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云中的生活

一转眼我也是有四年网龄的网民了。感觉这几年在网上的生活一直在变,空间、贴吧、论坛、博客等等,自己从网络里了解到太多该知道和不该知道的东西,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对一些事大惊小怪的了,也不再刷各种各样的东西了,我算是已经有了固定的网络圈子,倒是希望以后的能更平静一些。

感觉我在网络中的影子也常常出现在现实生活里呢。

话说这日志是我用双拼写的,前一阵子本来打算放弃自然码双拼了,可是自己又太喜欢双拼打两个字母的节奏了,没事还是偷偷换回去,现在看打双拼的熟练度已经比以前好多了,虽然还是不怎么熟= =#

我要优化网站!

优化!!!!!!!!

都以为一个站点那么好维护么,光是这个网站规划我就想得焦头烂额了,我恨不得直接写一个sitemap那样的首页,可是,怎么可能那样干呢……当初是哪根脑筋不够用,非得那leiling.org的二级域名做站,就为了省一个卖域名的钱。模板也都不如意,为啥看那些模板用到别人的站上就是怎么用怎么顺,到我这里就是怎么用怎么不顺眼?还有一大堆没填的坑,侧边栏总是不知道到底放些什么………………………………………………………………………………………………………………………………………………………………………………………………天啊,要疯了啊…………

关于汉化组的二三句

我知道MM2R有两个汉化组,我还知道2R的两个组之间很不友好,而且我更知道与其说两个组不友好,倒不如说两个人不友好,至少在我这方面,我知道克蓝娜德·凌对爱新觉罗·朱一直有气,我所能听到的单方面解释是当初克蓝娜德·凌还是一个小白的时候,曾经被爱新觉罗·朱狠狠地鄙视了一次,就是这么多,就因为这,我们亲爱的凌就踏上汉化的不归路了,值得么?

而让我来气的不是我当初替沙虎写的那个ms1有酬汉化启示被爱新觉罗朱和小浩鼠骂了一顿,而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组之间还是一副有事也要斗、没事找事也要斗的架势,有意思吗,还让这世界清静清静么,这就是种族歧视么,这就是种族优越感么,这就是优越感么,优越感么,么?

水蚤:也就你们这样在乎这么一个烂游戏。

对对对,明年赶紧筹备筹备,改名,避嫌。

最近主流媒体有议论政事的了

自从平南王下台之后,这网络貌似变得开明了一点(开明了?)

斯巴达之后,我订阅的那几个私人博客也有人发表过文章,表达的基本都是不太信任的思想,我个人也不太相信这个13亿人口的国家想搞一些大动作,是否就是换一批领导人就能够达到的?

总之我也持不信任态度。

对了,忽然想起爷爷生前对李克强总理却是抱有很大好感的(好感度超过温宝宝)。我家老爷子是忠贞的共产党员,至少在第三代领导人那会儿,他每每都在晚上一边喝酒一边看新闻联播,一边指着电视里的领导人们骂个不停。到了第四代,却常常跟我夸李:

“他以前就是咱们辽宁的省委书记。 ”

“你看他多年轻? ”

“才五十几岁就爬到了那个位置,将来一定是当总理的料。 ”

只可惜老爷子没能活到今天啊……

蓝尧:呵呵

我是反复告诫蓝尧,珍爱智商,远离百度贴吧,他就是不信。我说:搞个小圈子自娱自乐就完事了,你以为你是普济众生的精牛么,重装机兵吧离了你难道就不转了?可他xx的就是劝不动了,劝动了也还是不死心,我便纳了闷,吧主是金蛋银蛋把你迷成这样,存在感略娇傲。

看来这智商果然被拉到P民级别了……

不过,说起自娱自乐,忽然想起冷轩的那个群了。轩儿前一阵子被重装机吧新血液“秀优越感”来着,我就潜在他的群里,看得那叫一个欢乐。于是乎轩儿终于在卖萌中学会中二了:

