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我们却也想不明白

64

只是想到当代大学生,忽然想起来这样的话题。我是很少会对同龄人“科普”这些事情,因为曾经也没人对我科普。我还是坚信“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

倘若真的提起这些,我不知道某些整天除了自拍、自拍、自拍、吃的大学生会是什么反应——惊讶?讪笑?冷漠?从89年6月之后直到今天,我们的政府用实践证明了愚民政策是多么有效。可也从来没有人像如今这样不安、懦弱、多疑、虚伪、暴躁,自私、缺乏社会责任感,那些曾经标榜社会清廉、人心淳朴的70后、60后、老党员们,如今他们也在与这个时代的人同流合污苟且过活,长期的压迫和逆来顺受将这个民族的价值观变得越来越扭曲。

唉,对于这样的民族,难道出路只有逃离这里么?

品牌溢价与期货手机

莫名其妙把金立这手机的广告点开了,于是去看了看——之前对于这种国产手机的关注度不够(我都是当软文和弹窗广告对待),国产机嘛~大家都懂的,什么炒作、抢、水军、欺诈、售后,自古以来的形象就那样,而且我并不觉得金立在安卓机这方面有多少经验。总体而言就是这样啦,最近国内的所有手机厂商都被小米拐坏了,而且我看金立这货居然还有预付200元的VIP预约,拜托,您这是做网游么?掏200大洋先买个内挂么?

一这样说,总有人说我崇洋媚外什么的。我还是比较推崇索尼的手机,当然啦,还没有机会用过,只是有些偏爱索尼那种方形的设计,挺简约的,并且索尼手里握着那么多摄像头专利(不过,感觉三星手里也能有那么一点点)现在除了诺基亚那俩怪物,摄像排老二的也只有索尼了(三星zoom s5出之前,或许)至于口碑么,感觉索尼爱立信的节操值还不错。

至于三星,不太想吐槽,超一线大厂而已,槽点虽然很多,人家就是叫座,街机的地位可不是小米那种说自己几千万几亿部随随便便吹出来的,虽然我自己用的这部500块的低端三星配置低人家一截,屏幕触控还总故障。

iuni

整体而言,像三星和索尼这类国外厂商(算上HTC、诺基亚、LG什么什么的吧)一直在走“降价空间”路线,手机刚出的时候都是贵的吓人,看看三星S5和索爱Z2就知道什么叫发烧配置——以及发烧的价格,品牌溢价空间很饱满。相反呢,现在国产手机都在搞期货,先是各种赔本各种限量,几个月之后再用相同的配置跟那些高端手机竞争,我似乎也说不太明白,通俗点说就是一直都很便宜,你抢不到的时候就是998,等你不用抢了可以正常买到的时候,依然是998(可是此时998非彼时998了)

(不包含通胀以及人民币贬值,这年头人民币对内贬值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感觉天朝的各种奇葩现状都跟人民币疯狂贬值有关联,貌似扯远了)

基本上我们这些普通人能抢到期货手机的时候,也正是三星索尼这些大厂“前”高端机跳水降价,“真”高端机亟待发售的时候。

(不知现在骁龙800的授权费是不是低了,怎么满大街都是800了呢。)

这两种营销策略各有各的好,反正正常来说肯定都赔不了,而且也都符合他们自身的条件。洋牌子在中国向来叫座,也不得不说在很多领域,国外的产品无论是做工质量、营销手段、售后、品牌意识(以及售价=_,=)都很成熟,人家有足够的垄断空间和议价权,在手机这方面表现出来的当然是品牌溢价了。而我们这些杂牌小弟们,没啥历史没啥背景,没啥钱搞科研、做销售(也没钱打官司,不过貌似暂时不需要=_,=)唯一那么一个天才营销还搞得那么畸形,最最重要的是,中国的企业多数都打着“能捞一笔是一笔,坑你一点算一点”的理念在经营产品,丝毫不在乎品牌形象,反正本来也扶不起来了,牌子做臭了?换一个牌子接着捞,捞够了,或者市场已经被大家做臭了,那就不做手机了呗,所以手机现在这么便宜、这么期货、这么无节操,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我一直很同意在某处看到的“中国人最擅长把高利润行业做烂”这句话,但愿华为和中兴这俩牌子能争争气吧,虽然看他们的跟风新机感觉希望十分渺茫。

