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课之后闲的

整天看液晶屏,看的我都要疯了……

最近用代码写了一些静态网页,主要是用来做我的文学小站,虽然很烂,不过毕竟也是网站撒~

游戏站那边的改版也开始了,7月12号那天我还得抢域名去,还要出新的游戏……所以说,最近看液晶屏都快看疯了,有时候都特别渴盼着去图书馆闻闻墨香,今天我还去了呢,可惜忘记了今天是周末,阅览室休息=_=bbb

天天吃饭两顿,忽然发现自己已经瘦10斤了=。=

打雷了……

戴着耳塞,扣着耳机,也有点不放心……我算是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倔种,但是就是怕打雷。

话说,以前在家如果打雷的话,妈咪都会帮我捂耳朵,爷爷也会……(我爹就知道过来看我笑话,要么就是一个劲儿地摸我脑袋(光摸脑袋有什么用?也不知道像你媳妇和你老子学学=v=))

高考状元都玩网游?

高考状元与网游

 

在QQ群里扯蛋,我告诉水蚤叔叔:我在同学号里发了这图,外加了一句话——之前写在小说里的那句“一个人若想欺骗他人,首先须得骗了他自己”,然后就产生了如下一番对话:

水蚤 21:00:10
真没懂

猎人雷灵 21:00:25
什么没懂

水蚤 21:00:34
你说的那句话

猎人雷灵 21:02:47
一个人若想欺骗他人,首先须得骗了他自己?

水蚤 21:02:58
不懂

猎人雷灵 21:03:11
逻辑嘛

水蚤 21:03:23
解释给咱听
我语死早

猎人雷灵 21:03:37
你骗别人的时候 难道不是先说服自己的良知 然后再去“说服”别人的么?
其实
像是素质教育什么的 本来就是上面的人编出来的 哄小孩玩的东西

水蚤 21:04:36
和你的图什么关系呢

猎人雷灵 21:04:54
从那个阶层开始 一层一层的往下骗

水蚤 21:04:54
=-=

猎人雷灵 21:05:00
骗到你熟悉的地方
比如你爹妈 老师

猎人雷灵 21:05:10
他们再继续骗你

水蚤 21:05:24
=-=

水蚤 21:05:32
于是你想表达啥?

猎人雷灵 21:05:44
等你也想骗比你更小的人的时候 不也是先骗自己说“那玩意是正确的”然后再接着往下骗么?

猎人雷灵 21:05:51
这一切本来就是骗局
骗到最后 受益的只有最顶层的那群人

水蚤 21:06:11
是我读图太肤浅么。。。

猎人雷灵 21:06:15
那群人 应该就是“统治阶级”那种概念

猎人雷灵 21:06:24
是我想法太深

水蚤 21:06:56
反正,我觉得,真正有能力的,不论是啥能力
就能够站别人头上
骗人的能力也好

猎人雷灵 21:08:00
有一天 就像你这样的人 站到能统治整个中国的位置上了
然后就干出这种事了

猎人雷灵 21:08:16
只是 中二地感慨一下

猎人雷灵 21:08:49
算是长久以来的感受
在我看来 人和人之间的交流 基本上都遵循“一个人若想欺骗他人,首先须得骗了他自己”的规律

水蚤 21:09:28
说白了都是在比谁活得更“聪明”

猎人雷灵 21:09:37
不是 是自欺
你自欺了 甘愿融入社会了 也就 甘愿跟别人同流合污了

水蚤 21:10:08
这不也算是学“聪明”了么

猎人雷灵 21:10:35
交换的时候 你感觉你占到便宜了 你这一个阶层的人都占到便宜了
可是 这样的话总会有人吃亏了

猎人雷灵 21:10:55
我也想不明白 反正我没事的时候 就乱想这些玩

猎人雷灵 21:11:43
反正 实际点说 我是常拿这句话自省
当我也像骗别人的时候

水蚤 21:11:48
=。=我想的东西比较不同就是了

猎人雷灵 21:12:22
别跟着这个污浊的世界同流合污
别被同化的太厉害

猎人雷灵 21:12:44
怎么感觉 那么浓重的中二味呢

水蚤 21:12:48
有时候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水蚤 21:12:58
中二又咋了=。=

