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订了一下《消失不了的记忆》

这篇短篇小说自从赶完我就再也没读过,总感觉质量水得很。因为最初也想填成长篇来着,想法很多,设定也很庞大,可总是写写停停,经常旧的东西还没写好,新的想法就把原先的设定全部推翻,感觉这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深坑。加之,我发觉自己的确没办法把生活的精力全部集中在一部小说上(这就是生活啊)于是借了个引子,填了这样一个短篇(引子:上学期期末我们古代文学老师的期末作业是交一篇原创作品,我问她,交小说可以不?)

时隔三个月,我又读了一遍,感觉居然写得出奇的凑合,竟然没什么硬伤(毕竟是三流文青,写得像小说就很不错了)改了一些错字错句,重新放在侧边栏第一栏,如果以后有什么文青好友管我要新作品,我也算是有点底气了。

北票一高

图为咱高中时的放学盛况,学生不许在操场上随意走动,必须站排走固定路线。

咱的高中生活是在北票一高度过的,一共两年多一点。当年正赶上全国学习衡水中学的热潮,加之当时的校长忒不是东西(胡晓波校长,很荣幸咱能在某天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对您做人参攻击,我走那年这货因为贪污被撤职了,这是个什么人呢,说好听点就是踏着学生们的青春爬上去一条狗罢了)当初为了不进这所高中中考的时候还故意放水来着,结果还是被“大大们”抓了进来。所以说,当时自认为个人觉悟还是比同龄人高一些,教育这东西,哪有那么纯洁,你在那里学习,老师们盯着你,学校领导盯着你,政府大楼的那帮科长、处长、市长也盯着你,就像一群饿狼,都指望着从你的考分上面分出几块肉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