冷轩 22:49:25
雷灵    在不在哦
呼呼
猎人雷灵 22:54:31

冷轩 22:54:42
呼呼
求 重吧    历史
猎人雷灵 22:55:10
啥历史?
重吧  那些让人觉得 好的东西
呼呼
猎人雷灵 22:55:35
没有
那是个无可救药的地方
冷轩 22:55:52
无药可救…
你接着说
猎人雷灵 22:56:14
无可救药啊
冷轩 22:56:13
就和你说的一样 黑历史
没事 说说 就行了
我有用
统计一下
猎人雷灵 22:56:30
你得问我具体的啊
冷轩 22:56:31
呼呼
你随便说呢
猎人雷灵 22:56:59
太多了 真不好说
冷轩 22:57:19
那你就 说重要的么
我真有用
猎人雷灵 22:57:51
不是 你得问我啊 比如哪方面的
重吧那么一堆人 怎么可能都说了
冷轩 22:58:22
主要是 吧主  小吧主  刚上任的 呗
他们的行为 举止
做事  的 公平性
猎人雷灵 22:58:40

yamazaki ryusa就在我群里 就不说了
冷轩 22:59:19

猎人雷灵 22:59:33
就是 松下花见
愚昧青春嘛 就是个中二愤青 偶尔会神经兮兮地跟你说话哦 搞不清楚他的大脑是怎么运作的
冷轩 22:59:42
他是谁
重吧的什么
猎人雷灵 22:59:49
现任吧主啊
冷轩 23:00:04
他是吧主?
猎人雷灵 23:00:05
前一阵子重吧不是人民大起义么 不是民主了么
吧主什么的 早换水了 像咱这样的 已经被淫民推翻了
冷轩 23:00:29
松下花见?
原来是谁 ?
名字叫什么?
群里 原来不是这名字啊
猎人雷灵 23:01:00
yamazaki ruysa啊
反正我们经常改名字=。=
冷轩 23:01:20
她原来叫啥呢
猎人雷灵 23:01:33
大混蛋的火大了
冷轩 23:01:51
他和你 很熟吗?
关系有多好?
我想 在重吧  扯扯淡
不知行不行
猎人雷灵 23:02:32
当然不行
冷轩 23:02:42
为什么呐
猎人雷灵 23:02:51
那个 你嘴里的扯淡 是啥意思?
冷轩 23:03:15
说说事实
猎人雷灵 23:03:24
啥事实?
冷轩 23:03:35
说说 重吧 多 么 腐蚀
从上到下
从里到外
猎人雷灵 23:04:21
=。= 你讲得清么
冷轩 23:04:33
我就问你啊
猎人雷灵 23:04:49
你是不是被他们那张虚伪的脸庞 给刺激到了?
冷轩 23:05:00
没有 刺激
他们可以挑事
我也想 挑事
群里的人 都想 去重吧  说说话呢
猎人雷灵 23:05:31
这不还是被刺激了?
冷轩 23:05:45
好吧 是是是
雷灵
你就说说吧
猎人雷灵 23:05:54
那里有啥好的呢?
冷轩 23:06:06
就是喷 喷 他们 重吧
他们的吧不是大家的
他们  永远都是他们
猎人雷灵 23:06:21
你要是喜欢贴吧 可以来mm2吧说话
冷轩 23:06:37
知道咯 知道咯
猎人雷灵 23:06:45
算了 像我们已经懒得跟他们争了
冷轩 23:06:48
我想要重吧 见不得人的事
猎人雷灵 23:06:56
你说——
冷轩 23:06:58
你就告诉我呗
我用用
猎人雷灵 23:07:12
见不得人的事?倒也没啥 都挺正常的
你说——像我们哪个不是白天忙死的人? 我是没工夫去扯那个蛋
冷轩 23:07:40
你咋这么让我费劲……

你不是 挺能说的么
说呗
猎人雷灵 23:08:25
问题是 这几个小吧主 除了能装人 自我感觉稍良好以外 倒也没啥啊
他们那张虚伪的脸庞 我是早就看烦了
冷轩 23:08:53
嗯嗯 就是 洛基 还有那个  异日   貌似 是脑残
洛基 就是基佬
还卖萌

还 装姐
简直 就是一人妖
猎人雷灵 23:09:35
要不然 我能是他们的一位时常挂在嘴边 却不熟的人么
跟你说 除了在贴吧公共场合以外 我不想跟他们发生任何关系
冷轩 23:09:38
就是就是啊  不熟啊
哎哎哎
猎人雷灵 23:09:51
不熟装熟呗
你如果不认识我 不觉得洛基跟我的关系很好么
没劲=。=网络就这样 扯蛋而已
冷轩 23:10:16
知道咯 知道咯
猎人雷灵 23:10:22
不用理他们 那个贴吧 他们喜欢就交给他们好了
冷轩 23:10:43
你说说 重吧 黑历史
我要发遍整个贴吧   和网站
猎人雷灵 23:11:07

