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家乡

我不知道在我爹眼里,我是不是像一个在大城市住了几年的“暴发户”一样,我常常向他抱怨我们家乡太小,没有大型商超,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商场都没有。前一阵子家乡终于开了一幢中央商场,然而像回力那种品牌居然也堂而皇之地租了一个店面,我觉得这种事情简直太可笑了。然而我爹说,他承认我说的对,但他并不觉得老家有什么不好,至少,他住得很舒服。

我一直没在意他所谓的“舒服”究竟是什么,直到我过上了天天路过天坛,却总在意入门的那十五块钱门票的生活。我在外面住了三四年,似乎一直不愿意逛当地的公园,我那时候在锦州居住,门口有一个小区自用的公园,大概就是一个花坛、几个石凳、几块破铜烂铁组成的儿童乐园的地方,我经常在入口远远观望——我从没有进去过,我总觉得那地方不属于我,我作为一个外地人进去,会不会遭到当地人的白眼,或者他们打心底不想让我进去,他们在心里问:他是谁,为什么来用我们的公园?而我总在想这些,不由得觉得尴尬。在我老家,我不仅逛公园,而且往里面随意丢过东西,我践踏过草坪,甚至是撒尿。

我也是才明白我爹所谓的“舒服”究竟指什么,虽然刚刚我还为老家扣上了一个穷的绝望的帽子。最近常常在半夜醒来,并且在乍醒之时问自己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有一次我问自己,究竟何时才能活完这一辈子,就好像刚刚玩完了一场游戏一样。梦想那种东西,大概也只有在梦里能找到了。

我以为外企是我以为的样子

有人说我总是不更新日志,我最近是真的觉得没什么好写的。

我目前在一家特卖网站任职,所有参与网站建设的都是不差钱的主,而我作为一个实习生(前某某站站长),明明知道这个网站出了什么问题,却根本没人在乎我说的话,就好像我喜欢整天变换着姿势在他们面前刷存在感、360°各种挑战他们权威似的——我也真是毙了狗了。

我之前刚来北京,对这个地方似乎太过于乐观了,包括对于外企的期望。我原本以为北京是一个靠能力吃饭的地方,只要你肯干,或许你真能闯出些什么;还有外企,原本以为是那种平等、朝气蓬勃、有好多年轻人、有着各种创意和冲劲儿的地方。事实告诉我,我以为的都错了。难道是我太高看我司了?或许有人的地方都一样吧,我之前还说过,我司和文理学院或许没什么本质区别。

我发现“我以为”这类事情早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自从初中毕业之后,我的人生观就被不断不断地被刷新:我没上高中之前,我以为高中时我以为的那个样子;我没上大学之前,我以为大学是我以为的那个样子;现在工作了,我以为工作是我以为的样子,但事实上,越来越失望。

估计在人生接下来的路上,这种颠覆还会不遗余力地向我袭来。

远方的远方

重装机兵2

我刚来北京的时候,就觉得这边的生活过于虚幻,后来参加了高大上的工作,一直发誓我司应该是我在北京找的最后一份工作了。没来北京之前,觉得北京就像万金油一样,觉得北京的互联网产业简直是高不可攀,来了之后,只想说三个词“just so so

同事们几乎都是三十出头,聊起天来总有不可逾越的代沟,他们在这边有房有家,甚至都生孩子了,而我根本都不敢想象能在这边安家,或者,把青春贡献给这种像人肉搅磨机一样的地方?(仅仅是为了当一个网编?)

之前我看有人把我写的“忘不了的人”的一段歌词拿来当个性签名,其实那时候我对“远方的远方是何方”的认识并不深刻——

小时候在老家时,我们家到街里大概1.5公里,我一直觉得特别远,还经常打车过去;后来去锦州上学,从我家到学校大概7公里的路,天天骑自行车通勤,老师们都觉得特辛苦,我也一直这么骑过来了;现在在北京,住处离工作单位14公里,来回一趟60里地,大概是从我老家到我们县级市的距离,每天要骑两个小时。而我已经被磨得没有任何理想和感慨了……

估计,我也不会在这里呆太久吧?

少年所见的帝都原风景

psb

已经在北京生活了一个月有余了,回想第一次来的时候,被人山人海的火车站足足吓到了,现在天天骑行经过那里,却也觉得稀松平常——人流还是不够多啊,比更多还更多是多么多呢?人的下限就是这样一点点被刷新的,记得刚到某三线城市时被那里中央大街的人流也吓到过,结果在那里骑了两年的自行车,又经常感慨三线城市的中央大街怎么这么萧条啊(一种矫情到欠扁的嘴脸(〜 ̄△ ̄)〜)

现在非常恋家,不知为何变得如此恋家,就好像二十多年了都没恋过似的。常常想每个礼拜都想回家看看(有双休日)就算跟父母吹一会儿牛逼也好啊。上次跟父母吹“每天下班都会路过二环内的6层旧居民楼前,小公园里,看见一帮农村山炮模样的老太太出来跳广场舞,我忽然明白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诈骗老人的事件了。因为我每次看着这群二环老太太,还有他们的楼,就好像看见了钱袋一样——他们住的可是七八万一平的房子啊!”

