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怜

当初很抱怨到处都搜不到山本贵嗣的玉照,总觉得这叫故作神秘,后来才发现,其实山本的照片很早就在一些冷门访谈什么的零零散散地刊载了。至于他老人家为什么自己总是弄一只猫脸挡在头上,估计是觉得自己一文不值吧。

说道一文不值,又联想到山本老色鬼,看了两篇《双枪管魔女》后面的访谈后,忽然发现山本很自怜。

我绝对不是山本贵嗣的fans,因此实在对他的自怜无从下手。然而这种事情如果换位想一下,比如某个人总是在寂寞人之家里写呀写呀写呀的(估计,这里日记的字数比我写的文章还要多),似乎也能想明白一些。人有了一定阅历之后,总会有很多既想说,又自觉不值得一说的话,又知道即使说了别人也不会在乎的话,于是,也只能向自己表达了。

有时侯想,小娟在家里养花养草也养猫,贵嗣先生也喜欢养猫(听说宫冈也很喜欢猫),咱将来找点什么纯洁的东西装点我的寂寞人之家,让我的自怜少一些呢?

=。= 我也想养猫了,肿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