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的日子

设备摄影

日子过得挺没劲的,最近眼睛还发干,可能是因为7寸平板坏了的缘故,整天看那台10寸电脑看多了。

因为前一阵子总是抽不出大段的空闲时间,重装机兵站的闲事也没时间打理,最近还是在忙着那个网站,视频站搬回来了,打算再开出一个网页单放图片,之前用过wordpress的相册插件效果不好,不过我已经想好这次怎么办了。

关于资料站还是等更新完后单开一篇日志吧。

这个寂寞人之家一直这么写呀写呀的,Google PR值都到2了,好欣慰,虽然PR值现在也不太值钱了,我这博客也没什么过硬的技术分享,看大神们的博客看多了,好生羡慕,如果俺也是大神就好了,大神好歹会自己写wordpress主题啊……不过现在出去换链接总比以前更有底气了吧。

去年开了个fndaz.com,开了三个月被我坑掉了。很多人都说对于重装机兵那么冷门的东西,我投入那么多精力太不值得了,我也算偏听偏信,也算追追热门,弄了个android游戏博客(并且那时候我的Nexus 7还好着)事实证明无爱的东西再热门也没用,更新起来毫无动力啊,对游戏越来越无爱,办个网站居然像上班打卡那样无聊,还是关掉算了。不过也算窥到了些许日后的生活,如果还这么混下去,以后就是个游戏小编的命。

今年打算买台便宜的VPS玩玩,因为弄了这么久的网站,居然还没摸过真正的服务器(虚拟的)(反正也跟我没摸过linux一样,一上linux就各种头大)也是因为打算把相册搬回来,流量开支一定会上升,还是弄台VPS保险一点吧,资金开支也会上升一点吧,到时候大家多去资料站塞点钱就好了。

所谓“烂泥扶不上墙”

ljni

我想问电视上有没有冷暴力,为啥我觉得在辽宁卫视上整天看到赵家班,跟有事没事就在微博热门上看到方舟子是同一回事?

小沈阳还是回去王天来比较合适,演娘娘腔也行啊,看他演的那些古装剧、抗战剧,不如说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好想出去躲年

躲年

我实在不觉得过年有什么好开心的,以前似乎还有些盼头,都是想着过年放烟花。“盼团圆”似乎也有一点,即便有过大过年的被我爷骂出去找爹妈回来过年的事,不过那天晚上的花还是放得挺开心的,那时候多傻呵。长着长着也就不再盼这些事情了,人心都那么远了,见了面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有烟的抽烟有手机的玩手机,有什么好盼的,这种年莫不如不过。

其实像我这种长年累月各种躲的人最懂这种事,满世界都是自己不想见的人,还不如就这么躲着,比如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上网,就比如图书馆,程序可比人更值得爱。

再看上面那张配图,现在体味到的也许只是所谓的“一隅”,保不准再过两年有人成天逼婚,热腾腾的相亲大餐呢。父+母在表面上跟黄脸婆其实没啥区别,都是那种没事儿也能给你好多脸子看的人,如果真有事的话就该一个上吊一个跳井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还不如早些滚回锦州,多陪陪我那23寸的显示器,也算为中国三十余年改革开放的悲惨历史上抹上几笔激情燃烧的记忆,也不知一百年以后的历史书会不会记录这几十年光景的一拨儿比一拨儿疯狂的人。

物候型抑郁症

虽然天气能给人造成不好的心情,但我感觉我难免也太敏感了一些,还是说生活过于空虚,以至于只好去纠结和无聊了?

或许不该说空虚,只是过于空洞了一些,就好像……算了,不酸了。

数码毒瘾病

像我这样的人很在意数码产品的组合问题,譬如苹果产品线,如果我买了iphone,那我肯定要肾板+MBA一套连,最好再弄台iMac。幸好我不是苹果粉,为我爹妈省了不少钱。

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是我在擦Nexus 7的时候,有水从下面摔裂的缝隙中渗到机子内部了,到现在显示屏还处于花屏状态。这几日没有移动设备了,恰巧最近十几天一直在父母店里看摊卖货,没事的时候就指着那台7寸平板解闷。我也恨好奇,我如果没了那台平板到底能不能活?

