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的不可逾越性

我在网上以前有个好基友,我自认为非常好的那种。不过他现在好像故意躲着我似的,已经很久没联系过了。关于这件事我以前一直想不明白,我究竟是哪儿得罪着他了?不过时间长了,好像也稍稍想明白了一点。

想想我跟他的关系——本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就是喜欢同一个游戏,年龄相仿,在网上偶然碰到,聊了几句也很投机,所以就认识了。再加上那一阵子都是在玩RPGmaker,所以又凑在一起做了那么一阵子游戏,后来也经常地联联机、打打游戏什么的,没事交流交流人生和理想,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要说这样的朋友,以前也有不少,以前玩红警、流星、DNF,都是到处散布QQ号,加了好多好多好多好友,但那些朋友也都是因为不怎么玩游戏之后,也就散了。

我就是不满于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我还想让它深入发展。于是我就坐火车跑去跟他面基了,幻想着我们有一天能有个共同的事业、能在一起奋斗什么的,当然最好是能在一起合租,没事能吃个饭、扯个淡就更好了。见到他之后,却是觉得跟我想象中的大相径庭,除了那脖子上长了一堆很让我不爽的胡子之外,追求啊、见识啊、思维习惯好像都不太一样,在一起呆了几天却总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人这东西一旦从二次元坠入三次元,感觉完全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似的。

于是,后来我对他QQ聊天的内容就变成诸如“最近找到什么工作了”、“去不去北上广发展”、“什么时候买房”之类的,没事还煽动他“出什么新作品了”、“别总混日子了”之类的话,现在看事无巨细到就好像我是他爹一样。再后来,就变成我不论我跟他说什么,他都不鸟我,再后来就发展到不上QQ了——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想到这些,我也才明白,这就叫“次元的不可逾越性”吧,或许有人成功逾越,但我确实没有成功过。那些网上\二次元的朋友,终究都是那边的,他们不是不能成为你现实中的朋友,但确实很难,因为你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每天接触的人、生活都是截然不同,可能在属于我们的那个圈子我们是朋友,出了那个圈子便很难有交集了,即便有交集,也是强扭出来的,如果没有扭好,扭断了也很正常吧。

说起来,这个域名因为二级域给了资料站,有点不想用了,一直想买个新域名继续写日志。放这么一篇日志做最后一篇也挺有纪念意义的,纪念一下我那些放浪不羁的基情们,也不知道人家以后能不能看到,看到之后还想不想跟我像以前那样连一场天则呢?

各位重装机兵fans,2016年新年快乐!

提前几天向各位MMfans问新年好!

算起来,这已经是重装机兵资料站走过的第6个年头了,这一年承蒙大家的关照,网站流量翻了几番,新的一年也请大家多多支持资料站!

猎人雷灵

日常站务:

因为网站流量经常超出老服务器的负载,就在刚才资料站搬到了新的服务器上,之前经常发生的月末打不开网站的现象应该不会出现了。

QQ20151227161525 QQ20151227161507

于是,这个博客还有没有开下去的必要呢

每天下班的一小时骑行路上我都会想自己好久没写日志的事情,一路想了好几个月,然后就像现在这样……我这几天一直盘算着弄个耳机,用中国之声塞住一只耳朵,也比整天胡想浪费时间强。

我现在总觉得记性特别不好,以前一直怀疑是生理上消耗了太多的缘故,后来发现不是,好像人人都这样———我有一个同事屏风上贴满了纸条,我感慨,看来事情太多谁也记不住啊,直到一个月之后我发现那些纸条她一张都没换¬_¬

然后我就开始用evernote的提醒功能了,不管是工作还是平时吃喝拉撒,比如有时想起来晚上想调戏一下水xx,就会随手建一个笔记:晚上调戏水xx,再定一个时间。晚上我都赖到床上了,evernote的提醒忽然响了,然后我顿然间意识到老外用日程表、用evernote真是有一定科学道理啊,事情太多真的是记不住。

再然后,我就索性用日程表了———outlook日历,暂时没找到更好的,Google还得翻墙太麻烦。然后就是各种吃喝拉撒睡,外加整日上班混工资,日复一日的我觉得我的记性真是越来越不好了。

时间久了,觉得好多事情终究会忘掉,你似乎没必要非得死命地记住它。譬如我之前一直感慨的我忘掉了我爷爷说话的声音,再比如昨天吃了什么,好像也没啥记住的必要,再比如我现在效力的项目,我刚去的时候,不论我还是我组长blahblah说了一堆雄心壮志,做到现在我们好像只剩下强奸用户+耍流氓了,要不是刻意去回忆,我还真忘了当初我们都说过什么,我对现在混吃等死的现状好像还挺满意的。有时想某些幻想乡同人设定的乡长每一百年就要消除一遍记忆,虽然我非常反感用二次元指导三次元生活的做法,不过这条设定嘛……确实,人一辈子要是记住那么多事情,真的一种痛苦。