来北京的人都会沮丧房价如此之高,我之前也是如此,后来看开了。房价就像一场游戏的入场券,如果你连房子都买不起,你又有什么资格参与这场只有精英和大佬才能玩的游戏?不是你的东西争来的只有烦恼,反正父母早就把在老家把房子购置好了,我的其实早就有了,还不止一个,人好像总得知足常乐?

父母觉得年轻出来见见世面也好,我也这么觉得。只是常常由于究竟是留下来还是走回去,这两条路哪条其实都不容易。

我爹跟我抱怨,八月又是各种随礼季,这种熟人绑架在一线城市就很少存在。有时候我也会想起文理学院那群职员,整天吃饱混着无所事事,今天你阴我一下明天我阴你一下,我认识的好几个RP不错的老师都被他们挤兑走了。对比一下现在身边的同事,才明白为什么北漂那么苦还是有那么多人来,因为这边的确是一个你努力就能得到认同的地方。

说了这么多,其实才想起来,最初只是想感慨一下帝都的消费水准就是高,二环以内到处都是大行,还有一帮踩代步滑板车的。这种风景线在我们那个土鳖地方是见不到了。

Surface 3 信仰图

之前口口声声说没必要对Surface 3太过兴奋,显然只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当Surface 3行货发布的那一天,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卖掉了Surface Pro,那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囧Orz

目前Surface 3已经用了一个多月了,各方面感觉都挺好,一直想写一篇3代的测评,却又苦于受众太小写了也没啥意义。不过,谁让咱现在是某非知名网站的实习编辑呢,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不写测评简直暴殄天物。

目前测评已经发到了某非知名网站上 Surface3测评:当Surface 3遇上Windows 10 我自己留几张图充值一下信仰好了。

QQ20150730100801

继续阅读

雷池

前几天把博客小标题改了改,“好久不见了!OK!真怀念那时啊,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其实是MM2汉化版加西亚寄来的信的台词。那天猛地想起来这句,忽然感慨现在与过去的界限究竟在哪里呢?其实我只要坐着火车回到老家,就能得到所谓“过去的生活”了吧,明明是唾手可得的东西,却又似乎永远跟你无缘了。

就好像重装机兵在好多人心目中的地位一样,你现在随时都可以玩到,然而,又有什么用。

北票和北漂们的京沈高铁

京沈高铁吧

我也是来了北京之后才开始关注京沈高铁的,现在想坐高铁必须从锦州倒车,锦州的车站太偏离,而且去锦州的车并不是绝对的方便……

谁不想让高铁修在自己家门口呢?

在wikipedia上查到了关于京沈高铁专线的事:从2009年开始规划,一直被拖延至2014年,期间遭到过北京朝阳区居民的抗议,受到过北京政府的冷落……我不是想搞地域攻击,可一想到北京三环内那群土著的嘴脸,又各种想骂。

前两天媒体一个劲儿炒东三省GDP垫底的新闻——人口从黑龙江流向吉林,从吉林辽宁流向大华北,产业转型乏力,穷得连人都留不住了。记得当时习大大还在俄罗斯开峰会,刚刚开完就跑到吉林溜达了一圈。我看到这些只是想笑,原本我是各种讨厌北京,想回老家,之前回去了一次又感到悲哀,因为在老家实在没什么混头。

今年老家的矿务局彻底破产,满大街都是被买断的失业人口,就好象又回到了2000年……街上卖麻辣烫和卖服装的小店多出了一倍,我们家做了十多年的生意,却在今年被这些“新人”挤得快做不下去了。还有房地产,完全崩盘,到处都是些卖不动的鬼城和烂尾楼,30w就能买一百多平还算不错的房子,看着这么一个直径不过5千米的小城,我真不知道它的出路在哪。

其实我也不知道京沈高铁对于辽西北究竟会有什么意义,难道是方便我们这群人回家探亲了?也许会方便更多人口从这里流失吧,未来太飘渺谁也说不清。

Nexus 5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拧巴的北京房价

20150222_162601000_iOS

前两天整理iPad屏幕截图文件,找到这么一张年初截的关于自如友家房子的图片,我对这个房子的印象挺深,虽说总觉得性价比不高,可房子的格局的确是有情趣,5平米的小单间还弄出个阁楼,链家的这个代理真有点意思。

我从去年就开始关注自如友家的房子,印象里他们的整租房少有跌下3K的,合租房也少有跌下1K的。不过自打今年年后楼市震荡,自如这边涌现了好多2K出头的整租房和1K以下的合租房,这总让人怀疑帝都的房价是不是真的降了。

然而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四处打听了一下,像是四环五环之间的房价都涨到了3W多,相比二线楼市略疲软,三线各种烂尾盘,帝都房价依然高歌猛进ing。不过,卖房的在涨价,租房的却在降价,这种拧巴的关系总让人对帝都的楼市浮想联翩,这算不算楼价泡沫的一种表现,如果北京房价继续这样拧巴下去,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小小地震荡一下呢?