Terraria PE版杂记

最近这几天(5天)一直在玩,感觉这三十块钱花的比MC要值多了,好久没这样痛痛快快玩游戏了。

整个Terraria PE版对比PC版削弱很多,不过咱并没有玩过PC版,只是对比一些视频,像一些要打四五分钟的BOSS在PE版上一两分钟就能搞死了,毕竟HP和MP照PE版都减半了。不过,TR的PE版改动真的不算大,大概搬来了PC版的60%的游戏元素(当然,不包括肉山后没开)因为咱觉得肉山迟早会开的。

先慢慢研究着,不过无论多么好玩,也终究有点玩厌了,人是总不能把自己圈在游戏中的。

闲笔

好久不更新写作札记分类了,其实不是因为什么都没写,虽说生活已经是非常穷忙了,可是还是有时间胡乱写点东西的。我的Evernote里压了好几篇零零散散的小说,因为暂时没办法穿缀成篇,也没啥必要往外发。这次打算写点书信体的中长篇,像我这种似乎生来不太会写传统小说的人——总觉得很束缚,还是搞我那些散文不散文、小说不小说的东西吧。

Terraria(泰拉瑞亚)登陆亚马逊应用商店

terraria

唉,我的安卓游戏站已经不开了,有点后悔,感觉自己或许也应该时常关注一些关于登陆大陆的游戏情报,虽说我并不爱玩某些公司的烂游戏。

昨天漫游Kindle Fire商店的时候发现Terraria终于登陆亚马逊了,好激动,当初只是在Nexus 7的Google Play上耍了耍免费版就被吸引得不得了,这游戏跟MC齐名,而且我觉得安卓版的Minecraft因为自身限制(256*256的地图,目前版本还没有红石(加上红石电路估计ARM处理器都得跪))感觉MC没有泰拉瑞亚好玩。

反正我已经充好钱去买了,真无法想象在8.9寸的kindle fire hdx上玩泰拉瑞亚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

亚马逊应用商店:Terraria

所谓定数

前两天摸到一本季羡林老爷子的随笔集,老爷子说他有个“三不原装”,其中有一个是“不锻炼”——锻炼身体不该作为必胜追求啦,人生最重要的事是工作啦等等。我当时想,老头是不是被谁刺激到了,怎么单单纠结起锻炼这件事,总之我是不太同意他的这种说法的,正巧我最近在跑步减肥,跑了一个多月,肥肉都结实了好多,感觉很好啊。

不过这句话一直留在我脑袋里,人究竟想通过锻炼改变什么呢。最近跑完步都要压压腿,我曾经练过几年武术,腿部韧带相比普通人来说松很多,原以为压上一个月的腿就可以像以前那样用脑袋碰到脚尖(我以前甚至可以用下巴碰到脚尖),然而这一个月的实践证明:似乎没什么长进。我忽然想起小时候练武术时,教练逼着我们做了那么多年的仰卧起坐,肌肉却一点也没长出来,倒是在青春期荷尔蒙旺盛的那段时间,虽然没锻炼,却也长出了好多肌肉。如果到了激素水平下降的那一天,肌肉还会萎缩吧,我们虽然总是想着改变命运,然而终究逃不过定数,想想还是绕回到季老爷子的逻辑上了,还是珍重时间,好好工作吧。

虽说,锻炼也可以是工作的一种。

Kindle Fire HDX 8.9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重装机兵各版铃声

我发了微博也没人鸟我,就那样吧~

发到这里,可能会存在更长久一些。本站站长刚刚抽风整理出了各版MM、MS的效果音,反正适合当信息提示音的我都弄出来了。铃声设成“お尋ね者との戦い”或许太俗,不过把信息音设成“宿屋”、“Level Up!”,或者吹个军号,可就不一定了吧,感觉还挺好玩的。

下载地址:MMZLZ.NET 百度网盘

安卓机直接塞到notification文件夹就行,各类均通用。某些手机会提示转换格式,请选否,不然会被转成wma造成文件名全变成???

