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的久了,需要静下来静一静

真的是很久没认真动笔写日志了……

突然想写一些关于资料站的事情。可能是因为最近的简历里又在提这个网站,所以就想起它了。我从2010年6月加入这个网站,到现在已是六年的时间。有人按照我的年龄往前推算,得出我高二就在跟别人合作做网站的结论,总觉得不可思议。说实话,我现在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我大概把我最清纯的那段时光都献给了这个网站,包括这些年认识的朋友也是一样,我们从天真、执着、奋斗,到相互猜忌、冷战、直到分道扬镳,曾经那些看似很八卦很狗血的事情一件一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我也是因此觉得不可思议。

资料站最落魄的时候,每天的访客寥寥数十。可最讽刺的是,现在站上点击最高的内容都是那时候苦哈哈做出来的。而我不知道为什么,随着这个网站越来越壮大,我却越来越不愿对别人敞开心扉,我却不知道该把自己的真心置于何处,我搞不懂什么人值得信任,或者说我已经不再信任任何人。

难道那些接近你的人不都是各有所图的吗?人的相识难道不就是为了散伙的那一天吗?这些话成了我这些年的心魔。

虽然,这六年的从始至终,以及将来的任何一个时刻,我都不觉得重装机兵是一个很火的IP。可我一直都在关注着这些怀旧游戏,包括即将上线的怀旧游戏网。从资料站诞生的那一天起,我们就抱着“做中国最大的重装机兵主题站”的目标,现在我终于靠黄了所有的对手,成了那为数不多的,甚至可以说no.1的重装机兵站。可是,我究竟收获了什么?

——敌人?

——空虚?

——一颗功利心?

不知道我再这样下去,那个即将上线的怀旧游戏网会被我做成什么样。

看别人写博客装逼好开心

突然想起自己也有个博客

我好像很久不更新了

我以前经常更新的

每次更新几篇就会得罪一个人

因为写的都是心里话啊,心里话都很矫情的

不更新就是因为不想再得罪人

最重要的是,我发现没有必要将自己的想法公之于众

我的想法为什么要讲给别人听啊?

别人难道不是拿来忽悠、拿来利用、替自己做事情的么

别人难道不都是不值得相信的么

什么值得买逛丢等爆料网站 淘宝返利/淘点金链接自动转换 不靠谱的教程(雾)

填坑!

本教程主要针对想做类似什么值得买、逛丢、发现值得买等特价爆料导购网站的朋友。

我已经不知道该写什么标题了,如果你真看不懂后面的文,还是放弃做导购网站的想法吧。

继续阅读“什么值得买逛丢等爆料网站 淘宝返利/淘点金链接自动转换 不靠谱的教程(雾)”

认清这个世界,太残酷

坐火车的时候正好碰到学生放假,有人在一旁神侃:

“像北京、上海,最低工资都在八九千左右”
“我表哥在那边,说是买个房子要八百多万”
“在那边干两年,就能买辆八九十万的车”

我就坐在他们旁边,全程安静旁听——倒也不是那种笑而不语的状态。

我是在想,我以前好像也是这样啊,全天性中二病症候群,至少没去北京当炮灰之前,心里好歹还有类似“盼头”那样的东西,那时我确实是这样的。

后来总觉得越想越悲观,就劝自己好歹还是个还没去拿毕业证的学生。可我又该用怎样的眼光再一次打量这个世界呢?我也不知道。人要认识这个世界容易,乖乖上学16年义务教育就好,可是要认清这个世界,究竟还要经历多少事,想想真是太残酷了。

次元的不可逾越性

我在网上以前有个好基友,我自认为非常好的那种。不过他现在好像故意躲着我似的,已经很久没联系过了。关于这件事我以前一直想不明白,我究竟是哪儿得罪着他了?不过时间长了,好像也稍稍想明白了一点。

想想我跟他的关系——本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就是喜欢同一个游戏,年龄相仿,在网上偶然碰到,聊了几句也很投机,所以就认识了。再加上那一阵子都是在玩RPGmaker,所以又凑在一起做了那么一阵子游戏,后来也经常地联联机、打打游戏什么的,没事交流交流人生和理想,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要说这样的朋友,以前也有不少,以前玩红警、流星、DNF,都是到处散布QQ号,加了好多好多好多好友,但那些朋友也都是因为不怎么玩游戏之后,也就散了。

我就是不满于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我还想让它深入发展。于是我就坐火车跑去跟他面基了,幻想着我们有一天能有个共同的事业、能在一起奋斗什么的,当然最好是能在一起合租,没事能吃个饭、扯个淡就更好了。见到他之后,却是觉得跟我想象中的大相径庭,除了那脖子上长了一堆很让我不爽的胡子之外,追求啊、见识啊、思维习惯好像都不太一样,在一起呆了几天却总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人这东西一旦从二次元坠入三次元,感觉完全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似的。

于是,后来我对他QQ聊天的内容就变成诸如“最近找到什么工作了”、“去不去北上广发展”、“什么时候买房”之类的,没事还煽动他“出什么新作品了”、“别总混日子了”之类的话,现在看事无巨细到就好像我是他爹一样。再后来,就变成我不论我跟他说什么,他都不鸟我,再后来就发展到不上QQ了——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想到这些,我也才明白,这就叫“次元的不可逾越性”吧,或许有人成功逾越,但我确实没有成功过。那些网上\二次元的朋友,终究都是那边的,他们不是不能成为你现实中的朋友,但确实很难,因为你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每天接触的人、生活都是截然不同,可能在属于我们的那个圈子我们是朋友,出了那个圈子便很难有交集了,即便有交集,也是强扭出来的,如果没有扭好,扭断了也很正常吧。

说起来,这个域名因为二级域给了资料站,有点不想用了,一直想买个新域名继续写日志。放这么一篇日志做最后一篇也挺有纪念意义的,纪念一下我那些放浪不羁的基情们,也不知道人家以后能不能看到,看到之后还想不想跟我像以前那样连一场天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