虽说还可能是楼市下行导致大量房源闲置,租房房源猛增的原因。不过无论震成什么样,都跟咱没关系啦,就算震到7.8级,我在这干一辈子的收入能买的起二环以内的一套卫生间么?

不是最后一次更新的更新

前几天闲在家里特郁闷,最终还是决定把资料站的烂摊子收拾一下。目前网站结构算是能看了,点资源下载可以下资源,点攻略资料可以查攻略,虽然目录不像之前那样放在侧边栏上,不过相关内链都给的很全了。至于音乐和小说那些页面,早就不想更新了,不过删掉又怪可惜,就那么放着吧。

现在网站最大的问题是,之前由mmzlz.net变zzjb.leiling.org的时候,网站所有中文路径的图片都乱码了,也就是说2013年以前的图片好多都无法显示(那时候没经验才会干这种事,后来全都是英文路径了)修复方法是有的,就算我不懂技术方法,出苦大力也能修好,只是目前真的没啥心情修复这个问题,包括我自己博客这边也遭遇了这个问题,一直拖着。等工作告一段落再说吧(比如说过年的时候?)

顺便,昨天填了个坑,把机甲幻想的那篇完全攻略草草写完了。现在我欠下的好像只有mmsh的那篇了,继续慢慢填?

重装圈的网站关的关,失踪的失踪,也许这个游戏真的要过气了。我也真的不想再把精力都放在一个冷饭游戏上,有时候“爱”的力量真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不过即便资料站就这么半休眠飘在网上,我也不会关掉这个站。所以,这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次更新。

另外,也真心希望那个被神隐的网站能够回来。

读不懂的人生

yuanfang

自从两年前办了走读,我好像一直春风得意至今,期间也很少发那些抑郁症一样的文了。回头看看这两年,日子过得确实挺安稳的,平日里就是折腾折腾网站,花了好多心思在重装机兵资料站上;在学校就是听听课,有时候也是半听半看闲书,虽说自己几乎没逃过课,去图书馆看看前端开发、计算机网络,虽说看的也是一知半解;在家里就是自己学着做饭、干家务、买东西,学着那些基础的生存技巧,似乎过得自得其乐似的,虽然也有烦恼,但毕竟都是些小事。

可是这种生活终究还是结束了。当我真正开始找工作的那一刻,我才发现我还是把人生看得太“想当然”了。

先前一直想转行到IT开发行业,想从事Web前端开发,可是直到今年开始学习javascript才开始犹豫,我似乎天生缺少对编程的灵感,有时候连单纯的复制都有些困难,像自己这种感性思维极其发达的人究竟适不适合纯coding的工作,我究竟是应该做一个懂计算机的文案,还是做一个文艺的三流程序员?

原本以为编程这种东西,自己学一学,或者去报个班冲刺一段时间,以后就可以稳赚大钱。最近沉淀了好多,不论考虑到程序员青春饭的问题,还是自己究竟对编程有多么大的爱,有多么大的灵感,都开始动摇了自己先前的想法,人生的意义难道只在于赚钱么,而且还是赚快钱?

去北京也是一样。这些年把北京想得太万金油了,总以为去了那里,就会有数不尽的飞黄腾达的机会,我也有很多朋友闯了出去,现在过得至少比曾经好。可是现在的北京已经太过于饱和,留在那是不是一件太过于困难的事情(或者说烧钱、烧青春的事情),以后又该何去何从,会打一辈子工么?我暂时也想不通。

还有成家。我之前一直坚持独身主义从未改变过,这半个月疲于投简历、面试,还被一家工作室辞退了一次,每天回到空空如也的家,忽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一切都要自己独自承担,甚至连一个面对面倾诉的人都没有。虽说自己可以跟父母通电话、跟朋友、以前的老师通电话,可是挂掉电话之后,你又变成了一个人,面对一个静悄悄的房子,还要一个人入睡,一个人辗转反侧,做思想挣扎的无力状。这个时候我是多么希望能有一个人来帮我分担一下。之前总听到有人会在北京的地下室哭,我那时也想哭,可真是欲哭无泪,我有的只有无奈,对生活的无力、无可奈何,最后只好疲惫地睡去。

将来究竟要去哪里,是在那个人肉搅磨机里沉浮,还是回到安乐窝;之前去留学的目标究竟有没有意义,我甚至想过是不是回老家弄个小买卖,或者坐个班,一辈子做一时凡人?自己的事业究竟是什么,自己的爱究竟在哪里,不论是爱的人还是爱的事,突然间好迷茫。

我曾经对在小县城、小职位上的人不屑一顾,对于同样在人生苦海中挣扎的人出言不逊,现在看来那时还是太年轻了,真的不懂得生活的辛酸。对于那个曾经对人生想当然的我,如果我有伤害过谁,只想真心说一句: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