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游戏盒

老男孩游戏盒

搜索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老男孩游戏盒原创303期 作者:小雷

前两天《重装机兵:狂野西部》(也就是重生第二部)宣布停止开发了,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感到多么吃惊,毕竟依照前作的水平,个人对这个“狂野西部”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原本想在当日就写篇文章吐槽一下,但酝酿半天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后来花了好长时间理顺了一下的思路,总结出一句话来:三十年过去了,《重装机兵》中国玩家梦想中的那款游戏,终究还是没能得到啊……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不知道还有多少朋友记得“真・世紀末RPG、誕生”的宣传PV,里面有一辆红狼战车行驶于孤寂的荒漠之上,这个宣传片是2017年10月发布的,算起来也可以当做是《重装机兵XENO》系列诞生的标志了。掐指一算五年时间弹指一挥间,这五年分别诞生了《重装机兵XENO》、《重装机兵XENO重生》和《重装机犬》三部游戏,这三款游戏的口碑玩过的朋友心里都懂,没玩过的可以去网上随便搜搜,大概也都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其实《重装机兵XENO》刚出的时候小雷的内心还没什么波澜,虽说当时常被人调侃为什么容量不足2GB的大作、“重装捡箱子”之类的,甚至还有玩家砸盘,但与后来的《重装机兵XENO重生》相比,这一切都只是大巫见小巫。毕竟《重装机兵XENO》这一代还是中规中矩的回合制游戏,虽说删掉了城镇总让人有些不爽,但剧情流程好歹够玩三四十个小时,战车改造系统也还算丰富,而且还有多周目可以刷装备,总体体验还至于很拉胯。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到了《重装机兵XENO重生》,关于这个游戏的槽点那可谓罄竹难书,这款游戏几乎就是各种半成品堆砌而成的产物——首先是半成品剧情,删掉了很多《重装机兵XENO》很多原有桥段,让本就干瘪的剧情更加空虚,有些剧情你甚至都不需要做完即可通关,感觉剧情在这个游戏中简直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其次就是《重装机兵XENO重生》四不像一般的即时战斗系统,看似可以走位,但你根本无法通过走位躲避任何攻击,也无法使出ACT游戏中常见的连击、防御、闪避等动作。游戏中商店系统的设计也十分拙劣,完全没考虑到平衡性,刚开始就可以买到接近最强的装备,官方还保留了一个改造发动机出售刷钱的漏洞,仿佛就是为了故意提高玩家体验一般。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个人一直觉得,国内的《重装机兵》玩家真的有些很傻很天真,他们对这个游戏的诉求明明非常简单——因为大多数玩家都是玩着三十年前先锋卡通汉化的FC版《重装机兵》长大的,所以大家都只是希望有一个现代版本的“FC重装机兵重制版”罢了,除此以外别无他求。

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愿望,三十年间官方制作组置若罔闻……不过说到底,出现这种情况似乎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重装机兵》的玩家群体跟大多数经典主机游戏玩家一样,并没有多么特殊,大多数都是通过盗版入坑,因游戏素质转化为粉丝,多年以来不离不弃,然而这样的粉丝对于游戏本身而言并没有多少意义,看销量就明白了。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以《重装机兵》为例,三十多年以来这款游戏的主要面向群体就是日本游戏市场,虽然也有过《沙尘之锁》、《重装机兵XENO》之类的进军欧美,但也都是小打小闹。作为游戏制作商,衡量一款游戏成功与否,销量就是万中无一的硬道理,中国玩家对于日本本土游戏市场的贡献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我们也不会在日本游戏论坛、社区等为这些游戏提供任何热度。如果我是游戏商,我要制作一款游戏,放着眼前的日本玩家不管,为什么要去在乎远在千里之外的中国玩家们的想法呢?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除此以外,即便像《重装机兵》这般小众的游戏,玩家群体内部也十分分裂。说到分裂,很多人会想到正版党与盗版狗的论战,实际上事情远没有这样简单,《重装机兵》这个游戏的内部分裂其实体现在话语权上。

就好像前些年西方的朴实价值、女拳、素食主义等进入中国后会有许多公知争相解读一样,《重装机兵》本质上是一款面向日本RPG玩家发售的游戏,曾一度是宫冈宽担任游戏设计,由山本贵嗣负责美术的游戏,游戏中包含了很多日本制作人独有的趣味,体现游戏里的方方面面,例如当年《重装机兵2》随机的角色名中就引入了很多《勇者斗恶龙5》主角名称,这主要是因为当年宫冈宽也曾参与过《勇者斗恶龙》的设计,碍于语言障碍这些文化元素中国玩家是很难读懂的。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类似这些细致末节的游戏文化,大部分普通玩家几乎无从得知,也不会过于感兴趣。毕竟对很多国人而言日文大字不识一个,更不可能都拥有那么丰富的游戏储备。

普通玩家想要的其实只是一个符合自己直觉的游戏,像《重装机兵》这种童年回忆色彩浓厚的游戏,中国玩家在意的无非就是红狼复活、跟尼娜善始善终,或者是希望游戏中加入更多酷毙狂拽的赏金首,希望战车超改能够更爽一些,最好能改出那种一回合99连发的逆天武器,再或者多弄出一些5星、10星装备,或是难10、难100的多周目难度,好让自己在刷刷刷的时候更有快感。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显然,这些普通俗不可耐的想法在一些高端玩家、核心粉丝看来简直就是一种亵渎——像《重装机兵》这种内涵丰富、命途多舛,拥有正传、外传、异传,时间跨越三十年的经典游戏,你怎么能对它抱有如此粗俗的念头呢?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以上的种种,大概也只是这个小众游戏圈子每天都在上演的种种争论之一隅。

说实话,有时候我会为自己是一名《重装机兵》粉丝而感到悲哀。中国游戏市场那段特有的历史造就了我们独有的盗版文化,似乎天然会遭到国外游戏商的无视甚至鄙视。即便一些国内玩家压低姿态,嘴上说着补票,或者以补票为交易祈求官方制作一款他们梦想中的所谓《重装机兵重制版》,可这种声音无异于投石于大海之中,似乎官方根本就听不到。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另一方面,对于有能力、有渠道在日本社区活跃的少数中国玩家,他们的梦想或许是让自己的所言、所想、所感更贴近一名日本本土玩家,普通国玩那些俗不可耐的愿望他们自然会嗤之以鼻,又怎么会把这些信息讲给身在日本本土的游戏制作商们听呢?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所以仅在《重装机兵》这个小众的游戏圈子里,你会看到一个神奇的现象:官方制作组对于游戏的规划、创意、想法,国内玩家似乎从不买账;而国内玩家的渴求,官方似乎也从没听见过。结果就是,国内玩家为了新作“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官方制作组为了销量“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真可谓逆向奔赴了。

一位《重装机兵》玩家30年的哀怨:我们想要的重制版,终究没能得到

今天的文章是随便写的,算是个碎碎念吧,大家不要自行对号入座。只是有些莫名地感慨,毕竟我也曾喜爱着这个游戏,随着《重装机兵:狂野西部》停摆,就如同标题所说——我们梦想中的《重装机兵》,终如流沙逝于掌心,怕是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本文由发布于:2022年06月12日

+1
如果文章写得不错,就打赏一下吧?
赞赏功能已经撤下啦!

发表评论

欢迎来到讨论版,这不是修理店的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