LAH制作月报(3月)

汇报LAH进度,就不多说废话了(说起来肯定又没完没了)

上个月把一周目的地图画完了,所谓一周目,就是马多+厄尔尼诺+码头+阿梓莎以及附近的地图,画着画着忽然想起传送系统还没有做。

LAH(Lose and Hunt,这里正一下名)没有传真,也没有传送机,传送系统将会用“商队护送系统”来替代,每个城镇(或附近)都有驿站类的地点,玩家可以在这些地方(瞬间)移动到其他城镇(总感觉类似于热血传奇的传送师呢)

继续阅读

中国人为什么爱抢手机?

抢手机

中国人喜欢抢,干什么都抢,就是人人有份的事情,他也要抢。中国人喜欢楼道放闲置杂品、院内私搭乱建小屋争抢公共资源。开车抢道,上公共汽车抢座,坐火车和飞机要抢先上去放行李才落座。

我把那个标题放到Google里搜了搜,搜到这么一段,就索性转来吧(反正也不知道原作者到底是谁)

虽说“抢”的历史源远流长,不过“中国人为什么爱抢手机”这种话题居然还没人讨论,社会科学家们你们死哪儿去了?我是真不愿意认同鲁迅所谓的那套“民族劣根性”,在我看来哪个民族都有劣根性,人类也有人类共同的劣根性,干嘛要那样贬损中国人?可事实是——

现在这种物质条件充裕的年代,小米卖火了,于是手机厂商连带他们的祖宗十八代都开始“抢”的政策,满世界都是8核千元级,满世界都是骁龙800两千元机,就是买不到,你TMD能怎么整?剩下一群小白被玩得整天跟我讲8核怎么怎么好,你自己的手机多少钱抢来的不知道,就算是期货手机,那个价位段能有好手机么?

既然现在都不算缺钱,而且电子产品的价格年年走低,大家就好好滴你买我卖就不行么?事实证明,对中国人就是不行。就算物质资源不匮乏,中国人就是超喜欢“抢”的感觉,管它市场乱不乱,什么良性循环恶性循环,所谓民族劣根性便是如此吧。

读书时想到的

我呀,到了这种年龄,整天读的也只有一些情情爱爱的东西了。人类文明演进史就伴随这些东西,那些我搜仰慕的名人名家,他们的作品也莫过于描写男女之爱(男男之爱、女女之爱,省得有人也来抗议我233)你想去否定它,你否定得了么?

可我又不止一次想否定感情,一方面觉得美好的故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总是美好的,另一方面又觉得那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像这样,每每看完这样一本书,都要这样想一次,想多了就觉得自己好可怜,即便不是生来如此多疑(是后天培养的),就这样跟人生最美好的一种体验(至少大多数人这样想)划清界限,是不是很可惜?可我还是不以为然,即便我会时常想念我爷爷,我也从来不认为爱情值得我倾尽一生。

别人也许对将来的人生有所期许,我却越来越觉得人生也就这么回事了,就像一场可以随时停止的旅行,内心的空虚感有时候是无法形容的。我越发想找到一些精神支柱,作为继续活下去的依托,可是又很难找到,因为我好像什么都不相信,只好每天煞有介事地喝喝茶、做做饭、一个人呆着,好像在修行似的,或是做一些能让我集中精力的事情,以便暂时忘掉这一切(但我并不喝酒)

于是把怨念寄托于虚无,时常幻想如有来生,我一定要托生在一个没有纷争的家庭里,最好只有父母两人,既没有爷爷奶奶,也没有多余的亲戚,父母二人最好有稳定的营生,有点小钱,相敬如宾,生活清清静静,我小时候能过得无忧无虑,有一群成天带我疯玩的朋友,最好漫山遍野地跑,而不是在教育体制内做什么尖子生,最好还要有个女孩子,虽不是青梅竹马,但也要两小无猜,供我培养对女生的爱慕感……

倘若这样,这种胚芽长大了也便只是一个凡人吧,有一群能喝酒唱歌的哥们,有一个成天吃醋发情的女朋友,有一个像是熬时间的工作,时时想着买房买车,怎样发财,虽然没什么大追求,却也在这世俗人间悠游自在。其实我是有多么羡慕这种人生啊,只可惜早在人生最初的那几步,我就走上异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