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鞋

QQ20150224222621

好不容易淘到一双好看点的跑鞋,昨天还被我“暴力”刷坏了,在网上查了查,貌似又不是所有的鞋都可以拿鞋刷子猛蹭……有些金贵点的鞋,拿百洁布擦擦就好了,干嘛那么玩命刷呢?幸亏我只是蹭了这么一次,要是再蹭几次,这几百块钱就算是彻底报销了。想想之前自己还买过一双Skecher猪头层皮的鞋,其实那种东西用海绵蹭蹭,或者用喷点翻新喷雾就行了的,我当时傻呵呵地刷了一年,目前已经硬得像纸壳一样,那次路过专柜还特意在同款面前摸了一把,无知的后果就是败家啊。

宫冈宽的希腊神话世界

前两天翻希腊神话的时候看到了戈耳工系,也就是蛇女美杜莎分属的那个系,忽然想起了MM,不是有个戈耳工炮眼么?记得在MM2里掉绯牡丹火神炮来着,想想那东西一头的炮筒倒也真像美杜莎。

说着,又想起一些关于涅墨西斯的事情,话说老色鬼宙斯为了追求报复女神,将自己变成一只天鹅,叫爱神假装追杀自己在女神面前卖萌,也有传涅墨西斯躲避宙斯的时候变成了天鹅,结果还是被老色鬼给上了。不过无论如何,天鹅这东西是少不了了,谁知道MM2里的天鹅镇跟这有啥关系,死忠们一直认为天鹅镇取材于诹访大湖的天鹅游船项目(我没记错啥吧)话说,究竟是“死忠们”还是“死忠”还说不定呢,考究这种东西想想也真没啥意思。

因为我现在改主意了,抱着希腊神话对着自己的游戏生搬硬套,跟一些厂子整天做三国水浒各种游的行为,其实都是殊途同归的吧?

安卓平板HD、Pad日常应用盘点(2K级、视网膜级)

原本想在酷安做个应用集,不过忽然发现那功能半年前就已经关掉了。安卓平板找到个能用的HD应用不容易,用过猴板的都明白……

另外,因为笔者目前使用的是Kindle Fire HDX 8.9,所以主要推荐适配高PPI的应用(像京东HD就可以滚犊子了,只支援到1920)虽然是2560*1600的分辨率,但是PPI跟其他的一些,比如小米平板、Nexus 9、昂达台电高标板等其实是差不多的,所以个人认为此推荐也适用一些所谓“视网膜”板子参考(除了比例不一样)

由于笔者的Fire已出手,缺了一些图没办法补充了,望见谅。

继续阅读

LAH制作日志(2月14日)

非常感谢你依然关注着这个项目,刚才翻了翻以前的日志,又是一年,真是一年又一年……

之前一直没更新,是因为经常顾不上做这玩意,不管是忙还是闲,确实没啥做的动力。加之自己对MM的爱啊真是快燃尽了,一直想着早做完早滚蛋。隔壁的重装机兵零的测试视频又出来了,画面很棒叫人很吃惊,当初银狼管我要水蚤的乘降+SV的系统咱没给他,因为实在是对“坑神”没啥好感,现在看来——唉,看看人家那动画弄得,你真的就是没技术啊⊙﹏⊙

说上面的话主要想表示,目前LAH正处在各种偷工减料和敷衍了事中,我会尽个人最大可能做完这个游戏,以保证咱在实习前能抽身出这个圈子。当然由于确实做的没啥诚意,如果游戏不好玩,你们尽可以随便骂我,我保证我能假装没听见。

重装机兵LAH

剧情方面,目前已经做完了霞大姐的剧情,可以参考一下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已经做完第十五章了。另外,游戏中加入了一些插画,在此非常感谢画师水蚤的辛勤劳动,插画非常利于烘托剧情氛围,虽然都是一些黑白的(因为加上上色成本太高了)出于成本考虑,可能只会插几幅,不会太多。

游戏系统基本也在收尾和测试之中,LAH中的游戏系统还是非常多的,除了个人一直很推崇的刷卡领赏金、MM乘降,还有诸如怪物图鉴、邮件、二维码、世界地图、包括每个镇子都会有自己的地图、在郊外和迷宫里显示所有能领导赏金的怪物名单、可以在大地图上快速移动的传送系统等等等等。虽说这些系统都没啥技术含量。

