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谷手记-阿梓莎

穿过东面的几棵小树,是山崖一样的地方,能够鸟瞰广袤的大地。即使你喜欢登高远眺,也要当心那边的山崖——也就是被炸毁的桥头,那里不知被风化了多少年,总是有岩石脱落。若是为了看美景而搭上性命,未免有些得不偿失,何况那里本没有什么美景——一条从远处延伸而来的小路,一片望不尽的低矮的山岭,沙暴不停地滚动着,好似有千军万马经过,却不见人也不见马,待到白烟散尽,还是这些枯山痩脊与残崖断岭,还有远处灰色的天空,蒙着些许烟雾,被风吹着。也许我此时为你的讲述,就被狂风抛下了山崖,撕扯成只言片语在空中回响徘徊。山崖下面传来“沙沙沙”的声音,那是碎石脱落时的声响,风声渐大,遮蔽了一切,吹得人心中发凉。

不过,这是站在阿梓莎的桥头看到的景色。如果是从那条路的那头驶来,在月光下,只能看到一条条蓝色的影子起伏着。

“那些是什么?”
“山。”
“为什么是蓝色的?”
“因为月亮很暗。”
“我从没有走过这条路,我也从没有见过蓝色的山峦。”
“我经常能看到这些,对我而言实在是平淡得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