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router已挂,撒花,走好

想想当年看到fqrouter……还是在酷安上,也是G+上的一些人推荐的,在android上部署goagent有点麻烦,至少没有fqrouter这样简单暴力。

刚才经朋友提醒,这货挂了(然后我发觉GoAgent也突然慢了很多)(GFW过滤Google的IP啦blahblah,反正过一阵子还是会有新的Google的地址的=。=)心里虽说有点小愤怒,倒也没什么吃惊,感觉封不封都是早晚的事情嘛。就跟前两天Gmail的三个协议端口被封了一样,咱在微博、G+上连起个哄的心情都没有,直接在手机上下了个Outlook,随时准备搬家(感觉怎么就好像摆街摊躲城管似的呢)

天朝的事情,蛋定才是真,俺们要做那种纯粹的人,有道德的人,脱离美分党中二趣味似的人 =。=

要记账,先买本

今年花了一堆钱,也记了一堆帐,最大的感想就是记账跟增加收入没啥直接联系,说是能帮你规划理财吧,手上有钱的时候该败的家也败了——都是事在人为,就跟某些人整天喝酸奶减肥一样,都是些小偏方,终究起不到啥主要作用。

而且,我发现记账这件事也不太适合电子化。我以前觉得,像我这种网购达人,每次买完东西,把账目写上,把链接贴过去,挺好。想是这么想,可是实际做着做着就不愿意做了。转念一想,还不如用本记呢,首先“跨平台”,有时候在手机上操作不方便,本子却能随时都能翻开记,其次也方便,还贴什么链接,还写什么型号、颜色,譬如买了XXX品牌的XXX衣服,直接写XXX衣服就完事,多快好省,从翻开本子到合上本子估计也就10秒不到,这要是电子记账,还得去文件夹翻excel、活着加载网页、或者找APP,麻烦。

其实,那些钟情电子记账的朋友无非是为了“分享”吧,现在的一些记账APP都有这功能了。想想也无聊,账目这种东西本来就很私人化,怎么可以拿出去分享呢,如果途径不靠谱的话,还会给自己引来麻烦。

关于林森浩的网络战场

大半夜睡不着觉翻《南方周末》,又翻到了关于林森浩的文章——就是那个复旦投毒案的主犯。也是因为他,我常常想起我眼见的许多人,也包括我自己。

就林森浩常在网上开战场的事——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前几天在蓝尧开的terraria服上玩的时候,咱心里就觉得略有尴尬,常碰到从重装机兵吧来的人,每见到一个咱都得回想回想:当年咱骂过人家没有?后来发现人家对咱也挺坦然的,心理突然充满了感激(旁:这都什么病啊?)

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我挺理解那些于生活中不顺、于网络中发泄的人的心境,作为一种畸形的心理解决方案,那些网络中的负面情绪不可能不影响到你的现实生活,所以这终究是一条歪路。我很庆幸自己从那条歪路上解脱出来了,虽说咱这个人是出了名的高冷+傲娇,朋友特少,但不管是老的、少的,跟咱有关系的、没关系的,我在生命中的每个时段都能找到几个话痨聊一聊,解解闷儿,也免得我整天在网上发一些不知所谓的感慨+人身攻击了。

所以,我现在越发觉得一个人整天在网上自言自语,说一些情绪化的、自我的、莫名其妙的话,似乎渴望被人关注,但又很抗拒外界的目光,只是一个人一味地唏嘘感叹、咒骂甚至人身攻击他人,这真的是一种很危险的状态。所以我还是挺担心我身边的一些网友的(虽说很多都只是我那重装机兵新浪微博号上的一个fans,因为我会双向每一个关注我的人类,我也常常刷他们的微博解闷儿,顺便当给自己科普(我与世脱节))