重装机兵LAH

二维码和邮件系统还在制作中。邮件系统是之前那个剧情系统改来的,在之前LAH第三回测试视频里有人注意到正片部分那个很奇怪的东西,那个就是先前的剧情系统,我一直想加入一个拥有上帝视角、对主线剧情有所暗示、并且能够对游戏数据有干预的系统(养成系统?)不过鉴于策划略复杂,也有人质疑这东西是不是加了还不如不加,现在已经决定删掉了。其实有人也看得出来,我只是想对小时候玩过的一些国产精品致敬罢了,比如幻想三国志2里的帝苑系统,轩辕剑4的天书系统。

至于二维码嘛,只是利用咱的网站对游戏进行的补充而已,增加一点线上和线下的互动。

有时候玩Touhou,身为玩家看到STAFF单里写满ZUN的名字,突然觉得好崇拜ZUN。不过一些同人作者拿着网上搜来的素材,用“素材来来源自网络”一句带过之后,在STAFF里各种标榜自己,别说打声招呼,连一句感谢的话都不想说,这种行为也真是叫人理解不能,个人崇拜还有没有够?我想说的是,LAH无论有多烂,也不会做这种事情(虽然我偷了6R上一个人分享的电车素材……)LAH的制作离不开我的各位朋友的支持,尤其是水蚤叔叔,最近帮着做了很多脚本和美工,还有其他的很多人,在此就先不提出感谢了 😉

我是来逗闷子的

大半夜无聊搜自己,结果搜出这么一堆玩意,看得我各种高潮……然后觉得自己的记性真的不太好了,连ID都记不清了,夜贵族和夜神月完全是两个人好不好……另外时间是12年10月份左右,刚刚入学,我记得我12月的时候烦得差点退学来着,你们啊……

QQ20150214020337

得,我直接爆干货得了

你说重装机兵是什么,其实我眼里的重装机兵跟你眼里的重装机兵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就好像有人看到一个新的写作群开了,跑进去贴了一圈官方设定和背景研究,然后根本没人看;另一边,某位刚学会卖萌的小同学在微博那边拿童年回忆啊、经典怀旧啊的段子玩得相当high(@猎人雷灵)这游戏就是这么一个东西

重吧三巨头里,某某某一直顶着个马甲在管贴吧,上班空当喝喝杯茶,刷刷重吧,看看众爱卿又在秀逗什么,喷两句秀秀优越,反正老子战斗力+智力+权限爆表,大不了送你10天,你又耐我何?

另一只,也是顶着个马甲在管贴吧,整天看谁好玩就逗逗谁,看谁不好玩也去逗,好玩不好玩也就是那回事,游戏啥的好像八百年玩了……喂,我是在哪个贴吧当吧主来着?

还有一只,几乎不认识,整天刷刷DNF,刷刷那叫啥来着,反正老子当初也不知怎么就当上吧主了,删了好几年的帖子好烦好烦的,还得被骂……

大概我心目中的三巨头就是这心态了,猜的。当初贴吧闹事的时候,对面组织(貌似除了三巨头以外的人都能称作对面组织吧233)还弄了一堆什么反三巨头联盟QQ群,估计在他们心里这三巨头指不定怎么算计着他们,想着怎么清光他们,保住自己的位子呢。不过事实上是——这三只悠哉的很,大概都是在看戏,而且还是分开看,其实我也在看,因为某些居心叵测的人(没错,就说你呢,你这个渣渣)总想撺腾着我赶紧去应战啊,咱们也弄个吧主群啊,顺便从我嘴里套一些三巨头的口风啊,blahblah~~

总想着内幕内幕,这世界哪有那么多内幕?像那些朋友圈刷屏文,内幕=你吃的羊肉里兑了鸭肉,我说这就是内幕,然而你偏不信,那你不还是整天下馆子+发朋友圈+不亦乐乎地传谣么?我那时候也想不明白这群人究竟是咋想的,究竟是闲的、闲的、还是闲的,估计是智商真的没发育完全。包括我自己,我当时刚入大学,上个网都费劲,整天被学校溜得像狗一样,我晚上哪有那么多心思整天捉摸你们?你们是我亲爹么?