然后 把屎盆子扣到我脑袋上?
冷轩 23:11:10
重吧  那个  腐朽的贴吧
嗯 是的是的
我不会说你  哎
猎人雷灵 23:11:33
我说 你能不能多用手按按你的脑袋?
好让你的情商灵活一些
冷轩 23:11:36
你咋这样 想我的…
我说了 我不会
猎人雷灵 23:12:05
发那些破事 有蛋用?
冷轩 23:12:04
哎哎哎
不是你想的 那样哦
没用  就是闹闹
闹着玩
他们喜欢玩
我陪他们 玩
猎人雷灵 23:12:23
我可以保证 你能热血沸腾地跟那帮流氓骂一夜
然后 第二天 蛋用没有
冷轩 23:12:38
噗….
没事 没事
猎人雷灵 23:12:45
那个群里的 叫谜之风的 就是你这型号的
冷轩 23:12:46
我知道 糜之风
他很好玩
呵呵呵
猎人雷灵 23:13:07
=。= 譬如  出去骂了一圈 爽得要死 然后栽赃我
冷轩 23:13:08
我知道他
猎人雷灵 23:13:10
是啊  很好玩啊
冷轩 23:13:29
我怎么会栽赃?
猎人雷灵 23:13:31
好玩的 我都想坐飞机过去踢他一顿
行了 不跟你废话了
冷轩 23:13:38
你是不是 不相信我?
雷灵 哎
你貌似 还不是不很相信我呢
我不会栽赃   我不是那种人
猎人雷灵 23:15:07
你要是有那功夫 不如去资料站搬运点材料
扯蛋 有蛋用?
冷轩 23:15:16
你又不是不了解我
猎人雷灵 23:15:18
有蛋用??????
冷轩 23:15:22
我就气氛
气愤啊
猎人雷灵 23:16:02
是啊 我最一开始不就是说 你有点被刺激到了
冷轩 23:16:09
是啊 是啊
被刺激了
看来 你不愿意帮我 透露 重吧 不好的东西
那就算了呗
猎人雷灵 23:16:54
等你什么时候 能练到我这副德行  看见他们明明心里恶心得不得了 脸上也什么都不表现出来
就好了
冷轩 23:17:15
呼呼…
猎人雷灵 23:17:31
你那行为 打个比方 就是我两三岁时干的事情
所以 我当然不帮你了
冷轩 23:17:35
那好吧…   他们究竟 是怎么了?
呼呼
猎人雷灵 23:17:45
刷刷存在感呗
冷轩 23:17:48
那好呗
知道咯 知道咯
猎人雷灵 23:18:00
新吧主上任 要装一下
没听过 新官上任三把火么
冷轩 23:18:15
知道了
猎人雷灵 23:18:21
就算装一下别人看不到 他们自己能看到 心里不就爽快了?
冷轩 23:18:23
重吧 没救了 啊
猎人雷灵 23:18:28
是啊
冷轩 23:18:25
没救了
算了 不说了
你忙吧
猎人雷灵 23:18:45
像我们在的时候 他们说我们鄙视小白
冷轩 23:19:13
知道咯 知道咯
猎人雷灵 23:19:24
=。= 现在呢 我不鄙视了 轮到他们了
所以说无可救药 
你呀 别总小人对小人
你应该装君子
冷轩 23:19:42
我懒得装
猎人雷灵 23:19:44
就当昨天被两条狗追了
冷轩 23:19:45
好无聊
好吧 好吧
知道咯 知道咯
猎人雷灵 23:20:09
那就当俩泼妇骂街被你听到了 不就好了?
冷轩 23:20:21
好吧 知道咯
猎人雷灵 23:20:30
你要是那么闲 还不如来我大资料站
冷轩 23:20:37
你忙你的吧…..
好吧
知道咯
猎人雷灵 23:20:45
顺便 还能知道点mm的常识
如果你真的很喜欢mm的系列的话
好吧 我忙了
冷轩 23:20:57
哦哦

