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厅

既然在家中寂寞,双休日我是从不着家的,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出去的机会。

一年级时我跟几个小伙伴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土坡上玩,其实我只认识他们其中的一个,剩下的我都不认识,不过玩久了也就认识了。

我们玩的游戏类似过家家,就是几个人合伙打仗的游戏,我认识的那个伙伴总是扮演魔法师,也总是念一个咒:

“天灵灵,地灵灵,玉皇大帝来显灵,孤魂野鬼快显形,立刻……”

真不知他从哪儿学来这一套咒。

每个双休日我都跟他们出去玩,从早晨到下午,反正我们都不回家吃午饭。可是过了一年他搬家了,搬到了我不知道的地方,也就没人陪我玩了。

那段时间学校组织了阅读比赛,周六我去学校练习,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他们。

“你们去哪儿呀?”我问他们。

“玩小型去!”他们回答。我们这里管FC机叫小型机,管MD机叫中型机,管街机叫大型机。

“去哪儿玩呀?”我又问他们。

“就在下面。”

有人用手指着那条去街里的大路,可是具体指哪里,我不清楚。我觉得好奇,于是跟他们一起去了,我们进了大路旁边的一家商店,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是一个游戏厅——说是游戏厅,其实只有三台老电视,两台小型和一台中型。这间屋子一点也不大,放进一条长凳、一张长桌、一个床,就什么也放不进去了。房子没有窗户,屋子里从来不点灯,玩游戏的小孩即使不多,也给人一种黑压压的感觉。人太多的话,就挤在床上,或者索性在长凳后面站着看。

我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之后我变成了这里的常客,其实我的家里就有小型机,我从来都是昼夜连排地玩,也没有人管我。只因为爷爷整天喂猪,奶奶总是睡觉,爸爸妈妈不在身边,我自己独自在家太没有意思了。这里的价钱也不贵,一块钱就能玩一个小时,我当时每天能要到五块钱的零花钱,都是奶奶给的,只要我回答她的“问事儿”,她就会掏出一个破手绢,把里面包着的零钱给我。起初我并不知道这些钱的来源,后来爷爷总因为家里丢钱骂奶奶,我也就知道了。

游戏厅去够了,就开始去电脑房了,也就是黑网吧。清晨从家里出发,迎着朝阳去玩电脑,那时侯不敢走大路,怕被人撞见,常常从山上绕,或者从长满杂草的胡同里钻,沾了一腿的露水。曾经被父亲抓到过一次,但也只是被训斥了一顿,我呆在家里心烦,还是会出去玩电脑。后来发现哥哥也玩,邻家的孩子也玩,我们就搭伴一起去玩了。

电子游戏本应该是八零后们的宝贝,煤城比较闭塞,所以我还能赶上余热。童年就是陪着电子游戏度过的,虽然花了很多钱,很多都是哥哥帮着掏,不过究其本源,还得记到奶奶的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