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向的长度

我有在MM圈认识的朋友,很久以前变成北漂了。当时我大一,我对他的决定挺不解的。其实我那时候想,人还是安逸一点好,安分守己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得了。他在北京不容易,没有学历,只能做一些最底层的工作,其实我也窃喜过他曾经的狼狈样。直到后来我也安分不下去了,常常想退学想出去闯闯,而他已经结束了那种卑微的生活(姑且称作历练),跑去了深圳,偶尔会看见他晒一些生活照,除了充实,似乎也比以前富裕了很多。昨天跟他提起了这些,还提到了那一句

这个世界就是以去过多远的地方,见过多少人,来衡量一个人的人生价值

不论对他,还是对我自己,突然之间我们两个对于“未来”二字都挺欣慰的。

回头看看大学三年的生活,突然觉得虽然一路上阻力重重,我却在里面活得那样的忘我。虽然我对我的学校没有任何好感,直到最近还在疲于应对“半行政单位”的那些龌龊事,龌龊的我在自己博客都不方便讲的事,不过转念想想,遇见坏人也未必不是一件坏事,至少我的文理学院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小人,什么是一群小人,人究竟能不要脸到什么地步。

可能我以后的工作注定了我以后永远也不会再遇见这些“可怜虫”,其实我更欣赏的是那些生活在这种污浊的环境中依旧很耿直的人,那些人很多都是教职工,但我一直都以老师相称,就人格而言我非常敬佩他们,或许这才是这个学校给我最大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