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搬家问题

前一阵子总想迁主机,因为衡天在国内的虚拟主机也不贵,而且还协助备案(主要还是我想要百度联盟)

最近觉得还是别那么着急,美国主机还有半年多时间,迁移这种事情年末做就可以,不缺这几个月的。

500 Miles away from home

小娟&山谷里的居民 翻唱
不仅因为这首歌是小娟唱的,这首美国民谣本身就很好听~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如果你错过了我乘的那班火车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你知道我已经走了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你会听到一百里外飘来的汽笛声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一百里,一百里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一百里,一百里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你会听道一百里外飘来的汽笛声

Lord, I’m one, Lord, I’m two
上帝,过了一百里,过了两百里
Lord, I’m three, Lord, I’m four
上帝,过了三百里,过了四百里
Lord, I’m 500 miles away from home
上帝,我已离开家五百里

Away from home, away from home
离开家,离开家
Away from home, away from home
离开家,离开家
Lord, I’m 500 miles away from home
上帝,我已离开家五百里

Not a shirt on my back
我衣不遮体
Not a penny to my name
我身无分文
Lord, I can’t go back home this a-way
上帝,这条路不能让我回家去

This a-way, this a-way
这条路,这条路
This a-way, this a-way
这条路,这条路
Lord, I can’t go back home this a-way
上帝,这条路不能让我回家去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如果你错过了我乘的那班火车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你会明白我已离开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你会听道一百里外飘来的汽笛声……

新浪乐库-离家500英里 

酸谷手记-散文

最近散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都在想,改开长篇散文的坑了?后来想,散文就散文吧,能写完就好不错了。

最近在码头镇的三章,貌似都是在说废话(对于一部分人)。在第二十四章,我本想把蒲公英炸弹那段移到前面,毕竟如果是按照时间发展的顺序的话……可是改了几次,都没挪,心想但愿我的读者们能发觉——咱已经写不出小说了,还是按照散文来评价我的作品吧,这样我貌似能轻松不少……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吼吼吼吼~hohoho~

有一只猫在角落里抽着烟

曲 mm3-エコーズ・オブ・アンノウン
词 本人

有一只猫 在角落里 抽着烟
有一片雾 像散不尽 的思念
有一块屋 檐遮不住 的黑夜
有一双眼 却什么也 看不见

它在看那 流星滑落的轨迹
它在月下 一条狭窄的猫影
它在抽烟 吞吐不尽的无语
它在思考 它什么也想不清

就这样 躲在角落里面吞吐
就这样 躲在角落里面吞吐
就这样 独自默无声息地哀愁

等待着 秋风去扫净那落叶
等待着 思念去驱散那黑夜
等待着 下一个的屋檐与明天

我把我的生命 献给了过去
我把我的梦想 送给了明天
我唯有带着疑惑 在角落里面吞吐

谁来告诉我 我的寂寞与无奈
谁来告诉我 为何在这里等待
谁来告诉我 哪里 有看不见的未来

瘦了么?

刚才照了照镜子,忽然觉得脸颊凹下去了一点,是瘦了么?平时没有照镜子的习惯,我邋邋遢遢的生活方式,常常是把床弄得很整洁,对自己却漫不经心,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洗澡——不想洗了,总是觉得抽不出时间,回家再说了。

我的大学实在没有太多让人顺心的,大概是一如既往的平淡,还有寂寞,外加一些疲惫,因为疲惫,心情便总是处在低落的状态中——这明明是常态吧。 至于瘦没瘦的事情,回到家里父母一定一眼就能看出来,似乎连称都不需要呀~

酸谷手记-树界

其实就是码头镇西面的树林,貌似只有森林管理局这样一个有地名的称呼。联想mm3汉化版,忽然想到了树界的名字,不如就这样叫吧,mm2的世界里树林真不太多。

对于树界的构思,其实在两年多以前就已经完成了。记得那还是我手残的那段日子,一个礼拜六的下午,正巧下着雨,高中下课之后忽然想进山去转一转——那段时间正巧是情绪不稳定,因此也就是什么事情都做出来了,拖着一个不太方便的身子果然就去登山了。那时候正巧家乡的松树要“换届”,从冬天到第二年的秋天,只能看到满山都是红色的松树——其实都是要老死的松树。我一个人还在路上躲着水坑走着,望着身边层层叠叠的枯朽的树林,忽然觉得——既然一切都是掠夺者的骗局,既然沙鲛都不是邪恶的,那么树界的蚂蚁当然也可以是不邪恶的。蚂蚁是在保护森林,因为森林已经快要消失殆尽了,这一切的元凶很可能就是人类。于是呢,对于树界的情节就有了一个初步的构思……

然而,毕竟时隔两年了,没想到直到现在才写到码头镇。曾经的构思也忘记了很多,大概还需要好好地复习一下。

话说咱最近也享受了一把名人待遇

记得前一阵子方寒大战的时候,有人号称要全天候监视韩寒欲杀之而后快。

刚才咱也享受了一把这样的待遇

http://tieba.baidu.com/p/1860705702

=。=这几位对着猎人雷灵这四个字骂不够,打算对着照片骂了

话说咱这一个MM圈儿活跃分子如今也能享受韩老爷的待遇,这是一件多么幸甚至哉的事情呀~

酸谷手记-码头镇

因为是科幻类小说,历史其实也是架空的(至少酸谷是那种已经与人类文明史隔绝了,只是保留了人类文明的成果,却没有太多对过程的记录)

这样,在写作过程中,譬如对语言的运用,很多词语都不能运用,在此仅举一例:码头镇过去是类似于中世纪贵族居住的地方,所以遗留了城堡,包括一些文化。很多时候,我都想用“颇有中世纪风格”这类形容性的句子,可是转念一想,既然酸谷人类与大世界的人类隔绝,那么何来中世纪一说呢?

其实最初迷途酸谷还考虑过语系的问题,为啥这个世界的人用汉语、英语(怎么不是日语?明明是你只会汉英吧- -bbb很琐碎的细节),后来索性放弃了,因为实在觉得这样编下去,小说变得很臃肿(其实是我不会编,而把小说编得臃肿)在《失落的文明》里我曾经这样“编”过:地球被彗星撞击,科学家和先锋人士躲进了事先建设好的地下世界,然而彗星最先袭击了中国,于是乎整个亚洲首当其冲,亚洲的科学家都没能及时逃走,只留下几个孩子。于是乎整个地下世界只有中国文化是不全面的,虽然汉语最后成为了地下世界的最主要语言之一,很多文化却没能传承下来。(大概就是这样吧……反正那书也不打算写了)(把酸谷写完都好不错了)

所以很多时候,写作其实是一件既令人自卑又令人自豪的事情。自卑是因为收入太低,自豪是因为你必然要去涉猎许多东西,总会有很新奇的知识能让你兴奋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