那还是半年多以前吧,我在腾讯微博上被冷轩留言了(宣传他们qq群的广告),当时咱很好奇,什么人能想到到腾讯微博上宣传mm群呢?于是也带着优越感进他们群了。也可能是太久没加纯白级别的qq群,那个群的氛围忽然让我想起咱当年还是个小白的时候,进第一个沙尘之锁群时候的样子——倏地发觉网络中有这么多跟自己拥有相同回忆的人,好感动好感动啊!于是就在那群里留下来了,可能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发觉我所谓的优越感居然这样不堪一击。

至少,现在才发觉不是人人都能做好专题类的独立站点。想爬到一个领域的巅峰不容易,可是想把那颗巅峰的心送回平地,这才是真正不易。

【写作课作业】“人性”“莫言”——《透明的胡萝卜》文化评论

前言:

这只是咱用一个小时糊弄出来的写作课期末作业。
事实上我读书从来不爱想书评这类东西,读了爽了才是重要的,名著什么的如果不符合我的口味,还未必去看呢。如果那作者特别喜欢“装”的,咱基本上就直接扔书了。莫言这本书嘛,我花了一节写作课才看完(我从来不听写作课),之所以读了下去,就是因为想知道“接下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故事呢?”,这也正契合了莫言的讲故事吧。说实在的,从《蛙》到《透明的胡萝卜》,越来越欣赏莫言了。
这作业多数也是凑字数,虽然1000字散文对我来说简直是轻松+愉快,多数也都是违心的话,譬如对于寻根作家的希冀,这不是拆我自己的台么——像事妈儿似的,你自己不也是啥都写不出来么=。=以及等等。
这就是一篇作业,所以这文就这样共享了,倘若你也需要应付无节操的大学作业的话,直接复制去吧——既然大学课程这么没节操,咱也不反对以没节操攻没节操。不过,直接复制下来,投稿、参赛什么的就免了,倒不是我在抬高自己这破文,主要是我知道这种事情总是阴差阳错地就发生了,唉唉,这灵梦的节操啊……

透明的胡萝卜 莫言

《透明的胡萝卜》是莫言从他小时候的经历为素材创作的一篇小说,就犹如网络中铺天盖地的分析,那个黑孩儿——落寞、隐忍,他并不会说话,但是他对着历史讲出了存在于那个时代的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苦难——他都讲出来了。因为作家的生平原因,莫言的作品更多在影射上个世纪的中国,无论是针对现实还是针对意识形态,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黑孩儿的确是一把钥匙,至少他能帮助你打开“莫言”这两个字。

然而,黑孩儿这个人物形象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他是属于私人的,是莫言的影子,而且他只属于那个特定的年代——上个世纪50年代左右,我们也只能从黑孩儿那张深邃的黑洞洞的眼睛中窥到属于那个时代的苦难,至于更多的,却未必能窥见。正如许多人阅读《透明的胡萝卜》时的感觉,我们似乎有些许同情、感触,然而更多的则是不解与困惑。我们边读边问自己,莫言为什么要写这样一部作品,为什么要塑造黑孩儿这个人物形象?直到读完了,回过头来回味把玩,却还是寻不到答案。

我看到网上有很多人试图分析黑孩儿这一人物形象,有人把他针对菊子的一系列举动归结为“性萌发”,有人把这种隐秘的情感归结为母爱,然而大多数的分析都以不解与困惑而不了了之了,所以有人评价莫言是那种“从来不按套路出牌”的作家,由此可见一斑。

莫言的许多作品以及他作品中的诸多细节都是无法解读、无从下手、甚至是不可理喻的,可以说带有浓厚的神秘主义色彩,正因为如此,他被扣上了从南非文学传来的“魔幻现实主义”的帽子,因为魔幻现实主义的取材注定了它不可捉摸的特点——然而莫言评价自己是“一个讲故事的人”,这一点值得人钦佩,我觉得他对自己的评价很客观,他觉得他自己仅仅是讲了一个故事,并不是要刻意去影射什么。

所以,莫言也在诺贝尔领奖词中说道“文学的价值就是没有价值”,这很客观,那些整日想着创造“有价值”的作家未必能写出有价值的作品,这一点在这个流行“无病呻吟”的年代显得更为突出。不过,这毕竟涉及到人们对于文学的定位与理解,人与人的观点不同,似乎也没什么好争论的。

莫言有被称作“寻根文学”作家,对于莫言这种习惯从民间故事汲取素材而言的人来说,这种名号无可厚非。莫言的故事往往带有大地的气息,说白了便是一个“土”字,许多寻根文学作家也都具备这个特点,喜欢单纯地记一些农村的事、乡下的事,然而在于这个时代,是不是有些脱节呢,是不是缺乏一些现实意义呢?