事实证明我错了,刚过了半天我就把那台只能续航4小时的surface pro搬下去了(我当笔电用的东西)虽然已经尽力控制自己,但我好像一个小时不刷微博和空间我就觉得难受似的,新闻也要看,虽然并不是娱乐八卦、湖南卫视那些东西(我从来不看的),但IT新闻整天兜售手机电脑,似乎也没什么养分。

想想,那台Nexus 7当初我是以“学网页技术”的理由购入的,结果我拿它上w3cschool的次数我自己都能数过来,虽然网页技术也学到了(图书馆看书学的),平板也并不是玩物丧志的东西(比如可以开阔眼界,玩玩各种新技术,上G+,学英语)保守估计一半比一半吧,也许能有一半的心思放在了有用的事上,但我觉得我大部分时间就是在拿那台平板打发时间。

未完待续

戒馋

上一次去超市买了一大瓶雪碧,想想自己又是几个月没喝这种东西了,本想好好爽一把吧,还是“冰镇”的,那天晚上就全部喝光光了。结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太甜了,搞得肚子和脑子都很难受。

难受间隙想想自己以前多么馋碳酸饮料,多么喜欢喝,好好怀念啊……现在好像只喜欢喝茶了,即便在喝什么这种小事上都能体现出时光一去不复返,算了,茶是个好东西。

簸箕

簸箕

勃起,这种东西现在不太好找了呢,有时候挺惊奇这种东西的做工呢,怎么编的呢?以前还能看到农村人在咱们大街上卖,现在应该依然有吧,好久不回家也不清楚了。

拿这东西筛一筛茶叶,好多都变成茶叶末了,不太好喝~

新年快乐

总是搞一篇牢骚日志放在顶部好像不太像话,可是又没什么写的……就这样,换一篇新年快乐好了。

整天来看资料站貌似也没什么事情可忙了,虽然百科站那边还有什么FMP啊MMSH什么的攻略资料还没订正完,不过那些都是重度玩家才会关心的事情。主题貌似也不再折腾了,那种wordpress默认主题貌似还不错嘛,看上去像模像样的,以至于都不愿意折腾了(自我陶醉中……)

唯一的问题就是LAH,原本说年末出,到头来真是不愿意做了(城市猎人的MMG貌似也处于半坑状态)现在偶尔画画地图,反正玩RM就是画地图的命,画两分钟就开始审美疲倦。我倒没有那种一边做一边推翻设定的想法,不过这进度还是不太快。糊弄糊弄搞完就好了~~在还没有成品之前恕我也只能说这种混帐的话了。

lah-west

智能的近视

智能手机普及的今天,近视也开始普及了。我个人倒是有一只眼睛将近100度的近视,但对生活几乎没影响,平时也不需要戴眼镜。不过最近我发现我躺在床上居然看不清电视上的字了(按摩按摩会缓解)嗯,典型的假性近视。

然而最近几年的确有些用眼过度,虽然为了护眼,俺早就用各种平板替代了手机,不过无伦是7寸板还是10寸板,只要连续看上一个小时,眼睛也会各种酸胀和流泪不止,也许跟尺寸没有太大关系?LED光源的刺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吧,毕竟目前的技术如此。我最近也迷上了读kindle电子书(我才不会说我在读王小波的黄段子呢2333),虽说时常也会渴望拿着真正的kindle paperwhite,据说亚马逊的电纸书有独特的背光技术,很护眼,然而读实体书的难道就不会近视么?记得在海伦凯勒的自传里,凯勒的老师莎丽文就因为常年为她读书读字晚年几近失明,近视这种东西还是跟用眼习惯、用眼时间,甚至是护眼意识更有关系,其余的倒更像是借口。

反正我绝不容许自己戴眼镜,我一直把近视视为一种衰老的标志,倒不如说是残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