再用微波炉解读,喂喂喂,有意思吗?既然现在学术界都糜烂到这种程度了,干嘛还要这么多大学生、研究生当白吃饱,就为了还你们欠银行修学校大门的钱?

当然,作为一名学术垃圾的制造者,我也要做检讨,我已经用我三年的博文来证明我上这个大学是多么的后悔,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请党和国家放过我,请老大哥不要看着我,我以后决心好好搬砖,早日移民,为了尽早实现我国“美国梦”的目标而奋斗。

——插一句题外的,谁要是说中国有学术氛围,我就抽他一耳光。

——再插一句,其实这位老师留的这个“开题报告”作业倒也不无价值,毕竟我们以后会涉及到毕业论文。想想这老师还挺年轻的,刚开学那阵儿还很认真地批过一阵儿我们的作业,人的棱角不都是被时光渐渐打磨平的嘛,估计用不了几年她就也变成我们学校的老油条了。

这个学期败的钱太多了

刚才查了查生活费,这个学期从家里拿到的钱加到一起能有9000块,花掉的已经都有8000了,虽说每一笔钱的用途我都记得很清楚(可是,你记与不记,它不都被花了?)

我真不知道自己将来的薪资水平是什么样,或许我也有点盲目自信,四个月里每一个方面的支出倒是都挺平均的,什么日常生活啦、鞋包服饰啦、数码3C啦、文体娱乐啦,还有旅游(唉,这小日子过得多好)其实我要是能月入个七八千的,也就不会在乎这些了,不过按照这种算法算下来,估计我工作的第一年是攒不下来什么钱了 🙁

再说,自己整天折腾这个折腾那个,瞄着月入五位数的薪水眼睛放光,不都是为了将来多攒点钱实现自我价值的超越吗?

原本惦记着在双十二拍一双skechers的跑鞋的,现在想想,自己也别总把精力整天放在盯着Z秒杀上,荷包鼓了才是王道。等荷包真的鼓起来,跑鞋什么的不是想什么时候秒杀就什么时候秒杀了撒~

消失不了的记忆

那年我回家待业,因为学业方面的事情暂时结束,索性给自己放了半年假。我想重游一下故地,亲戚早已搬去了别的城市。我原本想在煤城租一间居室的,我联系煤城的李粒粒帮我张罗,他却对我说,他爷爷留下的房子一直空着,我可以先住在他那里。我问他,那房子本不是他的,我就这样住进去,他的父母会会同意么?他说,他的父母早就搬走了,只要他不说,没有人会知道的。

就这样,我收拾起了重回故乡的行装。自从高中辍学,我已经离开煤城七年多的时间了。

坐着返回煤城的大巴士,我忽然觉察出几分陌生。车子刚刚驶入城郊,一大片陌生的住宅区就闯进我的视线——这里原本没有住宅,至少在我的记忆中,这里是一片田,旁边还有一条河——这里是泗水的上游,这里的田沿河分布,都被修得细长细长的,又因为有河水,这里的玉米每年都能长得很好。我想我是不是记错了地方,于是看了看天边,那轮硕大的夕阳躲在山的后面,躲在层层叠叠的乌云后面,惨淡的余晖有些浑浊,我这才确定这是我记忆之中的那座山——山总是他们轻易挪不走的,于是我确定我终究没有记错地方,这里确实是煤城,只是眼前的这一切陌生得令我惶恐。

我趴在车窗上寻找,希望还能看到泗水的影子。

那些突然闯进来的居民楼,一片又一片,似乎走不到尽头似的。这里的城区究竟扩建了多少倍,我也不知道,我抱怨着,却又觉出几分古怪。天空渐渐暗下来,物象染上了黑色,很少见到行人,也很少见人点灯,仿佛这里并没有人住似的。直到夜晚完全降临,我一时困得不行,倚着倚着车窗竟然睡着了,似乎忘记了寻找泗水这件事。

——他们不会把泗水河填平了吧?我隐隐不安,拿出手机翻了翻地图,直到我发现它还好好地躺在地图上,我才放心继续睡了过去——我也不知这是真实还是在梦中。

我在相思大桥站下了车。此时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我闻着从这座古城身上飘出来的熟悉味道,忽然想起李粒粒家里的一些事情——他的亲戚们曾经为争这些房产争得面红耳赤,如今甩下这些空房子,天南海北的,都不知搬到哪里去了。

我的亲戚,包括我自己,也都搬走了,去追求更好的生活了。我忽然觉得我应该去凭吊一番,我在路边的小店买了一把伞,向着相思大桥那边走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