更为重要的是,我觉得中国的寻根作家不仅要追寻文化的根,譬如从我们的基层人民生活发掘素材。寻根文学还有另一方面的内涵

——那便是寻找人性的根。仅以莫言为例,我们看莫言身处的年代——诚然,他的前半生经历了文化大革命,那是一片人性和文化的沙漠;然而他的后半生正在上演的是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的物欲膨胀,精神空虚,这依然可以说这是一片人性和文化的沙漠。我倒是希望这些寻根作家能够多在这个时代“寻根”,能够创作一些属于这个时代的黑孩儿,甚至是属于全人类的黑孩儿。

希望我们不要一直活在这个“人性”“莫言”的时代中。

双拼学习,放弃!

几天前想学学双拼,提高一下我还算可以的打字速度,我拼音打字生稿能稳定在80、90左右,熟稿最快120,我是写作爱好者,高中三年一直在不停地写,不停地打,打字速度自然是没话说。

我学的是自然码方案,自然码方案也的确很优秀,尤其是那个部首的辅助码,虽然google拼音什么的并不支持那功能,不过在中国居然有这样创新的点子,真是不容易。之所以不想练了,的确是因为太影响日常生活了。

毕竟现在每天都要打许多字,不论是聊天、写文章、写博文……打开电脑,哪儿有不需要打字的时候?除非你说“我买电脑就是为了玩游戏的”,好吧,当我什么也没说。我总觉得我要抽出很多时间来适应自然码双拼,至少得三个月吧,这有点太耽误工夫了,难道你没发现我最近连日志都很少写了么?这回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常写博客——因为不想打字啊,在身边和网上问了一圈儿,会盲打的人并不算多,既然自己拼音打得还可以,还是别练新的输入法了。

不过,学双拼还是有点收获的,至少我的指法有了一些改观,以前右手的食指担负了太多键位,现在改标准了许多;再比如右手的小拇指开始打qaz了,以前我都是用无名指按的;之前总是用左手食指去够y键,现在也改回右手了。只是p键我依然用无名指打,总觉得实际操作中右手小拇指只是常打p键,小拇指的精准度太差了,还是继续用无名指错下去吧。

提速版眼保健操

记得前一阵子不是说有个新型的“翻白眼教程么”(偷笑)查了一下,那个其实又是我大天朝网民的娱乐精神。

翻白眼教程

不过,眼保健操的确出新版的了,最大的变化就是增加了揉风池穴和耳垂吧,别的也稍稍有些变化——我是没赶上,记得在初中老师就总是抢眼操时间讲课,到了高中我们自己都不做那玩意了(都是好好学生呦)

因为初中的时候总是趴着写作业,只露出一个眼睛看书,搞得我右眼轻度近视,所以平时有事没事就得按按眼睛,这毕竟是一种预防措施,谁都不想四眼撒~

用高中的智力水平来理解眼保健操,才发现那玩意真的有些用处。比如揉天应穴,揉久了晴明穴的确有酸胀感,四白穴揉久了,晴明穴也会很舒服,至于轮刮眼眶——那个就是神器,只是我一直没怎么适应按太阳穴,我还是喜欢头痛的时候按它。想想小时候,总是找不到四白穴——倒霉孩子揉了多少年的脸蛋子=v=别的穴位找的也不怎么样。不过,之所以找不到,也是因为那时候“年轻”吧,整天坐在电视前打游戏机也没关系,现在用一会儿电脑就得很刻意地去放松眼睛,即使引以为傲的左眼,不也是no more 5.2了么?

至于这个话题,还是最近上一节英语课的时候想到的——那天我跑日常眼保健操任务,貌似听到了电钻的声音……然后我忽然发觉,自己这是在做眼保健操?我怎么觉得这是在拿俩电钻在钻眼睛呢,玩命似的按……唉,人长大了,脑子里整天都在想如何面对几年以后变态的快节奏生活,不知不觉连眼保健操都“提速”了。

财务报账

好像很久没提这件事了……

目前已到第二十七张毛主席的进度……还不算我买2r和双枪管魔女的400多。

还有两周结课,还有三周元旦回家 oh yeah!好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