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家乡

我不知道在我爹眼里,我是不是像一个在大城市住了几年的“暴发户”一样,我常常向他抱怨我们家乡太小,没有大型商超,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商场都没有。前一阵子家乡终于开了一幢中央商场,然而像回力那种品牌居然也堂而皇之地租了一个店面,我觉得这种事情简直太可笑了。然而我爹说,他承认我说的对,但他并不觉得老家有什么不好,至少,他住得很舒服。

我一直没在意他所谓的“舒服”究竟是什么,直到我过上了天天路过天坛,却总在意入门的那十五块钱门票的生活。我在外面住了三四年,似乎一直不愿意逛当地的公园,我那时候在锦州居住,门口有一个小区自用的公园,大概就是一个花坛、几个石凳、几块破铜烂铁组成的儿童乐园的地方,我经常在入口远远观望——我从没有进去过,我总觉得那地方不属于我,我作为一个外地人进去,会不会遭到当地人的白眼,或者他们打心底不想让我进去,他们在心里问:他是谁,为什么来用我们的公园?而我总在想这些,不由得觉得尴尬。在我老家,我不仅逛公园,而且往里面随意丢过东西,我践踏过草坪,甚至是撒尿。

我也是才明白我爹所谓的“舒服”究竟指什么,虽然刚刚我还为老家扣上了一个穷的绝望的帽子。最近常常在半夜醒来,并且在乍醒之时问自己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有一次我问自己,究竟何时才能活完这一辈子,就好像刚刚玩完了一场游戏一样。梦想那种东西,大概也只有在梦里能找到了。

我以为外企是我以为的样子

有人说我总是不更新日志,我最近是真的觉得没什么好写的。

我目前在一家特卖网站任职,所有参与网站建设的都是不差钱的主,而我作为一个实习生(前某某站站长),明明知道这个网站出了什么问题,却根本没人在乎我说的话,就好像我喜欢整天变换着姿势在他们面前刷存在感、360°各种挑战他们权威似的——我也真是毙了狗了。

我之前刚来北京,对这个地方似乎太过于乐观了,包括对于外企的期望。我原本以为北京是一个靠能力吃饭的地方,只要你肯干,或许你真能闯出些什么;还有外企,原本以为是那种平等、朝气蓬勃、有好多年轻人、有着各种创意和冲劲儿的地方。事实告诉我,我以为的都错了。难道是我太高看我司了?或许有人的地方都一样吧,我之前还说过,我司和文理学院或许没什么本质区别。

我发现“我以为”这类事情早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自从初中毕业之后,我的人生观就被不断不断地被刷新:我没上高中之前,我以为高中时我以为的那个样子;我没上大学之前,我以为大学是我以为的那个样子;现在工作了,我以为工作是我以为的样子,但事实上,越来越失望。

估计在人生接下来的路上,这种颠覆还会不遗余力地向我袭来。

远方的远方

重装机兵2

我刚来北京的时候,就觉得这边的生活过于虚幻,后来参加了高大上的工作,一直发誓我司应该是我在北京找的最后一份工作了。没来北京之前,觉得北京就像万金油一样,觉得北京的互联网产业简直是高不可攀,来了之后,只想说三个词“just so so

同事们几乎都是三十出头,聊起天来总有不可逾越的代沟,他们在这边有房有家,甚至都生孩子了,而我根本都不敢想象能在这边安家,或者,把青春贡献给这种像人肉搅磨机一样的地方?(仅仅是为了当一个网编?)

之前我看有人把我写的“忘不了的人”的一段歌词拿来当个性签名,其实那时候我对“远方的远方是何方”的认识并不深刻——

小时候在老家时,我们家到街里大概1.5公里,我一直觉得特别远,还经常打车过去;后来去锦州上学,从我家到学校大概7公里的路,天天骑自行车通勤,老师们都觉得特辛苦,我也一直这么骑过来了;现在在北京,住处离工作单位14公里,来回一趟60里地,大概是从我老家到我们县级市的距离,每天要骑两个小时。而我已经被磨得没有任何理想和感慨了……

估计,我也不会在这里呆太久吧?

拧巴的北京房价

20150222_162601000_iOS

前两天整理iPad屏幕截图文件,找到这么一张年初截的关于自如友家房子的图片,我对这个房子的印象挺深,虽说总觉得性价比不高,可房子的格局的确是有情趣,5平米的小单间还弄出个阁楼,链家的这个代理真有点意思。

我从去年就开始关注自如友家的房子,印象里他们的整租房少有跌下3K的,合租房也少有跌下1K的。不过自打今年年后楼市震荡,自如这边涌现了好多2K出头的整租房和1K以下的合租房,这总让人怀疑帝都的房价是不是真的降了。

然而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四处打听了一下,像是四环五环之间的房价都涨到了3W多,相比二线楼市略疲软,三线各种烂尾盘,帝都房价依然高歌猛进ing。不过,卖房的在涨价,租房的却在降价,这种拧巴的关系总让人对帝都的楼市浮想联翩,这算不算楼价泡沫的一种表现,如果北京房价继续这样拧巴下去,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小小地震荡一下呢?

虽说还可能是楼市下行导致大量房源闲置,租房房源猛增的原因。不过无论震成什么样,都跟咱没关系啦,就算震到7.8级,我在这干一辈子的收入能买的起二环以内的一套卫生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