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藏起来

转过弯,我走进了这个小胡同,我看见许多女人跑进跑出的,似乎正在藏什么东西。

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巨大的金财神,金财神一只手执着一个大元宝,另一手好像招财猫一样地抬起,它坐在一个装满金币的盆上,女人跑动的时候,还能听到颠簸时金币“哗啦啦哗啦啦”的声响。

“快藏起来!快藏起来!”

女人喊着,冲进了一间很不起眼的屋子。

又有一个女人,捧着一张盘子,上面竟然作者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女人端着他一边跑一边骂:“你这个蠢货,快进去!快藏起来!快藏起来!”

女人喊着,冲进胡同的一间很不起眼的屋子里。

还有一个女人,刚才穿得袒胸露背的,可是当她从一间很不起眼的屋子出来时,她却换上了一整身朴素的粗布衣服,我看了她好几眼,她一身的肉色都被粗布补丁补上了。她推开了胡同尽头的那扇门,我看着她挥舞手臂,一张巨大的粗布从她手中展开,那张布向上飞着,忽而间我才发现那扇门的后面竟然矗立着一间金色宫殿。可是当我发现它时,它已经被粗布遮盖了,它的金光也随之消失,倏忽之间那张巨大的粗布像是失去了支撑,塌下来了,女人收起她的魔法布,我这才发现那间巨大的金色宫殿已经消失,只有空气静静地流动着。

我开始向胡同里面迈步,板着脸,迈着方步。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做着这些机械的动作。当我走近胡同尽头的门口,那个土里土气的女人向我卑躬,她抬起手,请我进去。看着她那张低颔着的脸,真想把她那件本不属于她的衣服扯下来!可我的身体完全不听我的使唤。我向她点了点头,迈过门槛,门后面是一个小院子,干净、简朴、与任何一个农家一样清贫,唯独看不见男人。我的脸突然紧绷起来,露出僵硬的笑容,我频频点头,不紧不慢地讲了一些话,她也随之附和着。

后来我离开了这里,她站在门口目送着我,当我走出这条胡同时,我突然瘫倒在地上,仿佛一个架子从身上卸了下来。我终于重获自由了,却觉得没精打采,我明明什么都看见了,什么都听见了,为什么要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我真累……真累……”

我本想叹息,却听到内心的声音从别处传来——是那群女人,她们从那一件件不起眼的屋子里走出来,委屈地叹息着。我能感觉到她们的声音也是从心底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