猎人雷灵 21:13:07
=。=

水蚤 21:13:16
想想这些,总比傻乎乎不想好

小娟歌曲背后的故事

这是某次在搜索报道的时候找到的,姑且转来吧。原文地址请点这里,主要是我不太喜欢那个报道的标题。


即将在12月初推出的新专辑名为《红布绿花朵》,是小娟这十几年来积累的创作中一小部分。小娟说,她写歌有一个特别的喜欢,就是喜欢以景物为主题,然后激发创作灵感。

景色1·村落

与乐队同名的这首《山谷里的居民》,原来是写十年前的圆明园的。当年,小娟刚到北京时,就是住在圆明园的画家村里,她描述说:“那是一个像古镇一样的地方,有很多的画家,留着长头发,一手拎着啤酒一手拎着馒头,还有那时候圆明园的天空很漂亮,我们就像生活在世外桃源的人。”

景色2·晚霞

在《晚霞》里,写的是圆明园的晚霞。小娟说,她通常不会在歌曲里体现悲伤的东西,但有时候看到晚霞,她就会有失落感,觉得这么美的景色,很快就会消失。“就像那种哀而不伤的感觉吧,但同时我也会想到,明天的朝阳也会很漂亮。”这首歌其实是纪念“山谷里的居民”最初相识的地方。

小娟坐着哦

景色3·田野

《三只小鸟》是小娟比较新的作品,在现场也很少唱。里面描写的景象,其实是对自然环境变迁的一种失落,“几百亩绿色的水稻田,十年之后,都变成了高尔夫球场。”

景色4·被单

家里一块红布绿花的被单,也能引发小娟的创作灵感,专辑的点题作《红布绿花朵》,就是一首这样的作品。小娟的家,住在北京通州的郊区,到处都是花花草草。

联通3G极速上网卡的实际收费

目前联通极速上网卡一共有两种规格,普通的是HSPA技术的,下行峰值7.8Mbps的;还有一种是HSPA+技术的,下行21Mbps(这个速度……真想体验一把)不过仅对三十左右个城市开放。目前这两个都是同样的价钱,也就是说,你如果在HSPA+的城市内,可以随时申请用21Mbps的。联通的专业术语我也不太懂,我就知道WCDMA神马的,不过技术一流,收费也还算可以。

这次主要是想说说联通3G极速上网卡套餐的问题。原本是80元包1GB,150元包3GB,不知道是我理解的问题,还是联通执行的问题,80元每月至少可以用到将近2500MB左右,150元大概用到5500MB左右,我这个月流量用的有点多,已经超150了,所以可以报出具体数据值。这个月是最后一个月了,下个月放假,我卡里面的1200元话费今年也就算正好用完。

这个月被移动和电信坑了,端午节以后满校园里的CMCC都连不上,寝室的CMCC也消失了——估计是被电信挤兑走了,我这个月掏了30块啊,连个零头还没来得及用啊。只想说CMCC的工作太烂,能搜到CMCC的信号却连不上这算怎么一回事?这么多白吃佬儿在维护CMCC,还是趁早关了吧。至于电信,就更不必再提了,2M带宽每月59块(而且认证繁琐,明摆着是为了不让你架无线网),开学就给学生绑了一台破烂华为机,在网两年、必须打够1200等等这种事都是他们电信干出来的,那机器我送亲戚了,听说光是主板就已经换了两块了。

开学还为了流量的问题计划了好久,现在一看都泡汤了,到头来还是联通3G无比之坚挺,下个月去他妈的什么WLAN,我算是认清楚这些东西的坑爹本质了。我去买个廉价的联通3G 1200套餐卡(目前也就700多块钱,还送新卡托),然后我随便用去呗。

蚯蚓

一个人想欺骗别人,首先须得骗了他自己。我是在看着那些被踩碎的蚯蚓的时候,想到这句话的。

我所来到的这座城市临近海边,比我老家那边潮湿了许多,下雨也是经常事,我刚来大学报道的那天就下了一场雨,直到我们去军营参加军训,这片云似乎还是不想飘走。下雨了,大家就躲在帐篷里,也没有电灯,12个人肩碰肩、头碰脚挤在一起,黑压压的一片,左右顾盼一下,都是一张张素不相识的坚硬的脸,我也懒得看,只想睡觉。然而又觉得很热,时而又觉得很冷,他们也是一样,于是都掏出手机摇微信,一摇就“啪啪啪”响起来,似乎很好玩似的,因为他们都在摇,也就多了许多谈资,于是也就不再安静了,我也就更加睡不着了,只好给远方的朋友发短信诉苦,求个安慰。