于是,这个博客还有没有开下去的必要呢。

不过还是庆幸,原以为整天写软文,我一定不会正常地写日志了,事实证明我还是挺争气的。

Nexus 5 怎么刷 Android 6.0 棉花糖 刷机教程

最新的 Android M 系统已经发布了,手持五儿子的咱迫不及待地刷上了。过程很简单,先去 Google Developers 下载工厂镜像 https://developers.google.com/android/nexus/images,然后找个adb文件包(百度随便就能搜到)把镜像解压到里面,大概如图所示的样子,之后进 fastboot ,装上 N5 驱动(刷机精灵一键解决)运行 flash-all.bat 就可以了。

不过 Google 提供 flash-all.bat 一直有问题,咱还是拿之前刷 5.0 时的代码改了一下,代码如下:

PATH=%PATH%;"%SYSTEMROOT%\System32"
fastboot flash bootloader bootloader-hammerhead-hhz12k.img
fastboot reboot-bootloader
ping -n 5 127.0.0.1 >nul
fastboot flash radio radio-hammerhead-m8974a-2.0.50.2.27.img
fastboot reboot-bootloader
ping -n 5 127.0.0.1 >nul
fastboot flash recovery recovery.img
fastboot reboot-bootloader
ping -n 5 127.0.0.1 >nul
fastboot flash boot boot.img
fastboot reboot-bootloader
ping -n 5 127.0.0.1 >nul
fastboot flash system system.img
fastboot reboot-bootloader
ping -n 5 127.0.0.1 >nul
fastboot flash cache cache.img

echo 刷机成功,按任意键重启手机...
pause >nul
fastboot reboot
exit

把上面的代码复制到 flash-all.bat 就好了。 继续阅读“Nexus 5 怎么刷 Android 6.0 棉花糖 刷机教程”

隔壁即地狱

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去看什么值得买,当然我这种“看”更类似于观察。

我其实不太需要去什么值得买看bug价爆料,因为就个人能力而言,咱在网上淘到便宜货不太难。大不了去淘宝吃螃蟹呗。

QQ20151006080635

我这工作三个月,对面什么值得买有两件事挺让人印象深刻的,第一个是假网站的事,网友在什么值得买的渠道被骗,什么值得买发置顶文保证赔付;另一个是6s发货的问题,其实是掺在之前的招聘帖子的留言里,这几天回去翻翻,那些负面评论也都没有被删。

继续阅读“隔壁即地狱”

上班与上学

以前的我是在用上学的逻辑想象上班吧,上学的时候我比较笃信一句话“不要糊弄自己”,比如那时候想偷懒了,作业里的数学大题不想做了,就会想起这句话,就算一时偷懒清闲了,最终不还是糊弄自己么?也许是因为这种念头,咱学生时代一直过的风光无限(高三除外)

其实我最初上班的时候,也是秉承着这个念头。我从来没想过翘班,也从来不会熬日子等假期,甚至还会主动加个班、回家做工作(我司从不加班)不过后来发现身边的同事都是悠哉游哉的,几乎没人这么玩命干啊?我这才想起来,我的班是为谁上的?我这一天天机械一样的重复劳动不是为我自己做的,我是在为老板做事,我只是为了骗点可怜的工资糊口(还得缴税)既然根本不是为了自己,那么“不要糊弄自己”这种前提自然也就不成立了。

生不由人,死亦不由人

如果不是当初写了点日志,我甚至都忘了我爷爷已经死了多少年。那些年一直活在他曾经的影子中,那时候觉得,如果他没死,我现在完全可能走在另外一条人生道路上吧。

只可惜都熬不过岁月,后来我也渐渐把这些事忘掉了,连我爷爷说话的声音、他的样子都忘了,爷爷生前几乎没照过照片,我也没能留下他太多的影像,所以现在连他的一寸照片我都细心保留着。

所以在我奶奶活着的时候,给她拍了好多照片和录像。

只是没想到她会走的那么快。其实我对他们俩的感情是一样的,奶奶在我三岁的时候得了脑血栓,至今正好二十年,想想一个半身不遂的人能活二十年也是很了不得了。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她会怎么死,譬如死在脑出血、老年痴呆、癌症,或是瘫在床上被各种并发症折磨,没想到最终的结局是心肌梗塞,虽说这种暴毙一样的死法实在叫生者无法接受,然而据说心脏病死的时候没有痛苦。听说她死之后,面容都比活着的时候更俊俏了。

我还是没在出殡前赶回去,虽说我并不在乎这个。我们二十多年一直生活在一起,时常想起往昔的记忆,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为她端尿擦屎,成天陪着她,在一起互相解闷。只可惜那些年我和她还有我爷爷之间的共同记忆,现在也只有我一人独自承受了。

她死后的第三天,我就赶紧把她的床撤走了,我知道父母已经无法承受每天回家看到一张空床,其实我也受不了。夜里的时候,总是觉得屋子里还有她半夜起床在客厅里的走动声,那种脑血栓病人特有的脚步声,之前我有写过。我也时常想起喊她去尿尿的事,也常常想到想起她已经死了的事实,总觉得语噎。

她走了,那位已经照顾了她三年的保姆阿姨也失业了,今年十月一大概只有我一人独自在家守空房了。

想想她已经走了五天,我却连一篇日志都没发出来,真是生不由人,死亦不由人啊。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