其实推翻三巨头那种事说白了不就是人惹出来的么?三巨头当了那么多年的吧主,强权、没人性、垃圾、龌龊、不是人……了那么多年都没出事,偏偏2012年出事,还不都是人闹出来的?想当初贴吧来了若干游手好闲之人,整天在别人的帖子里水啊水啊水啊水,都水成了名人了,想想我们这么脸熟,吧主们好歹赏个脸撒,纵容一下我们撒,我们在帖子里也没少拍您的马屁啊~结果,热脸贴到冷屁股上了(某高冷帝:我岂是汝等屌丝所能取悦得了的?)一个置顶就把你们封杀掉。遂怀恨在心,小仔,让你tm装B,看老子召集人马踏平你的贴吧。想想这展开就跟职场小说似的,我估计对面的工作可是没少做吧,发展到最后我发现一堆我见都没见过的人也在骂我——这就是天朝的网络水军啊,想想像咱这种刚刚性成熟的愣头青有幸能被中国水军们的铁蹄踩上几脚,唔……真是弥足珍贵的经历(我记你们一辈子

当然,这也少不了某只胖穷矬的Loser一通狂吠的功劳,从那以后迷之风给咱好好地上了一课,以后别在网上逮着个可怜鬼就当基友。

然后呢,其实某某人喝的那杯茶、某某人逗得那群跟班小狗、某某人每天需要删的帖子,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吧?反正据我所知,三巨头不是当吧主早就当够了,就是当烦了,还有就是完全不在乎这吧主的位子。当时表现的不动声色、不声不响(水军们:还在各种YY中,好高深的样子)其实背地都在看自己的戏,比如说看看人性的丑恶、小丑的心理、屌丝的心态啥的,所谓人间观察者也。咱不知道水军们当初想翘掉这仨吧主花了多少心思,你们最好也是悠哉悠哉的,不然要是知道这“内幕”这么简单,估计鼻子都得气歪了吧?

不过咱当时的想法还是比较中二。咱那时候是想,为啥重装机兵吧就不能像口袋妖怪吧啥的,我们的讨论好歹也专业点啊?好歹研究研究官设,哪怕是YY点靠谱的东西,整天红狼红狼的有够么?这种想法当时还被人总结为“恨铁不成钢”(233),当然我现在早就缴械投降了。另外,站在吧务这边也不是没有理由的,TMD三巨头当了这么多年吧主,我啥时候见他们整天发帖自标自榜,拿贴吧当他们家热炕头,出门进门还得有人膜拜,还得有人叫大哥、大爷,前辈前辈的一声喊着?怎么你们几只水军,一没资历二没贡献,就想着出来充大鸟?不过,吧主毕竟就仨,屌丝可是一车一车的,咱这种跑偏的想法注定了咱的悲剧命运。反正咱这人就这风格,三观跑偏+死心眼,到现在也是这样,爱咋咋地。

暂时喷完了,关评,最后送自己一句:珍爱生命,远离大学生。

当一切皆成往事

IMG20150127130707那天抽空回老家看了看,已经拔得填得面目全非了,图右原本是一片大沟,现在完全填平了,哪里还有大沟的样子。至于咱以前写的长鸳什么的,消失掉了,已经运永远留在咱矫情的文字里了,永远地。

最近北票(唯一的企业)矿务局也倒闭了,一下子弄出来好多失业群众,这原本就是个经济不太景气的地方,人们好不容易因为棚户区改造、回迁房、住房补贴小发了一笔,最近又遇钱紧,过年上坟连来我家买黄纸都东挑西条、东讲价西讲价的,烦死个人。

记得咱在锦州的时候那里有过“寒衣节”的说法,人们也烧纸,那帮卖黄纸把寒衣和纸钱统统打包到一个袋子里,在街边画出一个区,整整齐齐地摆着,下班的人们路过就随手买一个,干干净净、规规矩矩、井井有条,从来也没看到因为这点玩意儿讲价什么的……

想想,这鬼一样的地方究竟还有什么好呆的啊?以前还惦念着家乡的那些“童年回忆”,如今就连这点回忆都被连根拔断了,那么我为什么还要回来?故乡啊故乡,既无其表,又无其实,像一个空洞的外壳,内里装着我们这些无家可归者失望的企盼。我可不可以说自己也见证了一个中国乡村精神依托的毁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