但我也不便多说什么,只求他们能尽早看透这些,也给自己寻一条适合自己的精神出路。


题外:我也无聊到百度了几张那个林森浩的生活照。在咱的眼里吧,这个人样貌平平,戴的眼镜平平,穿着一件白色T恤(没有任何LOGO),朴素到极致,跟一些风景名胜做着“无所谓”的合影,脸上没有一丝一点的笑容。我估计他可能也知道,这些风景名胜不会给他带来任何“逼格”上的提升,在他身上我看到的只有平凡,如芸芸大众一般,怪不得“自卑”是他的潜意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让自己变得阳光一点,或是为什么不学着修饰一下自己(仅仅是出于自己的倔强?)我认为一个人单纯提升一下自己的外表还是很容易的,哪怕是仅仅是出于生存目的。当然,每个人都有决定自己如何活的权利,外人插嘴也没啥用。所以我也想说,像他这样的人,这个世界真是太多了,多到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程度,他的精神世界屡屡受挫,一定程度上也是他自作自受。

林森浩

2014年年结?

好像很久不写这种东西了,我搜了一下,好像去年的就是空的?

关于年结这个东西吧,当年我订阅过一个叫zlz.im的博客,是那种逼格很高、很高冷的博客,不常常更新,所以我会经常看到他写年结(233)(不过刚才去看了一下,那些年结都隐藏了?)

于是乎咱也写上了,写的那些更像是青春躁动期的一种体现,虽然现在如果让我回到当时那种生活状态、当时那种心理情境,我可能还是会说出相同的话、做出相同的事,即便是现在看来那些事情就好像出洋相一样——人之经历,也没什么好遮好掩的。

20150102134519

几年前的时候我常常幻想所谓“一个人的旅行”,骑着车子从市区溜到了白石水库,去寻找所谓“人生的意义”,那时候我的世界是多么渺小,我常常用每周唯一的那两个小时的假期去登山,登高望远,YY山后面的世界。如今我每次坐火车都要路过当年骑行的路线,偶尔还要回味回味当年的心境,我怎么就会有勇气来那种说走就走的旅行(回来的时候还把车带扎了233),那种愣头青(中二病)的感觉真是带劲儿。

现在的生活更像是按部就班,没那么多感悟,没那么多激情了,所以每当想到以前,还是很怀念的。

啊,如果时光还能倒流,我一定要高中再退一次学,我TMD要比那时候退得更轰轰烈烈 ❗


总觉得,有点写跑题了。其实当时只是坐车的时候想起了某某游戏fans的座右铭“这个世界就是以去过多远的地方,见过多少人,来衡量一个人的人生价值”,不过,估计也没有几个人能拥有比我更多的关于这句话的体悟吧。

终于看完了《中国在梁庄》

之前一直想说,《中国在梁庄》是那种值得再看几遍的书,不过转念一想,即使多看几遍又有什么用呢?

我一直也不觉得《中国在梁庄》写得有多么出色,不过在我读完这本书之后,我还是很钦佩她的。

我当初很想就梁鸿的写作功力发表一番说辞,譬如如果这些素材不是落在梁鸿手里,而是落在某些大家、奇才的手里,他们至少不会把这本书写得如此平庸,包括这本书中时而出现的不合时宜的作者议论、生硬唐突的录音稿、一些不痛不痒的咏叹调等等,太多东西混杂在这本书中,像一部生搬硬凑的大杂烩,使我不得不怀疑梁鸿这个人,以及她写这本书的居心、以及她的人品等等。然而,随着我读完了梁鸿自己关于创作这两部梁庄的杂文论述之后,所有的疑问都烟消云散了,因为没有人不会对梁鸿的坦诚为之动容。或许我唯一遗憾的就是——依然是这本书如果不交给梁鸿写,交给这样一个平凡的学者写,该有多好啊,说她平凡,是因为无人知其名,说她学者,是因为她的摆脱不掉的学院气息、生活背景,以及她严谨的态度(怎么说呢,这其实也不该叫缺点)可是梁鸿还是写出了《中国在梁庄》 ,我也读完了《中国在梁庄》 ,这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总之,我们应该庆幸文坛还有这样有良知、有行动力的作家,虽然这位作家本身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优秀(我也不这样觉得)可是,有总比没有强,对吧?

Kindle Fire HDX 8.9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