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游戏盒

老男孩游戏盒

搜索

街机玩家的高光时刻,曾跟女友双打被围观,如今只能独自玩模拟器

老男孩游戏盒原创286期 作者:霸王蟹 校订:小雷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本人@霸王蟹 游戏生涯里所经历的一些难忘时刻。

记得在PS年代我有个朋友非常喜爱《洛克人X》系列,还问我为什么不玩这个游戏,我当时回答自己是RPG和SLG死忠,对动作游戏不太感冒(其实是打不过),结果他却回答我:“其实我还是看你当年在红白机上玩《元祖洛克人》那种行云流水的操作才喜欢上这个系列的!”这句话让我大为震撼,原来自己在别人眼中竟还有过这样的高光时刻?

街机玩家的高光时刻,曾跟女友双打被围观,如今只能独自玩模拟器

但是印象中我一次也没有打通过《元祖洛克人》,最后还是在模拟器上开了无敌才将当年的课给补上的。多年后偶尔打开这个游戏,依然记得BOSS击杀的最佳顺序和一些操作技巧,心中不知为何泛起淡淡的自我感动。

记得小学、中学大多都是在街机房中度过的,那时非常羡慕别人能将某个游戏完整打通关,像当时流行的《1943》、《快打旋风》、《三国志》我其实也曾喜欢过,奈何囊中羞涩,从没尝试过一币通关。

街机玩家的高光时刻,曾跟女友双打被围观,如今只能独自玩模拟器

某天街机房突然出现了一台有点冷门的街机《Michael Jackson’s MoonWalker》(迈克尔杰克逊的月球漫步者),因为本人是迈克尔的死忠FANS,因此对这款游戏产生了特别的兴趣,且这台机子玩的人相对较少,于是那段时间每次去会去将币投给这个游戏。

街机玩家的高光时刻,曾跟女友双打被围观,如今只能独自玩模拟器

说真的这,街机版《月球漫步者》难度并不大,我用了半月左右时间练就了一命通关,那时每次投币都能引来一众伙伴们的围观,那大概是我游戏生涯里的第一次高光时刻了。

街机玩家的高光时刻,曾跟女友双打被围观,如今只能独自玩模拟器

街机厅的《街头霸王》也是我喜爱的游戏之一,只可惜作为穷学生,并不敢将手头仅有的币贡献给《街霸》,因为有不少“高手”专等你投币前来收割。直到后来世嘉MD和SS也出了《街霸》系列,才有机会跟几个朋友挤在家中修炼。那时候觉得格斗游戏总有一种心手合一的境界,对方的任何动作都会触发自己手上的条件反射,仿佛是《龙珠》中的自在极意。对于高手来说应该不难,但动作苦手的我而言极为难得,多年以后依然对那种感觉念念不忘。

街机玩家的高光时刻,曾跟女友双打被围观,如今只能独自玩模拟器

在家打游戏的好处就是不用花钱,且选择还很多,虽然卡带价格高,但当时小伙伴之间都会交换卡带玩,俗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总有机会玩到新的高质量的游戏。记得FC时代能够背版并一命通关的游戏有《双截龙2》、《赤色要塞》、《古巴战士》、《怒3》、《沙罗曼蛇》、《七宝奇谋》,很意外的是玩得最久又很喜欢的《魂斗罗》从没尝试过一命通关。

街机玩家的高光时刻,曾跟女友双打被围观,如今只能独自玩模拟器

交到女友后有次逛街机厅,看到《死亡之屋》好像很有趣的样子,还记得那个大型射击机台一次要投两币,豪砸了一大堆币的两人情侣硬是靠堆币打通全流程,引得后面一众单身狗的围观喝彩,也算是一种另类的高光时刻吧。

街机玩家的高光时刻,曾跟女友双打被围观,如今只能独自玩模拟器

说实话玩游戏实在是件非常快乐的事,本人的人生目标之一就是直到生命尽头都要保玩乐心,多年以后觉得这句话做起来太难了,毕竟为了玩你就必须舍弃其他东西。当年与你一同泡街机厅《三国志-吞食天下》、一同并肩作战《魂斗罗》、一同在寒暑假研究《霸王之大陆》的朋友如今早已不知所踪,他们结婚生子、照顾家人、打拼创业、加班社畜,可以坐在一起静静玩游戏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自己独自敲打模拟器,所有的高光时刻却再找不到人来分享……

街机玩家的高光时刻,曾跟女友双打被围观,如今只能独自玩模拟器

不过,只要回想曾经与游戏度过的时光,不可磨灭的玩魂之火在胸中燃起,再次踏上新游戏的孤独旅途,就像一首诗所描述的那样:

我与比尔兰斯并肩摧毁红色猎鹰的基地

我到过仙灵岛如雾似幻的荷花池

我手握罗特之剑击败破坏神希特

我在霸王之大陆逐鹿中原

我手持神圣洗礼的鞭子讨伐杜古拉伯爵

我制衡光暗击败过暗闇之云

我见证了阿尔戈尔太阳系梦幻的千年史

我的人生没有一片遗憾

街机玩家的高光时刻,曾跟女友双打被围观,如今只能独自玩模拟器

笔者:霸王蟹 玩龄超三十多年的老蟹壳一个,喜欢尝试所有的游戏类型及题材,最喜欢的游戏系列有【最终幻想】【勇者斗恶龙】【女神转生】【SRW】【使命召唤】【战神】【恶魔城】

本文原标题:作为游戏玩家,还记得你经历过最难忘的那些高光时刻吗!?

本文来自投稿,喜欢经典单机游戏的大佬,如果你也想投稿快来撩我们呀!

本文由发布于:2022年05月24日

+1
如果文章写得不错,就打赏一下吧?
赞赏功能已经撤下啦!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