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了翻QQ上高中同学的相片

同学太多了,有时候都记不清楚哪个是哪个了。在QQ2013上偷偷摸摸地翻他们的照片(翻照片专用,我平时都用TM2009),看到了那几个高中老师,勾起了那么点回忆。话说虽然我两年高中整整换了四个班,老师却没换几个,虽然高中在应试方面不像初中那么出类拔萃,可好歹还是个踏踏实实的好好学生(其实是外表保护得很好,隐藏得很深),也不知道她们记没记得我。我总觉得我跟高中老师搭不上话,彼此都太忙了,虽然现在看来彼此都忙得很荒诞,当是我撤得很突然,也不知道那些老师怎样看这件事——也可能人家根本就没记住你吧。从小学到初中,哪怕是大学,但凡我想接近的老师哪个不被我“搞定”的,高中是个例外,这是应试教育中最畸形的那一环,我是没辙了,话说当初如果有半点辙的话也不至于退学呀。

老太太尿裤子

之所以这个点儿能记一篇日志,是因为我家奶奶又尿裤裤了 👿 本来九点钟就尿了一条,刚才又尿了一条,那就是尿了两条了,又要破记录了吧。

在博里似乎很少提起有照顾她的事情,因为包括我以及我的家人,因为实在觉得这些事情是日常的,都司空见惯了。大约是在我三岁那年吧,她在送我去幼儿园的路上中了风,随即就患上了脑血栓,虽然智力方面没有损伤,可是半个身子没有知觉,也就是个半身不遂,她是老师,即使现在已经过了十多年的时间,我依然能感觉她那个整日受挫的自尊——

“生活都不能自理,不就是个废人么?”

至少她自己常常这么说。曾经我就是跟她还有爷爷生活在一起的,照顾她的事情自然也少不了我,譬如屎尿等等,从我很小的时候也就开始做了。

其实我最想说的是,正是因为那时候只有我们三个人住在一起,她和爷爷的发生的一些事情只有我知道,当然,我和我爷爷发生的事情,也只有她知道。我那时写《随风而逝的记忆》就在想:倘若我的家只是一个缩影,那么追根溯源,矛盾的根源究竟出在哪里?当初的我根本想不明白,于是写作也就并没有涉及这些,不过现在的我似乎想明白了一点儿

——那是在90年代末,国家肃清计划经济的遗风,改革分配工作制,国有企业改组、破产,我的父母亲、爷爷、大爷大娘都相继下岗了,曾经一家人住在一起还算富裕,没想到似乎就是一夜之间大家都变成了穷光蛋,之后,家里的三个老爷们四处做小买卖,后来又分家,又纷争,父母独自经商,爷爷去养猪,家里的穷困、不安、纷争甚至是暴力,那些曾经让我感到困惑、百思不得其解的一桩桩一幕幕,如今却都穿缀成线,好像一出真实的电视剧。我只是目睹了那个时代的“因”所种下的“果”而已,只是这个过程来得太快了,太猝然了,不仅是我这个孩子无法理解,也许我的父母到现在也仅仅是刚活明白了一点点。

而我时常拿着各种各样的传单,看看花花绿绿的招聘广告,陷入如同上文所述的那些遐想之中,我才活过了十年,这个世界就变得如此熟悉而又陌生。也许是出于一个写作人的敏感和责任感吧。

世界知识产权日 再看百度百科抄袭维基百科

四月二十日芦山地震,维基百科和百度百科都相继创建了相关词条。从该词条在两个网站的修订记录来看,截止到4月21日,维基百科的相应修订已趋于完善,灾情信息、各方反应等都整理完毕了,而百度百科词条的内容还很匮乏,除了对地震的一些必要叙述外,“名人轶事”居然占了相当一部分版面。然而到了4月22日,百度百科的词条修订突然间变“完善”了,大段大段的内容跟维基百科上的全然一致,除了维基百科上有关于地震救援的负面信息。

今天是世界知识产权日,我们的国家机器成功端掉了多个视频网站。我不知道在这个人治社会里,对此究竟应该说些什么。中国互联网的版权氛围仍然很恶劣,相关轶事也无需赘述。大型门户网站对于造成这种现状难辞其咎,而我们的政府似乎只感打一打那些小网站,却并不敢惹他们(其实曾经也惹过,没惹动罢了)很悲哀的现实吧。

记得前两年就发生过某用户因在百度文库上传关于炸弹配置的文档被拘役的事,百度虽然审核并发布了那些内容,却没有因此承担责任,理由是这些内容是由用户自行上传的。今天,百度已经堂而皇之地在词条尾部注明“版权由网民享有”(我们虽不用注意网站尾部依然是“百度百科权利所有”),有朝一日当我们的国家机器开始拿我们的小个体下手的时候,那些从维基百科Ctrl+C的用户,你们的百度是不是依然会把你们送进监狱呢?说着说着,怎么又说到“没文化真可怕”的话题上了呢=。=