天还阴着,地上的积水淌了一大片,蚯蚓们都爬了出来,在路上横七竖八地趴着,好是煞人。我老家那边除了石灰岩就是黄土地,也很少下雨,我从没见过蚯蚓,更没见过这么多,对这些长长的虫子我与生俱来地恐惧,又担心若是一不小心踩死一只——又是土又是血的,那场景多可怕?于是我每每走在那条大路上都像踩地雷似的。然而事情并不如我想象的那样,每次去食堂打饭,学生们的队伍像火车一样开过,地上就多了好多摊血迹,偶尔有汽车开过,就听“噗”的一声,又一只蚯蚓被碾碎了,像喷泉一样,血、粘液、土粒一并迸出来,什么也没剩下。

我不知道我是太心善,还是太多愁善感,总之我的脚每次踏上这条路,都不忍往前走。我尽量把视野缩短,尽量避开那些血肉模糊的蚯蚓——有些都被雨水冲淡了。可我还是看了,惨绝“蚯蚓”寰,尽收眼底,我气愤:这就是低等动物的命运吗?也不知道我脑子里怎么会出现“低等动物”这种概念,动物又不是人类,也要分三六九等——可是,谁知道呢?

学校组织了五天的军训,教我们如何踢正步。然而一部分时间又在筛选人员、组织队列,因为最有一天有检阅。其实后来有人问起我们军训的经过,我只是说:他们学校齐够了钱,把学生塞到军营呆上五天,然后请人拍几张照、写几篇报道,发到政府报刊上,再齐上几百份的“我的军训有感”,大一新生军训活动也就圆满结束了。说是各得其所,然而这钱到底还是出在了我们身上了。

我还是念念不忘那些蚯蚓。临走时在大客车上,我给远方的小强发短信,我把想说的话都告诉了他,我说我就像那些蚯蚓一样,但我不想辛辛苦苦许多年,最后却落得个被碾碎的命,这真不公平。过了许久,也没收到他的回复。我摸着车窗看着外面匆匆而过的幻影——那些鳞次栉比的楼宇,这座城市动辄就是几十层的高楼大厦,我在老家从没见过这些。忽然我又想起小强,他漂到北京去了,那是一个比我这里可怕一万倍的地方,每天都有数不尽的蚯蚓被碾死,也可能不止是蚯蚓,还有蚂蚁、虫豸,他或许正是其中的一员。

于是我就在想,上大学这件事究竟值得吗?我忧虑着,对这个由谎言编织成的小社会,如果它想运转下去,就需要更多的人去说谎。我惧怕着,害怕最后也落得个开膛破肚的命运。

这帮大四的是不是有病?

猎人雷灵 0:15:48
你说这帮大四的 是不是有病
在楼顶往下扔 可能是啤酒瓶子
听响玩

水蚤 0:16:06
怎么没有

猎人雷灵 0:16:19
看看谁摔的响

水蚤 0:16:20
快离校了不就开始闹了么

猎人雷灵 0:16:24
草泥马 这是得有多空虚
都闹一个月了

猎人雷灵 0:16:37
草泥马 废物一样

猎人蕾铃 0:16:58
毕不了业呗
当然空虚

水蚤叔叔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毕不了业呗,只能像小孩儿那样往楼下扔东西了,这样玩多开心,不是?

本年账单

刚才把银行账单下载下来整理了一下,生活费大概3800,仅仅是我从卡里提出来的钱,如果算上现金……我好像只在开学的时候带了几百块钱的现金,算一算大概也就4500(至今),其实从卡里直接提出来的现金并不多,连2000都没有,大部分钱都是我帮别人代购东西,然后,就一点一点兑成现金了。

其他支出大概有9000,重磅产品太多,比如Surface PRO 128GB 中文版(6600),还有Nexus 7 16GB WIFI版(1600),总之今年玩的挺爽,平板和变形本都搞来了(=_=bbb这种话听起来好没节操),其他的比如一个500GB的WD移动硬盘,便携路由器,一个罗技的无线键鼠,还有个平板支架,都是零零碎碎的东西。

还买了几本书,比如诗集啊,PHP教材啊,以及重装机兵3的设定本本(从日本代购过来的- -实在喜欢这个东西,买来搞收藏的)还买了一个很便宜的小包包,用来装平板和变形本。

总之这个学期除了买了许多大件,多吃了几次麻辣烫和米线之外,似乎也没怎么样。type cover还没搞来,钱还是要继续花的,日子还要继续,不能总是纠结这些钱不是?

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