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发现能看懂一些JS代码了

今天原本打算中午照着Fireworks的教材学学,到了图书馆才发现忘记给机子装FW了。于是只好去图书馆里逛啊逛,想想用DW布局CSS理论知识好歹都学的差不多了,就看看JS吧,于是挑了一本讲Ajax的书——没抱什么希望,因为去年看JS的时候看的头都大了,原本以为看两眼看困了正好趴桌子睡一会儿,不过敲了几行入门代码之后,发现自己也不是完全不懂,大致也看出点名堂了。Ajax大门的钥匙无非是HTTPXMLRequest,就这么一个DOM对象就能演化成一门独立学问(当然,并不是独立技术),Web前端真是好深奥。

开学第一天

我是觉得每日浪费在家里的时间太多了,决定平时不回家,泡在图书馆里好了。然而看一整天的书真的有点累,中午也无处休息,只能在图书馆的桌子上趴一会。不过,想想这些终究都是小负担,累点就累点吧,虽说这么累终究是自由了,好歹看书看烦了可以去食堂吃个饭,顺便还能玩半个小时平板呢?(表示今天原本想去看看我的老导员来着)而且现在当然得忙忙,现在不忙,等着以后穷忙,日子肯定比现在更惨。

不过就像我总结的,夏半年的日子肯定是越来越好过,天越来越暖和了,还是多勤快点去学点什么吧,冬半年的整天睡大觉,睡就睡啦~而且大三的冬半年就没有晚自习,我也不用那么晚回家了。谁让咱是个人呢,又不是台机器 😎

劣质陶瓷杯:便宜没好货

看红圈

早晨我就听到“吱吱”的声音,好像电流声,我把屋里的电脑挨个检查了一遍,甚至把电源插头都拔了,那个“吱吱”的声音还是没消失。中午拿着水杯到另一个屋子看书,忽然发觉那“吱吱”声原来是从水杯里发出来的,仔细检查了一遍,水杯里多出来一个小疙瘩,我把水倒出去一些,把那个小疙瘩擦干净,那噪音终于消失了。

不过按照“便宜没好货”的原则推理,这水杯当初还是从超市的促销区买的,当时里面有碎的、裂缝的、变形的好多水杯都卖得很便宜,我挑了一个相对比较好的,还挺高兴呢(这是捡了多大的便宜)现在看来这世界上永远没那么多便宜给你捡,若是碰上一些外形不合格的劣质陶瓷杯还好,如果是那些釉上彩的,或者彩根本就没烧熟的呢?听说这东西会持续释出铅的,铅吃多了就长病了,病长多了就得癌了,得癌了又是吃的事情犯错了,一听说又因为吃的事情得癌症了,又该有人来嘲讽我的妄想症了(-。-;)

Dreamweaver CC 已剔除AP-Div插入组件

我学DW有点晚,刚开始看一本CS5的书,前两天脑子发热把DW直接升到CC了,就这么若无其事地看了一百多页,看到讲AP-Div的地方,忽然傻眼了——CC的插入栏里找不到AP-Div啊,连“布局”都消失了。

AP-Div嘛,其实就是position:absolute,去年看HTML语法的时候我还在纳闷,这不就是绝对定位么,Adobe干嘛还单独发明一个名字?或许就跟表格布局一样,当初表格也不是用来布局的,若不是为了方便大众,position:absolute也不会占据主流布局标准那么久,现在移动端异军突起,响应式网页越来越多,传统的绝对定位也该挪个地儿了。

CC只是剔除跟AP-Div配套的那一套插入组件,直接插入DIV然后按照absolute定位还是可以的。

dw-cc

学的越久就越能理解“W3C就像网络世界中的联合国”这句话,以上仅为web前端新人的拙见。

所谓“重要的是考虑下一步怎么办”

刚才RSS收到学校博客的更新,是关于考研善后的事,言简意赅——“无论结果如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考虑下一步怎么办”,我足足笑了半分钟。

我知道我们主任向来喜欢用这种过来人(超然)的口吻说教我们,就好像我们的见识有多么低一样,当然,他并不是过来人,也无能为力很多事情,就比如考研。整个12月我根本不敢去图书馆自习区,考研生在那里窝吃窝睡,一个比一个苦大仇深。我不明白那些已经二十四五的人为什么还要摇头晃脑地背书,我觉得他们原本应该创造些什么,对,就是我觉得,有安逸的小辅导员批评过我这个口癖,就好像我眼里的很多事情都不现实似的,例如我觉得标准的文史生好歹应该去读几本书,偶尔写几篇文学名著新解啥的,这是最不现实的想法,而现实是他们一部分泡在图书馆的暖气旁边抄ABCD,至于另一部分,谁又知道呢~

只是这考研热不降温,那些学校就越来越肥,这种循环是无休邑!