移动冲浪助手(不可退订)的退订办法

人长期在外地,不太需要本地接听免费的功能,于是办了个5元月租的神州行卡。不过我发现5元月租的冲浪助手怎么也退不掉,以前发0000到10086就可以了,不过这次却看到“冲浪助手(不可退订)” 😈

在网上查了一圈儿,找到一个解决办法——编辑TDZS,发送到10658123。貌似打10086人工语音服务也可以退掉,不过我实在不爱跟客服打交道。如果你也不喜欢打客服电话,可以试试上面的办法,

地震过后

感觉世界乱成了一团,红十字会被群骂,李总理晒早餐,Hongkong人民拒绝捐款,官煤依然傻缺欢乐多……

然后,听说最近Sinkiang地区又发生暴动了,对比前几日波士顿的事,每个国家的政府都一样脏。反抗终究会到来,只不过会以不同的方式,民主永远都不存在,因为都是人类。

雅安 地震 记者 开心

【新曲】晚风 好妹妹乐队-小娟&山谷里的居民

晚风 好妹妹乐队 小娟与山谷里的居民

好久没有听小娟在录音棚里献唱了,熟悉又新鲜的声音,总是让人想起那句“人可生如蚁而美如神”。整首曲子听起来更像是男女对唱的小情歌,然而是小娟主唱,也无所谓啦~这首《晚风》让人联想起小娟唱过的《晚霞》,两首曲子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我还是更喜欢低吟回环的晚霞。

可以在新浪乐库-微博音乐人 (点击这里) 试听到这首音乐。

如果喜欢随身听,也可以拿一些流媒体插件——比如用Firefox的NetVideoHunter插件down下来,应该是mp3 128KB的。

在网上买东西最好去官方网站

在网上买东西最好去官方网站,或者去官方明确声明在京东、亚马逊等授权的网店

为了买一台电子血压计在网上搜了半天,然后……我忽然觉得京东和亚马逊嘴里的“正品”也不能全信,毕竟世界都要佩服中国人民的聪明才智。

中国人智商赛高!另外在盯着屏幕盯了一个晚上,真是头疼……妈咪要是看见这篇日志一定要知道,我给你选的血压仪也许不是最好的,但绝对是正品!真货!!

当我煞尽心思在安卓上选输入法……

当我又一次在我的平板上装了一大堆输入法之后,还是决定用google默认的算了,至少在外接键盘方面google做的真不错,其余的方面那真是烂,反正咱电脑上用的也不是“智能输入”,不依赖搜狗整天弹来弹去的词库,给我用智能ABC都无所谓。

为了用双拼,虚拟键盘还是得继续用qq输入法(就安卓的小虚拟键盘,实在无法忍受全拼),并不是因为qq输入法多么多么的好,而是市面上支持双拼的输入法总共就那么3个:搜狗双拼会狗拿耗子地直接帮你键入相应的全拼拼音,我倒是很想问问那帮程序员,你打拼音的时候还要临时用回车输入个英文,打双拼的时候难道就不输入英文了么,我打fuck你直接出一个fucao,你们还真懂我的心 😡 百度输入法pad版目前的双拼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难道是我智商太低看不见么,我宁可食因为自己智商低没看到。这样看来也就qq输入法能用,然而qq在外接键盘上依然是硬伤很大,打个标点符号还要带出几个词,还不能自由切换中英输入,要不然我宁可root了也要把谷歌那狗屎东西卸载了。

总之一提起输入法就很愤恼,就是因为我学了该死的双拼,就是因为这玩意市场份额不高,这帮输入法开发商整天就知道研究九宫格,连google也跟他们沆瀣一气,天下乌鸦一般黑!

收到两份捐款,好感动

昨天在重装机兵资料站开设了捐款主页,今天看了一下,就收到了两份捐款。一份是水蚤的,还有一份是一位叫林长舟的访客的……有一点点小感动 😥 人家能为你捐款,说明人家在心里还是很信任你的。可我总觉得在于独立站长这个工作上,我还很不称职,还需要做很多……

总之,非常感谢你们。

有点想写小说了

总之我自己也一直在谋生的路上徘徊着,好在我最近IT民工的本领渐入佳境,生活变稳定了不少,至少不想以前那么迷茫了。想一想自己也有好长时间没写故事了,半年多的时间如同真空期一般,还真积攒了不少想要写的话……

不过目前的任务还是填坑,先把煤城游记和梦幻游记填完吧,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我不希望许多事情就那样白白低发生,然后白白地被人遗忘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